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雅

演員、作者、攝影師、插畫師︰寫詩、遊記、散文和寫自己的病。畫畫,寫文和攝影都是治療躁鬱症的方法。個人網站 ettachan.com 工作聯絡:hoingar@gmail.com

愛情城堡--不看你也愛上你

發布於

情人節於單身的我没有什麼特別,但令我想起了一件匿名信事件(又是寫信!?是的。)

        話說在精神科病房除了有醫生、護士、清潔姐姐外,還有職業治療師。對現在為止,我也不知道他們在精神科發揮的作用。總之,在每天午飯後,護士就會大叫返OT(Occupational Therapy )。你當是興趣小組一類吧。在那裡有個職業治療助理教串珠和編織。在房間後面有兩個埋首文件的職業治療師,一男一女,負責我個案是女的那位。第一次入院,主要是處理我在十四歲喪母還未處理好的哀傷。他們會在我們在做手工的中途叫我們個別和他們聊。真的,到現在為止我也不知職業師為我們這些情緒病患者做過什麼治療方案。

        在這個對治療師的工作没有什麼概念的情況下我愛上了那個男的職業治療師。其實他們全部都是戴上口罩的,所以有點一首台灣老歌歌詞︰「不看你的眼,不看你的眉…不看你…也愛上你…忘記我是誰。」的況味。當然我是有辦法看到他的真面目。當我快出院時,(也因為以為自己以後不會再回來) 我帶了一部有老虎公仔的玩具相機來為所有治療師拍照留念。大家都很樂意除下口罩給這部玩具相機攝入鏡內。我没有猜錯,那治療師是很英俊的。

        出院後,我開始寫匿名信給他。我還記得有一天寫信是情人節。事實上,匿名信的內容也没什麼,談天說地,說說近況,但當然在第一封信中已表明有傾慕之情啦,所以正確來說這些是匿名情信。我一共寫了九封匿名的,第十封開名。因為覺得自己不會再入院,所以想在第十封開名。可是我對自己的病況太有信心,不是很久,我又再度被送入院。最強的是我也不覺尷尬,還跟主診教授爭辯我這舉動,後來還因為不服氣令我不肯進食,因此要吊鹽水,又要被抽血來監察病況,這居然錯有錯著,驗到我的肝酵素異常,原來是我吃的其中一種藥對我有副作用。還有,一點有趣的,是他立即戴上了結婚介子。其實我愛上他,只是我有點悶。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社区活动提案:“爱情城堡”

13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