職女 Jennifer

🌼書外的文學是生活 🙋網站 jenniferb.me or jenniferbme.wordpress.com

小說建造- <布亞>

發布於
完成<布亞>(名字暫定) 這科幻小說的第一小段,珍妮婊會先去建造另一本寫客服的小說。或許我就是偷情型的創作者吧?! 得這樣跳來跳去保持創作哈哈哈哈哈哈

1

國鍾記得同事說過,附近有家很推的咖啡廳。尋找的過程,他經過兩次不自覺,第三次他確定他找到了,卻不怎麼敢踏入。布亞咖啡的庭院金屬外牆如藤蔓纏繞、伸展、交疊、呼吸、凝視,恣意而隨性,帶著無機體不該有的傲氣。他想:它是不是在嘲笑我。那天天氣悶熱,手上有份該截稿的,不找了,就這家吧。

走進外牆,國鍾才看到因為西曬逆光遺漏的戶外吸菸區,大盆栽依偎外牆,共生般的蜷曲向陽,地上打著兩台循環扇,他決定坐在戶外區,汗珠從耳垂滴下,店員點餐前、後確認兩次:你不進來吹冷氣嗎?國鍾很篤定。抽著白大衛杜夫,看著外牆:看,這是有機體的宣示。

店員送上冰美式時,給他一桶冰塊和杯水。他想,沒想到痞痞的店員滿貼心的,就讓這杯咖啡的味道決定手稿的方向吧。應該有真心話,口味酸酸甜甜的,果香盈盈,第二口,他在找義式綜合豆中的那座橋,是巴西嗎? 隱約有樸實,但可靠的核果味。這支豆子配的真好,巴西輕柔的捧著明亮的真心話,溫柔又不次要,或許是同個焙度? 國鐘深啜一口,嗆到,噴了整桌咖啡。

熙熙收拾完廚房,走到吧檯打算倒杯冰水,撞見這幕,他想,這大叔還好嗎? 連桌上的稿紙都濕了。他故作不經意的走向在吧檯滑手機的阿原,餘光確認外頭的大叔一切安好。啊,剛剛出了好幾盤義大利麵,累死。他不求回應的抱怨幾句。他猜,大叔應該六十好幾,前額的髮際線如天際,唉,是不是四十幾年後的我。衣著滿有品味,年輕應該風流過...不過還是別出去招惹他,老直男一句話可以說成十句,十句離不開憶當年,九句在暗示自己的異性緣,他可沒興趣。

「阿原哥,吸菸區的客人怎麼進來坐? 就算不坐吧台,地下室還有位置。今天有人包場?」即視感推著他的好奇心。

「我也好奇內,他堅持坐外面,今天有夠熱的說。」

國鍾再抽出兩張稿紙,慶幸自己年紀大,不習慣用筆電寫作,不然噴的可不只是咖啡。喉韻那味道是焙度深一點的肯亞跟曼特寧嗎?有大麥烘烤過的香氣。唉,自己總敗在後味,猜不準、沒把握。這年頭文青咖啡店不把咖啡當做果汁好像違法,要不就模仿日本喫茶店萃成一杯苦水,喝不下去,布亞的配豆難以歸類,這很肯定,有果香,有喉韻。他在想是巴西豆讓布亞如此特別嗎? 巴西第一次在他嘴裡當主角,他隨核果、堅果的味道引領,在顧客情緒激昂處,利用短句和頻繁的句號,帶出違和的輕快,在描述日常的段落裡,娓娓道來,交織宏大的歷史- 評論家總愛說這是他的招牌,而他總是重複自我,無法自拔。年輕人不就為了這找上他:無聊的感情分合中,摻上世故,摻上他的腔調,添上重量,顯得藝術?他陶醉於這份工作,陶醉於不具名、收入豐厚的寫作,每一幅畫都是第一幅,不用簽名,沒有反饋,只有價格,他創造,像創世紀那樣。

阿源坐在吧檯,漫不經心看一圈客人的水杯,眼神游移到他的堡壘。這時間店裡都很熱鬧,拉保險的客人、簽地契的客人、等著踩點的業務,眾聲喧嘩,什麼音樂適合這景象?鏡頭從門口踏入,布亞咖啡深萊姆綠的壁色,吧檯裡法拉利紅的La Marzocco,客人們忙著交頭接耳,掌鏡順著軌道左轉,壁色轉為鮮明的暗紅色,客人坐在沙發上,因此神情渙散,一派悠閒,節奏應該要輕鬆、活潑,歌聲嗎...他有想法了:走進吧檯的播放器,調低音量,對,Sarah Vaughan的All of Me,活潑的曲子,Vaughan咆勃的特別戲謔,橫跨快三個8度,將一首自我的歌,帶入一首標準曲目中,在一鏡到底中,將綠色帶入紅色。他心滿意足的結束菸前儀式,拿起紅Ma,走到吸菸區。

「忙完了?」

國鍾收起手稿,點菸這麼問。這年輕人身高180,抽菸眉頭深鎖,難道是剛剛太忙了嗎?少年劈頭問他店裡的音樂好不好。真出其不意。話題一開少年可說是喜劇擔當,他說起自己在幫獨立樂團、歌手拍MV,正苦惱該怎麼著手,苦笑自己會不會不是塊料,不像劇組的前輩,只需要顧腦裡的畫面,他卻要想東想西,又怕排出的東西看起來想太多,什麼都不像。知道國鍾是文字工作者後,他邀請國鍾下次看看分鏡圖。國鍾順著問他有沒有女朋友和現在拍攝工作的狀況,他喜歡看年輕人面對這類問題的尷尬。少年回答的很誠懇,女友在另一家咖啡廳當店長,他壓力自然是有,雖然拍攝收入不差,不穩定是一件事,重點是款項可能半年後才拿到,家裡也是再三反對,希望他能繼承家業,只要想到過節要回家面對父親他就焦慮。

國鍾作勢幫他點菸,被還以華麗的動作阻擋。「七辣在就好」,哄堂大笑打散堆疊的情緒,Vaughan在第二次的循環播放中,從低谷唱到黃鶯,國鍾說起女人滔滔不絕,追求與不道而別的循環播放,孤鷹停在布亞的屋簷,阿原在想Vanghan該不該再唱第四次。熙熙拿著Salem藍盒,坐在隔壁桌,抽菸看著戶外暖爐(應該說是抽空菸),不會的,他不懂這種過們的話題,他不會介入,我回不去我的堡壘。國鍾問他有沒有第二個女友,熙熙壓熄未完的菸,問阿原:

「我可以換歌嗎?」

「當然你是熙哥耶,想換就換。」

「什麼啦!那我去換。」

Liz Phair,果然是熙熙的風格,背離此刻的畫面。好難看的MV。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