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關於吃粽,童年時有一件小事看似微不足道,但始終令我難忘。


不知是因為生意艱難抑或營商手法千變萬化,最近在不同的餐館用膳,侍應都會推銷粽子,這好像提醒我又可以大吃一頓了。

澳門各式餐廳出品的粽要多名貴有多名貴,食材可以很傳統也可以很豪華,用作送禮更必備華麗包裝,讓人目不暇給,一見難忘。不過我是實際的人,吃粽但求有一種過節的感覺,簡樸一點反而更好。

關於吃粽,童年時有一件小事看似微不足道,但始終令我難忘。以前我住在雀仔園,晚上偶爾會聽到一把響亮的聲音在街上高呼“鹹肉粽,裹蒸粽”,這種叫聲特別令人想買一份回來試試,幾經爭取,終於得到家人同意,飛奔到街上把小販叫住,就買一隻鹹肉粽,他是推著一輛單車沿街叫賣的,那時我還自備器皿,把熱騰騰的鹹肉粽捧回家,與家人一起品嚐。類似的事在我家並不多見,所以流動的鹹肉粽對我來說印象特別深刻。現在社會風氣不同了,在街上叫賣的人早已在這個城市絕跡,人們生活再困難也不能靠類似的方式做點小生意,這類童年回憶也許會讓時下的小朋友難以置信吧!

印象之中,流動的鹹肉粽味道只屬一般,但童年經歷會自動為事物增添好感。瘟疫下的生活令人容易念舊,今年特別想食鹹肉粽,原因不明,也許跟今朝有酒今朝醉的原理相當近似,人在亂世之中,今晚有粽今晚吃,誰曰不宜?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紅街市

大三巴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