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青年茶话会

拒绝盲目,保持表达,我们都是好青年。

号外第一期:“今日不为她发声,明日亦无人救我”

唐山事件发生至今已有十日,后续未明,争论不休。这一期的茶话会,同样存在许多不一样的声音。
有人更能与在唐山遭受暴力伤害的女性共情,因为曾经遭受的骚扰,因为时刻可能出现的恐惧;有人更关注这件事所引发的观点碰撞,对议题的关键有不同的看法……
我们可能未必能认同每一个人的表达,但希望我们都能倾听彼此的声音。
求同存异,或是能让社会有更多前行的可能。

甘露寺在修人士——“今日之她可能就是明日之我”

­从6月10日到现在,我在票圈看过很多很多关于本事件的推文,也目睹了对这个事件的讨论逐渐聚焦、升级甚至于爆发分歧,很多人都在争论这件事应不应该上升到性别暴力的高度,还是说它只是一个社会治安的议题,最近“新乡土”公众号上武汉大学某社会学老师的一篇推文也进一步引发了讨论(或者说是争论)。

我看着这些愈加“深刻”的争论心里说不上来的感觉,我只记得当我刚看到这个事件时的第一感受是恐惧。

为什么会恐惧呢?因为今日之她可能就是明日之我,因为我代入她的处境后发现我根本想不出办法能够让自己既不被打又不用接受羞辱骚扰,好像唯一的办法只能寄希望于对方是个“文明”的人。这很可笑吧,但是很多时候我们女性的生存境遇就是这么可笑无奈。这或许也是事情发生后几乎引发全体女性愤怒的原因,毕竟她不是他者,她就是我们自己。

在和男性朋友就这一问题的聊天中,我问他,如果你是她,你会怎么办?他告诉我说,他会等那个人走了再选择报警,总之先不反抗,因为反抗就会被打。

不得不说,这个选择很理性,这也是我看到很多男性网友的回答,我知道这或许是最“合适”的选择,但合适不代表可以接受,我告诉他,“如果是我,我恨不得他立马断子绝孙。”

或许是因为我也有过被骚扰的经历(可能是大部分女生都会有的经历),所以我深刻能够对唐山被打的女性进行共情,我知道当别人对你的身体、对你的人格进行侮辱时那糟糕的感受。

我从前自认为我从小在一个还比较安全的环境下长大,我从前以为那些性骚扰不会出现在我的世界里,直到当我真的在公交车上被一个戴着白色手套的男人不断靠近,逼得我快要从座位上溜下来的时候我才意识到我被骚扰了。以前从来没有人告诉过我面对异性的骚扰该怎么办,我下意识选择了默默躲避,换了个座位坐。结果我下车后就发现那个人也跟着我下了车,我永远也忘记不了我看见他下车时看我的眼神,以至于几年之后也总是会从我脑海中跳出来。后来还好我是和同学们出来的,我们赶快逃走了,没让他跟上,但是我现在每每回想起来都会后悔自己当初怎么就这么懦弱,怎么就没有让他受到应有的制裁。

我这几天在想,为什么为什么他们可以不加控制的将自己的性欲施加给一个无辜的陌生人,为什么他们连这个基本的性欲都不能控制。现在想想,可能对于部分人来说,女性不是女性,只是一个符号,一个器官,她们的存在就是为了衬托自己的权力——作为男性的权力、作为力量的权力,她们的存在就是为了帮助自己泄欲,器官能有什么说不的权力呢?器官只要满足生理需求就好了。

说了很多,我也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了,我现在身在大学校园,我知道我可能是安全的,但我知道,我今后还有可能被性骚扰,那个时候我又该怎么办呢?

­­­­­

Sophia——“今日不为她发声,明日亦无人救我”

就写下我在朋友圈转发的话吧,此刻语言已经支离破碎了。

让女性学会保护自己以避免伤害,和鼓吹女性洁身自好来“预防”性侵是同样的逻辑,意思都是确保犯罪者性侵的、伤害的是其他人。严惩一次犯罪者,比教育一万句受害者学会保护自己有用得多。

唐山事件就是性别恐怖主义,起因就是男的骚扰女的后续过程中所谓来劝的男的挨打了吗?没有,站出来的女性,就算是打人者的女朋友或者老婆来劝了不一样被打,他们不是无差别攻击,他们知道自己要打女人。希望的不是男性在遇到这种事的时候,不是在说不是所有男的都这样,而是去了解真实存在的女性的困境,去为这件事上发声,去推进问题的解决,去监督事件的进展,不和女性一起这么做,只在一边区分女拳和好女人,那你们也是冷漠的纵容者,什么都不做什么都不会改变很难理解吗?

嘴上把自己撇清,现实中问题没有解决,犯事的人没有被严判,女性只能把所有男性都预设为潜在罪犯来保护自己的安全,我们不知道哪刀哪拳会打在我们身上,我们不能拿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太多女性杀夫被严判,男性杀妻打女人没有被严惩,这就是存在的不平等问题,不平等就是不存在,站在既得利益者的角度捂住耳朵说我又没有我又不是,那就是卑劣。

这一次女性的集体爆发,不是因为打拳或者对立,而是长久以来的对男性的恐惧被明里暗里父权压迫的爆发,你没压迫女人不等于女人没被压迫。走极端路线是必要的,如果没有激烈的声音,那么温和的声音也会显得刺耳,如果想掌握话语,那必将竖起一面鲜明的旗帜。

因此,无论激烈或温和,都需要我们继续发声,坚持发声,永远发声,直到死亡。今日不为她发声,明日亦无人救我。

此外,感谢每一位发声的人。

("如果可以的话,能转发两篇文章给大家吗,一篇标题是《写给所有觉得自己被无差别攻击而在苦恼的男性朋友》,另一篇是《男性可以为女权主义做到的几件事(中特版》,我把链接贴在下面。

https://mp.weixin.qq.com/s/eCTsIm3Ou36KkPmf5JWuwA

https://mp.weixin.qq.com/s/b1FywIbaT-dLPcA2KwDu3Q)

 

­旖谷——“为什么?”

我昨晚一直睡不着,看了很多大家的讨论,其中看到一个博主转发了关于“女子防身术”的要点讲解。第一点大概是说反击暴徒要直攻他身体最脆弱的地方(眼球和睾丸);第二点是叫做“杀心法”,大概意思就是歹徒看见女性非常脆弱的话更容易起杀心,所以遇到这样的事不能怕,要保持气势,要大吼出来,而且如果找到机会反击,就一定要狠下心:“能致死就不要致残”,动作要快准狠、一气呵成。

我当时仔细看完了,虽然感觉它在理论上或许是有帮助的,但是又觉得特别悲哀和难过——如果我自始至终根本没机会反击怎么办呢?如果我没有做好这样的心理准备、我对生活愿景的构想之中从来就没有包含为这种事情而做准备的打算呢?我一边哭一边觉得真是荒谬至极:为什么我要学这个呢?为什么我要学这样的理论和技巧?为什么,我居然要为了保全自己最最基本的人身安全要花费这么多心力?为什么我必须要随时都有杀人的勇气?难道就因为我出生在这个糟糕至极的世界里而且碰巧性别为女吗?而且为什么都是我们去学这些东西?为什么只有“女子防身术”而没有“男子防身术”?为什么在施暴者绝大多数都是男性的情况下,还有人意识不到这是根深蒂固的性别问题?

小鸽 

­就想说一些自己想想比较害怕的经历:小学上学路上遇到裸露狂,给我狠狠地上了一堂生动的生物课;初中乘公交车遇到袭胸男企图摸我胸,让我害怕地直接没到站就下车走回家;大学和女性朋友们出去散步背后出现醉酒男子狂吹口哨,吓得四个人一路狂奔。 这些事真的很让我害怕,即使是现在长大了成人了我依然害怕,依然想方设法地避免自己夜晚独自一人,避免自己出现在有可能会被伤害的情景下。

但是这次唐山的女孩被伤害让我觉得好像自己这种避免式的做法完全是徒劳,即使再小心翼翼男性对女性产生的危险还是会如暴风雨般地出现。


­­­­­T light——“我想听到她们的声音。”

­令人发指的事情发生了,大众的主要视线已经从当天的女性愤怒和恐惧转移到了唐山的黑社会。本次案件的主要受害者女孩们具体情况只有官方通报的生命无虞,我多么想知道她们是否安好。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还没有出来为自己发声是因为身体状况太差还是因为官方不允许?她们还害怕吗?有没有看到网友善意的留言心里有没有好受点?她们有没有话要说以及她们想要怎样的正义?我想听到她们的声音。

由她们这个案件引出的黑社会以及女性生命安全问题,能得到解决吗?或者多大程度地解决?我丝毫不抱希望。

首先女权没戏,害怕女性的声音那么多,讨论如此剧烈这不是第一次肯定也不会是最后一次。我已经学会不再和蛆在网上吵架,因为你发现只要父权政策不变,这个事情我就是吵赢了所有的男的也没用。我能做的就是在平台尽量转发让更多的人看见,期望叫醒更多的姐妹。关于黑社会,那几个流氓的案底早被翻个底朝天了,他们多判几年应该没问题吧?但是后继十几例实名举报反映出来的官匪勾结的问题,所有爆出来的流氓会不会被抓以及能查处多大的官,只怕是雷声大雨点小。咱们政府最会的就是先甩你一巴掌再给点甜头!即能清君侧又能赢得民心,实实在在的一举两得。

最后,我想说的是11号那天还发生了很多事,听说上海就发生了两起砍人事件,金山那个视频我看了,残忍至极!残忍至极!那个老头在街道上砍人状若无人,阿姨浑身是血,菜刀一一刀刀砍在她脑袋上的骨头声以及阿姨的救命声此起彼伏是我这辈子见过最残忍的画面。世道肉眼可见的变坏了,政府除了噤声没有任何解决方案,而我们周围除了冷漠的人们还是冷漠的人们。我感到窒息。阿姨应该是死了之后歹徒才遭到制服,我看视频的时候多么希望那天从她身边经过的汽车或者摩托车能尝试开足马力撞向老头,让她的呼救得到回应…

希望阿姨在另一個世界能有溫暖!RIP!🕯🕯🕯🕯🕯🕯

 

­­­­猫头鹰

­愤怒,恐惧,但又绝望。

­­­­陈默的岁月

­强奸有时就是一个男的在街头小巷里,拉开裤子的拉链,掏出他的阴茎,撒一泡尿,吹着口哨离开那么容易,我们看见的才是冰山一角。毕竟街头小巷的强奸,对某些男性而言也不过是掏出阴茎,完成抽插而已。而唐山暴力事件,让当众暴力虐打女性这件事像一个男的在街头撒尿一样自然,这才是问题所在。

­­­­­­

moree

这件事情让我想起前段时间看的一部纪录片,名字叫《she's beautiful when she's angry》,讲的是第二波女性主义思潮。最后一幕非常非常触动我,一群或年轻或成熟的面孔在游行,当中有男有女,他们口中喊着:This is what a feminist looks like! This is what a feminist looks like! This is what a feminist looks like!

女性的愤怒总是不被理解,我们的声音被一次次压下。

纪录片中有一句话:“没有永恒的胜利,我们的权利也是如此。只有当我们维护自己的权利时,才会得到胜利。”

我们需要愤怒,我们应该愤怒,我们必须愤怒,这是我们要去fight的一场斗争,即便这场斗争会花上数十年。

绘鱼皮

不知道为什么,感觉不应该先将唐山暴力打人事件归结成一个性别问题,这样导致不少隐隐冒头将此事再度看作极端女权“打拳”的表征——“是因为被打的是女性才获得过分的关注”。

是不是,我们应该先声讨这些男性的暴力,因为收到他们戕害的可能不只是女性,还有可能是老人,小孩,甚至是部分男性。在此基础之上讨论整体环境的厌女,我们会更好的看到什么是系统性的性别暴力,女性在厌女环境中为何有更多的恐惧。

­­

Charlie

首先声明,我没有看过关于这个事件的视频,因为没有足够的意愿去看这样残忍的事情,只是在互联网上的讯息中捕风捉影。

关于这个事件,我感觉和性别暴力有一定区别,无法无天的施暴者们会不会对男性也施加同样的暴力,只是面对女性更加肆无忌惮?如果是这样,那么这只是附加着性别歧视的猖獗的犯罪事件,在看到新的分析以说服我之前我会保持这样的观点.我对中国的犯罪问题没有研究,但似乎犯罪现象非常普遍。

中国社会的犯罪和不合理现象一言难尽,而唯一的解决方案就是在旧社会的废墟上建立一个崭新的社会以扫清一切黑暗和不合理的现象。

­­­­­

春土小报

6月10日凌晨,在河北唐山的一家烧烤店外,一名男子酒后对一位女孩进行性骚扰。在女孩反抗后,被男子和同行的男性拖倒殴打,店里少数上前帮忙的人被摔倒在地,多数人还在自顾自吃饭。之后,女孩被拖到店外继续殴打致重伤,试图阻止围殴的人也是女孩,一并遭到殴打。最后,女孩被施暴者拖到了监控找不到的地方。

竟然又有这样恶劣的事情发生在我们身边!性骚扰、喝酒以后打女性,已经成了这个社会里面男性的一种特权了!为什么这样因性别歧视产生的暴力会“蔚然成风”?在人人不平等的资本主义社会,性别的不平等被大大加深了。资产阶级在分配和继承方面是贯彻父权制原则的。他们强调男性作为特权者的自然优势,而绝口不提他们控制的资源;他们强调男性特质与社会普遍观念的接近,只强调对于男性的认同;他们把女性摆在次等的地位,在经济上贬低女性的价值;他们认同不平等的等级思想,认为男性居于女性之上,并且极力维护现有秩序。女性遭遇的压迫,就和无产者不得不承受资产阶级的压迫一样!这就是资本主义社会的原则。女性更多地被当做男性的附属品,而不是拥有独立人格的人,具有更低的社会地位。在资本主义社会,性别歧视就是这样隐藏在经济的不平等下,占据人们的头脑的。对女性进行性骚扰,就是这种性别歧视的下流产物;针对女性进行的暴力,则是性别歧视最为恐怖和恶毒的部分。在父权制的控制下,施暴者渴望得到对女性的支配权。而一被拒绝,就是要用暴力强迫女性屈服!

我们大可以看看这件事情的结局会是什么。如果没有网友扒出来的信息,在各种资产阶级媒体这里,性骚扰恐怕也要粉饰成“搭讪失败”,围殴也未免成为“纠纷”或者“寻衅滋事”。警察也要通过对施暴者个体的“强力惩治”来压制群众的怒火,而把群众的注意力从背后的原因那里转移掉。我们的政府,在涉及父权制造成的暴力事件方面,往往会装聋作哑,或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只有当舆论大到他们掩盖不住后,才对凶手加以追捕和惩罚,但对于父权制的罪恶是一句不提,又绝不揭示资本主义是如何导致这样的暴行发生的——他们本就是父权制最大的维护者!他们就像维护生育一样维护着性别压迫。这整个资本主义社会的权力分配方式就建立在父权制之上。而在女性渴望平权影响他们的剥削时,当女性要挣脱阶级压迫带来的性别压迫时,他们就会竭尽全力进行打压。

更为可悲的是,周围居然有一大批食客,麻木不仁到对眼前发生的暴行坐视不管。在上前劝阻的黑衣女孩都被狠狠摔倒在地的的时候,我们能说“不要苛责在场的其他人”吗?他们本可以阻止,却选择了“明哲保身”,却选择了冷眼旁观。因为他们害怕自己被卷进去、害怕自己的利益受损,哪怕别人要被殴打、要被剥夺生命,他们也不会施以援手。这就是资产阶级自私自利的道德对于人们的好影响啊!女孩身上的每一个伤痕、每一条血迹,都和这些冷漠的看客背后的资产阶级利己主义脱不了干系!

看客们会怯懦,和帝国的法律和警察惯用的处理方式也直接有关。如果围观的人动手,施暴者也会还击,那么两边都动手,按照现行的处理方式算互殴。如果双方都是轻微伤或以下,那就双方受到相同的方式处理。如果他们不动手,只是打110,警察过来也更可能是批评教育,更不能及时救助女孩。想要追究这批施暴者的责任,就只有任凭他们殴打造成伤害这一种方法。只因为法律是维护阶级统治的工具,而不是维护人民人身安全的工具!

而在唐山案件爆出后,特色政府拿出了“扫黑除恶”的口号抓捕了9名“黑恶势力分子”。这次事件引得河北省更多涉黑举报出现,原来黑恶势力、保护伞早就在河北遍地开花!

为期三年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重拳出击”、“深挖彻查”,华丽辞藻的背后,人民却没有感受到特色政府所说的“斗争的广度、深度、力度”——

19年,孙小果由强奸犯变为公司老板,逍遥法外足12年,是否存在当地政府的纵容?
20年,郭思文在疫情期间打死提醒他戴口罩的段大爷,被判处无期徒刑竟然连续减刑九次;杀人犯巴图孟纸面服刑15年并当上人大代表。他们二人背后是否存在当地政府的保护?
21年,平顶山少年刘玉琨因当地黑拆迁家破人亡,受到当地势力恐吓,其本人被政府物理封锁,网络上消息被清空,再无消息,无人知道他的下落;徐州丰县八孩母亲事件爆出后,当地政府一直避重就轻,企图大事化小小事化了,草草回应,而面对舆论的持续发酵不得不前后给出四份自相矛盾的通告。人口拐卖问题、结婚登记问题、计划生育问题、强奸非法拘禁等等,当地政府赤裸裸的进行掩盖,并为这些行为进行辩护!他们二人的事件,展现出特色政府分明是最大的所谓“黑恶势力”!

特色政府的公正,是属于权贵们的公正,而法律不过是为官僚们服务的工具—官僚们想怎么解释就怎么解释!这个充斥着人渣败类的腐朽国家机器,到底是为官僚们服务还是为人民服务,是显而易见的了。不要再对法律抱有幻想,我们工人阶级团结在一起,来打破这个为官僚资产阶级服务的国家机器才是唯一的出路。

­­­­­­

­­­­­小王

这是一次性质恶劣的打人事件。我更多的是想对此次事件所引发的网络舆论,表达一些想法与思考。

首先认清自己。有些女同胞在网络平台上近乎疯狂的表达自己的恐慌情绪。我想问的是,宣泄完自己的情绪之后呢?你们的大声疾呼,看上去是在表达不满,但是这样无序混乱的表达,甚至是发泄,无法通过交流来整理提炼出一个相对统一的、普遍认可的诉求,难道不是一场癔症化的狂欢吗?我希望这样的人不多,不要再进行这种病态的享乐了!在能保证自身安全的情况下,把自己所受到的不公正对待恰如其分的表达出来,并想一下自己的最终目标是什么,自己的话除了可以代表自己,能否代表更多人的诉求。需要有一些人组织起来,从混乱的网络舆论中脱颖而出。

其次认清朋友。把原本可以争取的对象变成了间接帮凶,甚至是帮凶,这样的行为何其愚蠢。打个比方,如果你在家中受到不公正的待遇,到了网络上、现实社会中,难道也要通过“人整人”的方式,仿佛是要通过这种行为把自己受到不公“讨”回来吗?从受害者到加害者的转变,这样的行为撼动不了什么,反而更加维护了现有的不平等秩序!乱开火、党同伐异、搞宗派、制造新敌人,这似乎和令人厌恶的小粉红们没有区别了。前面也说要认清自己,如果说这些人认为给自己套个“某某主义”的皮显得很高尚的话,那么就好好审视下自己是如此的低劣。总而言之,死硬的男权主义者,认为不要“上升”到性别对立的人,可以不必和他们对话了。

最后认清敌人。父权制与资本主义压迫着全世界人民,不分国家、性别、种族。从家庭范围内来说吧,婆媳关系问题常常以“恶婆婆”和“可怜媳妇”作为对立面。即使有老公帮老婆主持公道的情况,却也撼动不了婆婆在家中不可动摇的地位。在这种情况下,“恶婆婆”成为了一个家庭象征着“父亲”的权威,也就是说捍卫父权制并不需要什么生理意义上的男性。

孟加拉国领导人谢赫·哈西娜,她作为一个女性,可以对国内广大底层妇女地狱般的生活视而不见(不是进入血汗工厂,高强度劳动、低回报的工人,就是成为娼妓)。父权制和资本主义互相维护着彼此的存续,这两者的运行逻辑实在是太过相似了,但限于我的个人水平,我无法阐述它们的合谋关系,自己查找相关书籍吧。父权制把女性作为审美消费的主要对象,要求女性有“火辣身材”,同时又要求男性有“阳刚之气”、“男儿有泪不轻弹”。“男人赚钱,女人养家”,设得家庭成为了资本主义社会再生产的最小社会单位。覆巢之下,安有完卵,女性和男性都确实的受着父权制与资本主义的双重压迫。

我认为此次事件不要只上升到性别对立问题,上纲上线是有必要的。不要认为上纲上线就是个贬义词,但问题是上谁的纲,上谁的线。如果像一些女同胞,将矛头指向全体男性,我认为这不是一个明智的做法。搞宗派、底层互害,这无疑是在消解团体的力量,是在破坏团结,这上的是小资产阶级的纲,上的是小资产阶级的线。大鸣、大放、大辩论、大字报的讨论形式仍旧值得我们学习!多和不那么死硬的、值得争取的对象辩论,不进行人身攻击,获得这类人的好感甚至是支持,是有利于团结和自身力量的壮大的。不必多和死硬份子纠缠。向全体男性开火的女同胞,是不懂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实事求是吗?还是因为收到好处才违心的开炮呢?前者需要多加学习,后者我对其阶级立场表示深刻怀疑。这次事件,网络舆论能达到这种程度,值得肯定,但我认为该“上升”的矛盾不能仅停留在性别矛盾。要从男性殴打女性,放眼到当地黑恶势力欺压老百姓,再放眼到是什么样的土壤滋生了黑恶势力;要从一个遭受性骚扰和暴力的女性,放眼到遭受过性骚扰和暴力的众多女性;要从一个权益受到侵害的人,放眼到千千万万个遭受不公的人;要从争取个人权益,放眼到集体权益。这其中的过程,那一定上的是无产阶级的纲,上的是无产阶级的线。

我由衷的希望,我们每个人不要再继续维护着父权制和资本主义的存在了。谁是我们的敌人,谁是我们的朋友,多多团结,以斗争求团结。最后说些题外话,唐山打人事件网络舆论发酵之迅速,和上海连续几桩杀人命案被一压再压,差别对待过于明显了。网络毕竟不是属于大家的平台嘛,这背后的推手又是受到谁的授意呢?唐山事件在官僚资本统治下的社会得以发酵,大家发表的言论也是得到他们首肯的。官僚们的神秘主义使得其背后的政治斗争,实在难以看到了。

­­­­­

CHAO

请把以下发言放到尾部:

我是男性,我同意“性别是不平衡的”“女性会更多地遇到性侵害”“女性比男性在身体上要弱”“女性群体比男性更具有凝聚力”“男性在面临性别不平等问题时沉默会更多”。但我不同意“这是一个厌女的世界”,因为后者是一种无法通过统计和案例研究证实或证伪的论点。

我愿意,并且不止一次地在各种平台为女性所遭受到的结构化不平等而发声。这一次,我关注的是“男性为什么沉默”。在本案中,把女朋友抱住的男生没什么问题。在另外的案件中,南京胖哥,把上海金山暴徒控制住的,以及大量的遏制暴力现象发生的(包括大家看到的国外的社会实验)也大部分是由男性完成。这里并不是“为男性开脱”,而是,当一个正义和法律缺失的地方,只有暴力能够抑制暴力,而暴力本身就是被男性所拥有的更多,所以男性制止男性施暴,要比女性制止男性施暴的成功率要高,这同样是为什么我们深深同情那几位女孩子的原因。她们在保护自己,但没有足够的力量保护自己。我认为,所有在面临危险时为了自己的人身和财产安全所采取的缓和(绥靖)措施,都是可以被原谅的——我这里用“原谅”,是因为太多人不原谅这一件其实本没有什么错的行为。

最后,就事论事。这件事情本身是一件社会暴力事件,而从法律来说,因为受伤女孩没有达到重伤标准,最多按照寻衅滋事判处5年徒刑(寻衅滋事罪名的争议性按下不表),我们当然愤愤不平,但是如果我们未来调整了处罚办法,社会的暴力事件就能够减少了吗?并不是,经济博弈论告诉我们,提高处罚可以在短期内让逃税的人次减少,甚至会让逃税的人次变多。如果我们希望社会的总体暴力犯罪长期保持下降趋势,应当做的是调整基层治理中的利益结构问题。

——但到那时,我们会面临新的问题。如果这件事发生在非洲或印度,我们可能“见怪不怪”,就因为这件事的恶劣性就在我们身边,我们才会深深地害怕。未来,我们的暴力犯罪会越来越少,但是,下一次再出现暴力犯罪,我们会比以往更加害怕——就像中国民航十余年的安全期让我们真的以为不会出现任何问题,但悲剧还是发生了。

最后。我是男性,我能够做到在生活中,力所能及地保护身边的女性,但也许不够英勇地挡刀,也许这种保护女性的意识仍然是在男性主导的社会建构之上,也许我会拦住那些想要上前帮助的女孩。

至于性别不平等的结构性问题,这是一个更长期的话题,会牵扯到更多的议题进来。希望在未来能和大家继续交流吧。也谢谢各位阅读一个立场、观点、情感、建议、措施并不完全相同的男性观点。另,如果大家希望改变广泛的男性,可以尝试去男性主导的社交软件发帖,如果希望改变身边的几个男性,那就先听听他怎么说,并且下次再发生,继续听听他怎么说。如果边界越清楚,我们就越不可能影响边界另一边的群体。

­­­­­

文末有话说:
一,这期大家的讨论很热烈,出于不同的立场和视角引出许多不一样的看法,还是那句话:希望大家可以倾听到彼此。
二,这期号外发布的时候,我们少见的明确表达了立场,理由是那一刻最应该被共情的是女性,无论是在事件中受到直接伤害的女性,还是在事件发生之后感受到恐惧与愤怒的女性。我们理应看到她们。
三,每一个事件都可能呈现出多个面向,讨论与争议是在所难免的,庆幸的是这次终于没有人站出来骂“煽动性别对立”了。这期也收到感谢和夸赞,也感谢每一位好青年的表达和参与。
四,想问个问题,我们有时候会在对重点语句进行加粗,有时候又会觉得这样反而影响阅读,所以想听听大家的看法,大家可以在最新一期的意见反馈栏里给我们一些呈现上的意见。
五,新的一期这两天就会推送~(另外,由于第八期回顾的回应并不多,我们考虑直接放在Matters留言区啦。

好啦,本期文末的聊天就到这里啦,感谢每一位好青年~

这里是好青年茶话会,我们会每周定期向大家发起一场讨论,并最终呈现给大家。如果你希望加入这场讨论,可以通过点击下方链接订阅我们的邮件,如果你有任何想要讨论的话题,也欢迎分享给我们:

https://www.eSurveysPro.com/Survey.aspx?id=d1adce36-5715-4007-adf5-abec5da35c8c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好青年茶话会“发刊词”:我们是否正在失去公共表达的能力?

第二期回顾:极端女权?“我们不愿也不该被污名所遮蔽”

号外——唐山暴力事件:我们的恐惧与愤怒

3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