寂然

澳門人,寫字者,無不良嗜好,有性格缺憾,堅持我手寫我心。

出來混的總要還

發布於


馬副局長用盡力氣都無法說服這名下屬,心中滿不是味兒:「老馮,你是我們最資深的同事,如果你也不肯升任處長,其他同事又何德何能去擔此重任呢?」

老馮語重心長地說:「副局,我還有幾年就退休了,何必再拋頭露面呢!一名好的技術員不一定能成為好的主管,我還是有點自知之明。況且,新近空降而來的鄭局長做事雷厲風行,又喜歡下屬拍馬屁,我自問沒有本事把他服侍好,處長的空缺你還是另請高明吧!無論你提拔哪位同事,我都會盡心盡力協助,絕對不會令你為難的。」

馬副局長聽他這樣說,知道無法把重任交給他,唯有向他請教:「除了你老哥,我真的想不到還可提拔誰了,你覺得哪位同事可以勝任?」

「我們這個處工作比較繁重,位位都是人才,其實提升任何一位都沒有問題的。但如果你想找一位很渴望升職的同事,我建議你留意阿恆,他剛修讀完法律學位,又很積極參與社團工作,正是那種發夢也希望『上位』的熱血青年,如果你提升其他人,他必然不服,甚至會暗中破壞,但你把他升任為處長,正好滿足了他的期望,這樣對大家都好。」老馮認真分析同事的情況。

經他這樣一說,馬副局長恍然大悟:「這樣說來,你也是顧忌這個阿恆,才不願意接任處長的職位吧!」

「我可沒有這麼說,不過我已經老了,新局長想有新氣象,他不會希望見到我這種老人家出頭,反而你推薦阿恆這種有點名氣的年輕人,局長會覺得很有臉子,必定會積極重用,這樣不是很好嗎?」

如此這般,老馮的同事阿恆在一個月之後升為處長,由於他極懂奉承上司,又喜歡見風轉舵,旋即成為鄭局長的新寵,同事們還盛傳他再做一年就會獲得破格提升,直接取代馬副局長的位置。據說有人就此事向他求證時,他只是笑而不語,沒有否認。

在事業得意之餘,阿恆也積極開展新戀情,他很快就與本局一位有夫之婦搭上了,兩人光明正大的搞婚外情,似乎不用理會世俗的眼光。不過,阿恆拋棄妻子及兩名女兒的事成為本局一時熱話,而他跟新任女朋友的戀情也惹來很多閒言閒語,但當事人卻不覺得有什麼問題。其實阿恆待人處事的態度也令大家吃不消,因為經常要表現出有局長撐腰的氣勢,他現在對同事不是呼呼喝喝,就是咄咄逼人,一副不可一世的樣子。同事們不分高低現在都極度討厭他,大家都說:「不過是當個處長,何必要擺這種架子?」「只是處長尚且如此,如果他再有機會升級,豈不是會變成混世大魔王!」

正當大家以為阿恆快將升官之際,某日所有人的手機都瘋傳著同一則訊息:某局某處處長楊炬恆,因涉嫌偽造文件,收受外判公司利益,濫用職權,洗黑錢等一系列犯罪行為,被廉署調查,並馬上終止職務。據了解,同時要接受調查的還包括其服務於同一部門的情婦,兩人涉嫌成立犯罪集團,干擾正常判給程序,而且從這些行為中獲得鉅額金錢⋯⋯

事件曝光之時,正是老馮退休之日,同事們經歷入職以來最黑暗的一天,老馮卻準備迎來嶄新的開始。

後來,馬副局長輾轉從各位同事口中得知,老馮一早已經預料阿恆會出事,他說這種急於「上位」的人,對權力與金錢一定無法把持,但出來混的總要還,如果心術不正,總要承擔後果。

馬副局長又嘗試打聽當日老馮為何不肯出任處長,他得到的答案更加出人意料,同事們說:「老馮一直把這裡的工作視為打發時間的兼職,他的正職是炒樓與炒股,當領導們忙於巴結上司或積極應酬時,老馮卻默默耕耘,為自己製造財富。他總是說官場充滿不公平,反而在投資市場卻可找到公道與效率,據說他在十多年之前已經實現財務自由了,他才不會希罕升職加薪呢!」

馬副局長突然感到自己很渺小,而他知道這樣的心情也是不能隨便向人吐露的。

(2021年9月10日以其他筆名發表於《澳門日報》)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