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普通觀眾

當一名豁達的普通觀眾,其實是很愉快的事。


看電影我一直是外行,總是希望在電影中得到娛樂,無論是很到喜怒哀樂,尋找官能刺激,探索人生意義,電影首先是拍給觀眾看的。當一名豁達的普通觀眾,其實是很愉快的事。

問題是,現在越來越多自以為「聰明」的觀眾出現,這些「聰明人」既不豁達也不普通,於是斤斤計較的觀眾會把看電影變成一場計算,自命專家的觀眾也樂於發表可笑或可悲的專家意見,看電影有時會變成賣弄或炫耀,即使是報章上談論電影的文章,往往會用三分之一的篇幅透露劇情,另外三分之一會奉上一大堆主觀意見,餘下的內容則傾力賣弄「影評家」搜集資料的功夫,我有時候真的很懷疑,那些依存電影而存在的「影評」究竟在做著吸引觀眾入場的工作,抑或在身體力行教觀眾以吹毛求疵的姿態看人看事看電影?

我見識過一些很專斷的電影觀眾,他們會非常鄙視那些不入其法眼的電影,同時也會鄙視那些電影的觀眾。起初,因為我看過這些電影,所以他看得起我。後來,由於我喜歡看另一些電影,竟然會令他們很失望。看電影看到有階級之分,無可否認是入戲太深了,但其實大家都只維持在「看」的層次,彼此都不過是普通觀眾吧,為什麼一定要分門別類,劃清界線呢?

我甚至見過一些人會為了爭論某電影好不好看而生氣。有時在一些談電影的網誌中就見到人們為了討論電影而演變成對罵,好像攻擊一部自己認為很壞的電影就是替天行道,而維護一部自己認為很好的電影就足以保護自己的尊嚴。我永遠無法明白這些普通觀眾看完電影之後為什麼會把自己的地位提升得那麼高,彷彿自己的意見真的能決定一部電影的命運,但一部面向大眾的作品其實是難以評定其好壞的,一百名觀眾可以有一百種看法,一萬位受眾也許能產生幾萬種意見,大家都只是普通觀眾,電影散場戲就完了,實在應該保持清醒啊!

其實別人如何看電影也與我無關,我享受看電影的過程,也不介意把自己的感想與人分享,我只是一名普通觀眾,喜歡看好電影,也不介意看失手之作,我永遠覺得自己看得不夠多,唯有如此,我才有動力尋找觀影的樂趣,而不是假電影之名,做古靈精怪的事。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我們需要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