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寂然,在澳門生活的文字工作者,結集出版的作品包括小說集《有發生過》、《月黑風高》、《撫摸》、《救命》,散文集《青春殘酷物語》、《閱讀,無以名狀》等。

我要寫小說

發布於
“我要寫一篇小說”,的確是很多文藝青年的口頭禪,但真正的小說好手,通常不會把這句話說出口,因為他們是以作品說話的,不必以說話來虛張聲勢,自欺欺人。


我要寫一篇小說,反映澳門社會只可意會不可言傳的特殊氛圍,揭露大量令人意想不到的荒謬狀況,以搞笑的方式表達生活在澳門的無奈與悲情,如果篇幅許可,還可以寫一點論資排輩的優良傳統如何磨滅社會精英的意志,一點專屬於澳門居民的冷漠與自私,一點小漁村的小風波與大笑話。

我要寫一篇小說,深入介紹文創及與文創有關的各種騙局,以冷靜的筆觸描述文藝青年如何被妖邪誘惑,但苦無發洩機會,最終谷精上腦,然後做出種種反智舉動,不過又不失霸氣,最後也不知自己是發了一場文青夢還是綺夢。

我要寫一篇小說,網羅所有離奇兇殺案,貫穿博彩業發展史與城市建設過程中各種人所共知但不太光彩的問題,再加入一名低調的神探,帶領讀者進入比小說更離奇的各個兇案現場,讓所有人都清楚看到賭博害人的最真實一面。

我要寫一篇小說,講述一名文學愛好者一直希望得到文學獎的肯定,但無論他如何努力,都無法得到評審的認同,而另一方面,他的前輩、同輩、晚輩全都得獎了,而且他們都寫得不知所謂,水準低下,卻只有他不得其門而入,於是他把心一橫,決定要跟阻礙他在文學上圓夢的評審拚個同歸於盡、魚死網破。

我要寫一篇小說,具備一切暢銷的元素,足以令讀者不忍釋卷,更要令一直認為澳門小說不成氣候的評論家喜出望外,無話可說。這篇小說描述幾個家族在澳門幾十年來的恩怨情仇,可以很煽情,可以很文藝,可以很寫實,也可以很言志,總之包羅萬有,讓理想變成現實。

關於“我要寫小說”這件事,以上只是我隨便列舉的一些想法,也許大家會有更多更精彩的構思,正如我多年來始終相信自己尚有幾萬種題材可以寫,只是太忙、太懶、太累、太沒恆心、太沉溺於構思與想像,忘記了要寫出一篇小說的最基本要求,就是要定下來,逐個字寫,把心中的想法變成真正的作品,不能只有空想而沒有行動。

如果真的想寫小說,首先要記住的絕對不是聽取他人意見,最好的態度就是快快坐下來專心寫作,把心中所想盡情化成文字,唯有透過用心書寫,你才會了解自己的優點和缺點,也只有真正的行動,你才可了解自己有沒有能力寫下去,這種事情是非常隱秘的,旁人都不會知道,只有你自己認真寫才能深切體會。

“我要寫一篇小說”,的確是很多文藝青年的口頭禪,但真正的小說好手,通常不會把這句話說出口,因為他們是以作品說話的,不必以說話來虛張聲勢,自欺欺人。我見過太多聲稱自己想寫小說的幻想型小說家,他們的作品非常罕見,通常只存在於想像之中,但,誰會希望成為這樣的人呢?

(寫於2019年)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不表態的自由

無差別愛人

2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