陳海雅

演員、作者、攝影師、插畫師︰寫詩、遊記、散文和寫自己。畫畫,寫文和攝影。個人網站 ettachan.com 工作聯絡:hoingar@gmail.com

(二十一) 出院

發布於

出院前阿姨護士交給我一星期的藥並叫我準備收拾好東西。不消一刻就換好衣服出到護士站,阿姨護士笑說我那麼快手,其實我也不是急於離開,只是心情舒暢,因此做什麼都爽快。對這醫院各人對我照顧周到,也有一點不捨,真是多謝他們。

醫院門外就是巴士總站,有可以直接回去的二號車,不過住了醫院幾天,之前買的食物也過期了,要到市中心的大型超級市場Saintsbury’s入貨買食物。到市中心,剛下車走近單車停泊處就見到由香、Wendy和Koko,一出院就遇見熟朋友真的很高興,我們七嘴八舌的談了一會,就約好明天星期六一起吃午餐。

劍橋是個簡單的城市,大部份購物中心和食肆都集中在市中心,所以在市中心遇見熟人是常事。就在個剛出院的下午繼碰見由香她們,在超市又碰見那劍橋醫學院學生。在離開醫院時已碰見他在我住那層跟著老師上課,之後又在超市見到他和同學在買做火鍋的材料。人說小城的人情濃,可能容易踫到熟人是其中一個原因。

因為買完餸回去也差不多下午一點,所以買急凍Fish and Clips,放入微波爐五分鐘即食。Emma居然在廚房大掃除,她還小心的提我別弄髒廚房。我步步為營的提步走過還未乾的地板。Mike告訴我,因為屋主來視察過,對Emma的懶惰非不滿,所以她才打掃一下,我們的房間就要我們自己打掃,可是學校簡介這學生公寓列明每星期會有專打掃各人的房間一次,看來Emma都是死性改不了。

上到房間,一開門就看到房間的燈亮了。本來這個燈泡壞了,而早前Emma說買不到合適的燈泡,所以沒辦法修理好。我在想換個燈泡真是那麼複雜嗎?算吧,大不了就只靠暗弱的書桌枱燈和床頭燈,早知道Emma是靠不了的。但在醫院過了幾天,莫非Emma想給我驚喜也說不定,連忙去說聲謝謝,誰知她說她什麼也沒做過。原來這燈時好時壞,若早上關了燈它不亮,就可以很不環保的待著,到下課回來多半是會亮著的。

因為對Emma完全沒有期望,所以時好時壞的燈也不會令我沮喪。幾天後,Emma居然和我說已換了新的燈泡,有點驚喜。以後似乎應該對什麼也不要抱有大太期望,沒有期望而得到的,是加倍愉快。順道又問Emma那無線上網安裝好了沒有?她說本來星期三約好了技工來安裝,誰知他居然去了另一個距離劍橋兩小時車程的城市,所以要過多兩個星期才可以再來安裝。那技工去錯第二個城市已夠離譜,這是他犯錯也居然要等兩個星期才再來。我想這事在香港不會發生,雖然香港的電訊服務也是常令人不滿。

現在的人少一天上網也會感全身不自在,我也是這樣的一個人,尤其病了一星期,回校的第一件事就到電腦室上網查看電郵和到facebook發放我的近況,讓朋友知道失蹤的一個星期去了哪裡。他們不知我住了醫院所以不會擔心,所以我在網上告訴他們都不是要令他們安心,主要是想分享這個經驗和感想。我收到朋友很多的回應,都說為我抹一把汗,收到這些事後的慰問也是開心的。但有一個人的慰問不只可免,還令我很生氣。

上課時我都設定為震機的狀態,到下課就習慣會看看有沒有短訊和未接來電。病後上課的第二天下課的時候發現電話正在接通著,可能是不知不覺碰到接聽按鈕,立即聽著回應但對方沒有說話,來電不知是誰的電話。我已很生氣,因為接聽也計錢的,不知哪個白撞來的電話,覺得很倒楣。走到巴士站時,電話又響起來,我没有接,繼續等車,巴士來了,上到車坐下起,電話又響。覺得很煩,還是接聽了,對方是把說廣東話的女聲,是B。

我怒不可遏,罵她不要再打電話來,便立即掛斷線。我真是非常生氣,一來絶不想再聽到她的電話,二來她居然令我無端端花了兩英鎊!自從打算離開B的家時,就已把她的電話、Facebook的聯繫都刪除掉,我想應該是其中一個朋友多事的告訴她我入院的事。想不到B還夠膽來電話來,臉皮真厚。不要說我現在好好的,就算有什麼問題也不會找她幫助,而且我相信不會有什麼事會處理不到。猫哭老鼠就是這樣子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一) 如果說要到英國

(二) 按話而行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