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奈

準記者

記者的無奈

反送中運動快踏入第5個月,警方對記者的態度亦越來越粗暴,他們多次用強光照記者/鏡頭(其實觀眾也受害)、強行扯脫記者面罩、不停稱呼記者為黑記、故意用水炮車射記者、甚至拘捕自由身記者等等,過界行為數之不盡。身為準藝文記者,上前線機會很少,看到行家在示威現場的專業採訪,真是恨不得衝到前線協助。

近日警方記者會,有記者終於作出直接抗議,用強光照那些稱記者為「朋友」的警察。記者會中斷後,蘋果日報亦宣佈杯葛該記者會。網民批評記者的抗議實在太遲,早不應報導這謊話連篇的記者會,也不應讓警方有發言權。


雖然有很多記者都恨不得大聲抗議,但杯葛記者會是不可能任務。首先,各大官媒如大公文匯、無線等仍會繼續出席,記者只會問對警方有利的問題,變相令記者會成為警方宣傳節目。其次,大部份記者都在傳媒工作,要跟隨上司指令,違抗只會失去工作(傳聞經濟日報兩名記者因此被抄)。

最重要的理由是,記者有報導真相的責任。

那如何報導真相?記者不是全知的神,只能盡力採訪所有事件,以有限之身組織資訊。雖然警方對其行為的解釋越來越可笑,但警察也是整個事件中重要的一部分。不管主角是否謊話連篇,記者有報導的責任,也有求證的責任

網民一廂情願地認為記者會群起反抗,這其實是有違記者專業。

在媒體工作數月,審查比我想像中少,或許是因為記者們努力與上司角力的成果。無奈記者可發聲的空間正逐漸收緊,行家們都努力發掘其他渠道發表報導,例如開個人Facebook page,blog等等。

然後我就發現Matters了,感看這裡人少少,但可暢所欲言。

個人身體不夠好,只能繼續幕後工作,未來將繼續寫影評、劇評等等,或是像這樣的隨筆。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