猶真里斯

不務正業、是位高份低能的深山隱士。 愛發白日夢,熱衷做自己喜愛的事。將自己生活中的點點滴滴,跟大家分享。 正如馬塞爾·杜象所說:「我最好的作品就是我的生活!」

【偽悲劇愛情小說】《他的名字叫風》序章

答應過大家,今天開始連載新的小說,沒錯!又是從倉儲裏,佈滿灰塵和蜘蛛網的作品,這個作品是2012年寫成的,又是為參加文學獎,然後名落孫山的作品。老實說,我總是參賽的時候,才寫作投稿,《南山之戀》和《望月秋櫻》就是最好的例子,也許是因為參賽有截止期,可以鞭策自己早日完成作品,也許時間太倉卒,導致故事結構和技巧不完善,得不到獎,不過,我可是以代入法去寫,務求令每個角色變得更有靈魂,令讀者更能代入角色,去經歷角色所遇到的事。

關於徵文獎,其實我曾經得過兩次,第一次在念大學的時候,在教授指導下,寫了首古詩(唐詩),參加唐詩宋詞比賽,得到優異獎。另一次,大概在三年前,參加有關於時事的徵文比賽,得了亞軍。再過幾年,我就四十歲,曾經得過兩次獎已經算很不錯,往後得不得到獎,已經不再重要,最重要的是了參賽,享受當中的創作過程。

話有點多了,事不宜遲,今晚上演的劇目是《他的名字叫風》,共有五章,每日上一章,應該星期五就完結。《他的名字叫風》和《南山之戀》可以說是同一個地點(城市)的故事,曾經有想過再寫多兩篇15000字作品,與這兩篇小說一起放在一個系列,作為四部曲的故事。只停留在想,暫時無心力去寫。

當年寫這篇小說,我是一邊寫,內心一邊流淚,這篇作品比起《南山之戀》更悲,很催淚。所以,請大家準備紙巾,抹眼淚啊!(不過,話說回來,悲不悲,見仁見智,上一齣是韓劇,這一齣,我猜是標準日劇吧XDDDD)

經過十多年的歲月,我又回到了我父母的老家,父母的老家是一個以捕漁為生的老舊小城鎮,小城鎮依山傍水,環境清幽寧靜,使人感到心身都非常舒暢,小城鎮見證著父母出生,亦見證著父母成長,這裏是父母相識的地方,他們在這裏渡過了一個既溫馨又浪漫的青蔥歲月,同時,在親朋好友長輩的祝福下,在小城鎮的見證下,最終結成連理枝……

這次回到老家,是為了跟小城鎮和親友們一同見證大表哥和表嫂永結秦晉之好,此外,我還有一個目的,我想找尋兒時的玩伴,他的名字叫「風」。雖然我們從相識到分隔不到一個月,然而我們的交情非淺,可稱得上是莫逆之交……

希望可以找到他,再續我們未完的友誼。不知道他現在過得怎麼樣?不知道他還在這裏嗎?

*         *         *

「雷,你要去哪裏?」

「媽,你忘記了嗎?我說過這次回來,想找尋我的朋友……」

「對啊!你說過。雷,現在家裏忙得不可開交,你大概甚麼時候回來幫忙?」

「現在是下午一點半,我大概下午五點以前回來可以嗎?」我看著腕錶說道。

「好的!」

「爸,媽,我出去了。」

「路上小心。」

離開家門,我沿著柏油小路走到大街,午後的大街,行人和汽車非常稀疏,這是因為居住在老舊小城鎮的人們有飯後午睡的習慣,加上大部份的年青人都出去大城市,留下來的都是他們的父母親和叔伯祖父母們。老舊小城鎮表面上看似悽涼冷清,卻非常活潑。

人們在破曉之前出海補漁,大概在日出的時候,便將漁船駛回小城鎮,並將漁獲拿到市場叫賣,車水馬龍,好不熱鬧。中午過後,人們飯後午睡,接近黃昏的時候,人們會走到街上,不是跟親朋好友們閒話家常,就是參加社區組織安排的社區活動。直到晚上,老舊小城鎮依然熱鬧,鄉下人的生活果然寫意,難怪有一些抵擋不住「暴風雨」的青年人,帶著在外面結識的丈夫或妻子,與兒女們一起回到老家生活,他們不是承繼父祖輩們的祖業,就是憑著過去在大城市生活時的經驗,將學到的知識和技能,貢獻給老家。青年人的回歸,的確為老舊小城鎮增添不少活力。

穿過市場,來到碼頭,我沿著碼頭旁的海濱長廊走到海濱公園,我走進公園裏的兒童遊樂場,來到滑梯旁,滑梯面朝廣闊的大海。我慢慢地攀上滑梯,用雙手摸著滑梯兩旁的扶手,感受一下他留下來的點點蹤跡,當我攀上頂的時候,心裏突然非常難過,眼角流出點點淚珠,我知道這是一種久違,郤又未與好友重逢的感覺。

這條滑梯對我們來說意義重大,因為十多年前,我們就是在這條滑梯邂逅。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