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寬容

當時只道是平常,如今才發現那種以禮待人、熱心辦事、廣闊襟懷都靜悄悄地消失了。


有時會很懷念以前那種寬容的社會氣氛。

當時只道是平常,如今才發現那種以禮待人、熱心辦事、廣闊襟懷都靜悄悄地消失了。人們傾向咄咄逼人,玻璃心無處不在,又經常自己嚇自己,形成惡性循環,很多人的性情變得焦慮與暴躁,而且每日都像消磨鬥志,這樣的氣氛即使沒有發生什麼大事,也足以讓大家感到渡日如年,實在相當難捱。

另一種失常是不肯面對現實,發生問題必定不會檢討與糾正,反而會第一時間指責別人,顧左右而言他,搬出各種歪理推卸責任,然後沾沾自喜自欺欺人。但這樣其實會令自己壓力更大,也增加了日後解決問題的難度,類似作風究竟是英明還是愚蠢?

最令人難受的當然是肉身與思想都經常有被囚禁之感,瘟疫令人什麼地方都不能去,情緒勒索的風氣令大多數人都不敢像以前那樣暢所欲言。

不知怎地,想到這種狀況就會很傷感,日子這樣靜靜的過去,但我們距離寬容的生活竟越來越遠。

有些人漸漸習慣了別人吹噓的幻象,跟著人家莫名其妙的指揮捧時而激動、感恩、自豪,時而惶恐、內疚、憤怒,然後經常擔心自己步伐太慢未能緊跟形勢。但有時靜下來想清楚,做人始終要有主見,現實問題絕對需要理性分析認真考量,在這種容易令人迷失自我的時刻,更加需要堅持獨立思考的精神。

如果社會壞氣氛一直無法變好,我們反而要盡量寬容,對自己好一點,走出各類充斥鬥爭與仇恨的怪圈。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