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雅

演員、作者、攝影師、插畫師︰寫詩、遊記、散文和寫自己的病。畫畫,寫文和攝影都是治療躁鬱症的方法。個人網站 ettachan.com 工作聯絡:hoingar@gmail.com

我和音樂的二三事(一)---黃耀明

發布於


嚴格來說,在聽黃耀明之前,我的啟蒙是達明一派,因為他們初出道時,我還是小學生,未明白他們的音樂中的故事,只記得盧海鵬和阿燦扮的「撻成一塊」更搞笑。《十個救火的少年》我當時不明白歌曲中的凄楚,只覺得在數數字好得意。

        當時媽媽看見電視上的明哥長髮插上一朵花在唱歌,她没有怪他怪裏怪氣,還盛讚他俊美,原來男孩配上花兒也可以漂亮,這個形象深深印在我腦海中。然後有一日,中午音樂電視節目一隊英國組合寵物男孩,媽媽看着兩人頭上的雪糕筒扭來扭去,然後說好聽。我第一次聽到不懂英文的媽媽讚一首英文歌好好聽。如果媽媽能夠長命一點,可能能夠給我更多的啟發。然而她没有機會知道我長大後聽Pet shop Boys。

        小學畢業後,媽媽開始生病,家中捉襟見肘,我完全没有閒錢像同學流連信和買音樂相關的物品。我聽音樂的渠道主要是週末中午電視青年人音樂節目。我開始認真聽達明一派,但我連買卡式帶的錢都没有,更遑論是要買隨身聽呢。幸好圖書館可以借,我那個時候最喜聽《蹓冰滾族》這首歌,隨着節拍,我幻想自己拿着一罐可樂忘卻一切,讓我暫時忘記失去媽媽的哀傷。


        不久之後,班上有錢的同學買了discman,可以聽CD了,同學買了CD後也會帶回學校炫耀一下,其中一個同學帶黃耀明獨立後第二隻大碟《借借你的愛》,同學說超好聽,中六那年爸爸公司春茗抽獎,抽到一部隨身聽,我欣喜若狂,終於有隨身聽了。但是我依然是無錢買正版卡式帶,所以拜托同學幫我用CD轉錄卡式帶,自己翻版,這樣我有了第一隻明哥的大碟。

        直至到上學,開始打工掙錢,我才有錢買CD和簡單的音響,我第一次買是明哥的《愈夜愈美麗》和一隻達明一派的精選。三年的大學充滿音樂,因為家附近的大商場有偌大的HMV我可以不停的試聽不同類型的音樂,我當時就像一塊海綿,除了上課求學問,也在閒時求音樂的資訊。明哥的音樂選擇直接影響了我,我開始聽Depeche Mode、Blur。明哥的生活態度也影響了我,我開關心性小眾的問題,連帶喜歡了林奕華劇場和進念。那是我最開心的黃金歲月,有黃耀明的音樂陪伴成長,是幸福滿滿的。

三碗細牛腩麵點播:可以建一個 Matters 歌單?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