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青年茶话会

拒绝盲目,保持表达,我们都是好青年。

好青年茶话会第一期:疫情、上海、未来

上周,好青年茶话会邀请大家来聊聊对于上海防疫、对于整场疫情的一些想法,聊聊你认为的、你理解的“正确答案”?我们很开心,可以能够看到大家参与到这一次的茶话会之中,也期望这些声音,可以被听见——
身在上海的朋友,讲述自己身在“一线”的体验,抢菜、居家……有人不约而同地关注那些被压制的声音,希望人们的呼喊,可以被听见。有人则在宏大叙事以外,更希望关注到具体的人,TA们是环卫工、急需救治的重症病人,又或者这个时代的每一个普通人。有人说,“我只是一个暂时的幸存者”,向现实提出了更多的疑问。以及,还是再次感谢每一位参与到这场讨论的人,很高兴可以听到你们的声音。

一次戛然而止的抢菜经历——来自上海的Jen

­我住在浦西,小区直到4.10才报出阳性病例。说一下我亲历的抢菜难度变化过程:

3月中小区发放出入证,3.23左右小区门口的菜市场到下午我下班买菜的时候明显少了非常多数量和种类,但还是不难买到蔬菜水果肉冻品粮油。3.27宣布浦东次日开始封闭,菜市场的人明显多了起来,居家办公也能看到楼下水饺店门口的队从早排到晚。3.27-3.31这几天少量多次在附近菜市场生鲜店超市买了一些冻品鸡蛋水果熟食,菜市场和生鲜店供应充足但人非常多而且价格每天在涨,超市有早早关门的(我这边的城超盒马分别在3.29和3.31就“因疫情防控原因”闭店了),另一家还开门的超市如同被洗劫过,我只捡到仅剩的一包意面。

以上是线下渠道,线上配送运力早在3月中旬就严重不足,同事小区(浦西普陀)3.14被封控,那时候已经叫不到配送人员了。我3.20那天下的外卖订单从早上10点到下午3点无人接单,所有商家群里也在说骑手不够,之后我有一个前一天下单预约第二天早上送达的配送订单成功了,除此之外再没有成功点到过外卖。3月后半个月上海各个区域的朋友都反映盒马配送非常难抢到,我这边的盒马一开始是抢不到配送,后来有一天突然宣布暂停所有配送仅线下营业,3.27恢复配送(抢不到),3.31直接关店。

浦西封控开始之后,所有线上买菜渠道(叮咚ole奥乐齐麦德龙每日优鲜你能想到的所有超市)都要不无货要不无运力。此时我自己因为囤货比较充足倒也没有特别慌,长宁还有一个专供的渠道菜小睿,在4.4之前也是完全不需要抢就可以买到次日达肉菜套餐的情况。但在4.5之后

(好青年茶话会注:不知何种原因,Jen的这番话到这里戛然而止了,由于ta未留下邮箱,我们亦未能与ta取得联系。期待Jen的后续)


­­躺平,内心不能平!——目前已在家足不出户20多日的卷毛

­近期,在上海的防疫已经成为了一个政治话题,很多事情难以讨论。之所以在网络能够引起大量讨论也是多数人被困在家中,政府事先确实没人提前提醒居民储备物资,网络上的世界也成为“减压阀”的功能。

为什么“上海”这座城市的话题能淹没社交媒体中其他城市的声音呢?大抵是因为这座城市的居民善于利用社交媒体来维护自己的权益,有方法,而其它地区如吉林,青年少、再加上北方或深圳这类话题或许更加敏感。

居家期间我问我的75后母亲:你会将你的情况发在微博吗?她告诉我:不到万不得已不会求助,最多微信群通过朋友来传递。抖音、今日头条又是她最常使用的资讯工具。她反问我:我们这样的情况,知道现在情况是这样了,我们如何去改变这样的环境?我只能回答:在家修身养性,减少单纬度的信息。

2014年起,我们离病毒其实很近,那是非洲的埃博拉病毒。那时看到这类觉得遥远、认为当地做的不到位,现今,才能感同身受,不是同理心不足造成的,现实的到来往往是冲撞而来,来不及去思考。

躺平,不意味着去抱怨。居家躺平,丧失与外部的社交、信息互换,我们不妨去充实自己的内心、在家看历史、保持运动、用笔写下眼前……以及多囤粮…

躺平,内心不能平!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TA们更关注被压制的发声

Hericia——

上海封城到现在为止的演变都让我觉得太魔幻了,尤其是求救的帖子会被举报会被删,举报的人还会自己发帖广而告之。如果微信、微博各个平台上的人都冒着自己账号会被删掉的风险疯狂批评和转发,这些都是在说谎的话,那么我真的不知道什么才是真实的。

我能想象到的,是很多人完全无法借助网络平台发声,甚至还没来得及说什么就已经离开了世界。真的很想问问说闲话甚至会去举报的人,你们真心是一切都以来自官媒的消息为准为真?若真如此,我只能表示发自内心的佩服和敬意。

从疫情开始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至少对我个人而言,让我的失望和无力感丝毫没有消退。我从不认为批评就意味着反党反国家。我看不到纠错的痕迹,我看不到对历史教训的吸取,我看不到以民为本。我能看到的是每个个体被一个个政策支配,能看到网络反映出来的人心的撕裂,能看到公共道德的缺位,能看到个体的无能为力,能看到权责混乱、人人自危,能看到自由和安全被强烈地对立,能看到人命的不值钱。

我不知道这些网络记忆能留存多久,但我希望有些东西可以留在我自己的记忆里。

我不否认国家为防疫付出了很多,但我认为更重要的是在这两年里,一个个个体为身边人和整个社会集体付出的牺牲和努力。

现在坐在火车上的我,虽然只看了两三篇微信号文章和三四个微博,就已经无法做其它的事情了。有想哭的冲动。

若批评不自由,则赞美无意义。

­­

白——

关于清零与共存的话题,我想从两角度进行阐述,一个是本人的亲身经历,另一个则是在各种信息与情报中疏理出来的个人想法。

我的经历从我的健康码突然变成黄码开始。在收到短信前我一直在居家,别说去过哪些风控区域,我连门都懒得出去,然而就算如此,同居出门上班的父母两人都是绿码,而我则成了黄码。我感到非常匪夷所思,于是立刻上网查找了所有关于风控区域和当前城市阳性病人的路线,发现没有一条和我所居住的区域挨边,最近的风控区域也有大概一公里到两公里的距离,小区里也没有密接或次密接人群,就这样一个情况,我莫名变成了黄码──而上面的理由是,防控区域未做核酸的重点人员。

我为此感到非常的生气,而且马上收到连续几个要求去指定区域核酸的短信,我只能一边满口粗话地前去那个所谓的指定区域。那个检测的医院前面早就人山人海,这是个指定只做黄码人员的检测点,我询问了几位在排队的市民,发现长龙几百米的队伍确确实实全都是被标了黄码的人员,里面也不乏对自己黄码原因一头雾水的人,蜿蜒的队伍大家都挤得很近,当日太阳很大,气温也很高,一群黄码的人就挤在一团等候检测,而检测点仅仅只派了一个工作人员执行检测。我捏着鼻子盯着烈日,在人群中挤着三个半小时终于完成了检测,回到家,我连骂人的力气都没有了,我想若我测出阳,绝对是在这个测核酸的过程中阳的。

这件事对比在上海没有饭吃、病没有得治、被强制隔离的人来说,可能微不足道,但当我翻看那些曾经发生的,现在仍在发生,而且未来也依旧会发生的悲剧时,那个被剥夺尊严的愤怒与悲哀与此次我被迫核酸时的情感却是一致的。我觉得我受到了不公正的标识和待遇,但我没有任何渠道得以反馈;我看到了各种“防疫”举措的荒唐与愚蠢,但我没有任何办法得以改变,我甚至连一声不好都没有办法在公域场合说出来。

我只是个任由宰割的鱼肉,所以我非常的愤怒,同时非常的无力。

若问我是否害怕染疫,我的回答是NO,因为我很年轻也打了三针疫苗,所以我并不害怕;若问我是否害怕被发现是阳性,我的回答是,我很害怕,这会给我在医院工作的父母带来很大的麻烦,会给与我同一个小区的邻居们带来很大的麻烦,会给我亲密关系的朋友们带来很大的麻烦,会给我自己带来非常大的麻烦,这才是我的恐惧。

家里人都是医务工作者,所以我一直有持续关注新冠病毒的演变和传播,同时也有关注各个国家的防疫处理,欧美、东亚各国、南亚各国、澳新再到武汉、西安、云南、深圳、香港、吉林、广州……其中的变与不变,我想大家也是有目共睹。我并不是专业的传染病学研究人员,没有办法给出纯粹理性和科学的理论,但我内心始终有一个结论,治疗病痛的根本是保护人,而人的立足除了生命,还要有尊严。

如今中国完全是为了一个虚幻的、抽象的整体利益而牺牲个体利益,所谓的“大局”不过是统治者与掌权者的话术,这样的话术三年来不断通过强大的国家暴力和划一的宣传机构来重复,让民众陷入恐惧、愚昧,最后变得温顺和服从,变成无条件巩固这个霸道政权强化控制的工具。

我可以对着防控办大声反抗,但我真的很难对着被医院下了死命令的父母说“不要那样做”。

如今的“防疫”根本无关一个个鲜活的生命,无关乎一个个灵魂的幸福,只关于每天上报的数字,每天呈现的二维码颜色。“社会面清零”的背后只有“制度的优越性”,面对不断变异演化的病毒只有“赢”,人们将自己的尊严捆绑在宏大的国族宣传之上,任由这个国家机器剥夺和辗轧个体的利益和尊严,看着一轮轮全面核酸的短信,围绕小区一圈的核酸队伍,说实话,我只有绝望。

如果要说我的理想防疫处理方式,那大概只有一点,可以说。可以说问题,可以说困难,可以说不合理,可以说不要,中国的防疫要怎么做,中国公民要可以讨论,可以决定怎么做。

若能如此,我相信这个智障政策不会持续这么久。

­­

“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TA们更关注具体的人

­苌桉——

 今天看到一则微博,评论区是身处外国的朋友们发的照片,一切如疫情之前,岁月静好。在一轮轮疫情面前,隔离、核酸、疫苗这些词都让人十分疲倦。打开微博,一个个具体的人都在告诉大家生活并不是那么美好,但打开浏览器,里面推送的新闻却完全相反,有时候真的在想这些事情存在的意义是什么,政治里面常常强调人民至上,但现在被疫情掌控的生活真的属于人民吗?自疫情开始,就很感叹方方的那句话“时代的一粒灰,落在个人头上就是一座山”,无论清零还是共存,能聚焦到具体的人,关注每一个个体,避免悲剧的发生才是好的政策。

­­Rena——

 抱歉,我不知道标准答案是什么。但我想分享我的一些感受。

 我在松江上学,一个传说中巨适合养老的地方,干净、空旷、绿色植被覆盖率高。疫情突然来临后,学校里的环卫部门停工了。于是,眼看着落叶在行道上铺得越来越多、眼看着荒草漫过半人高的墙头越来越茂盛,眼看着垃圾桶附近溢出的白色塑料饭盒越来越肆无忌惮。我开始醒悟,原来松江的干净并不是自发的啊,它是人不断的清理之后的结果。由此感悟到,系统没有先天的优劣,系统里的人才是维持正常运转的关键。

­­“疫”同凡响——

 现在疫情肆虐,许多医院为了大规模核酸检测都暂停许多科室正常就诊,对更有需要的平民救治拒之门外,导致不必要的悲剧发生。做事得分轻重缓急!疫情虽可怕,但现在更可怕的是这样的人心!希望把每个有需要的病人当自己的家人去对待治疗!别再拿身患重病等待救治的患者不当回事了!

­­书——

 应当首先研究明确现在病毒传播的毒性和特性,由专业人士来判断是否值得为了这个病毒进行如此严厉且长期的“封控”。

 这么多人进行“封控”,政府真的能在“封控”期间保证全部人的生活必需供应么?如果不能,不要说什么牺牲少数保护大众。谁都不应该成为少数,也不能成为少数。都是人命!

­­陆离——

 我始终觉得,在这个巨大车轮滚滚前进的时代里,是需要个体的自由的。

上海这次的疫情防控现状足以看出,我们当下所谓的优越机制已经让个体在这个时代存在的意义消磨殆尽,个体的存在只能被控制,被遵守,被代表。或许上海政府前期的“精准防控”做到了对个体自由的尊重,但如今的疫情大面积爆发,在人们对目前疫情尚未产生科学性的认知的时候,坚持“精准防控”只会令社会产生更多恐慌,从而使个体陷入无尽的恐惧与被欺骗之中。然而一刀切的不分轻重症的隔离又只会造成医疗资源的短缺以及医疗资源的浪费。

 我们可以看到,就目前而来,疫情防控政策所造成的次生灾害远比疫情本身杀害的生命要多。在没有足够条件放开,又做不到对物资进行统筹安排的情况下,我看到的上海存在着既不能中央集权又不能民主自治的滑稽局面。或许上海也只是这个庞大国家的一个缩影,被诟病的上海政府背后又是什么呢?令我痛心和愤怒的是,房间里的大象已经做到了蒙蔽了所有人的眼睛,人们对不科学的防控政策的情绪通通转化为了对新冠病毒疫情的情绪。在世界普遍性“共存”的现在,我们一昧追求清零只会咎由自取,经济的衰退以及外贸的萎缩只会越来越明显,“共存”的趋势是不可抵挡的。现在需要的是让民众对病毒的致死率和严重性产生科学的认识,消除人们对“阳性”的恐惧,然后医疗资源投入到对有基础疾病的重症患者的救治中,而不是进行铁一般的隔离、切断。

 无论什么时代,自由都是宝贵且必需的。


­­“我只是一个暂时的幸存者”——TA们提出了更多的疑问

­嘤嘤杰——

 事实上,我并没有很具体的关注上海疫情,原因也很简单:不敢。

 我明知道那些不可理喻的、出离愤怒的事正在不断上演,我也明知道自己既无可奈何又无法置身其外,“我只是一个暂时的幸存者”,这是我这段时间和朋友聊天最常说到的话。

让我尤其感到如此的一点是,有不少网友对上海坠入这般失控的状态表现出一种嘲讽甚至兴奋,“上海早该封城,活该”此种声音颇具代表性。也就是说,在他们眼里,哪怕是上海,也没有也不应该有超越集权体制的现代化治理模式,其更应该被纳入到“全国一盘棋”之中接受行政指令的调度,更应该退回到前现代社会的治理水平。

很难说我到底感受到了什么,如果说这种荒谬的时刻最终构成了我的生活经验全部,我又该如何抽离出来看这一切?我是否还拥有行动的方案和可能以对抗结构的侵袭?

这都是些很大的问题,但实际上我的生活还布满了很多小问题,村口的路何时解封?停运的快递什么时候恢复?仅是这些问题,已经够我焦虑的了。

­­小k——

疫情中经常在网上见到无助的人的求助,会陷入无能为力的抑郁之中(见得多了甚至有些“免疫”又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冷血),我觉得这已经不能用简单的你不要去看、你远离这些就能平复来解释了,这与每个人息息相关,我怎能回避,我又能回避到哪儿去。但是我始终没能找到一个方式,我要如何面对这一切,荒诞的现在,封闭的将来。

 对我的当下和未来都陷入深深的虚无。

­­小果——

 关于上海疫情,有几点我想表达:

1.首先我想提出,目前世界上的其他国家除了中国,都已将冠状病毒视为普通流感,但中国还是坚持清零政策,原因有哪些?原因也许是为了保护身体素质较弱的老年人,但是在新冠病毒之前,每年秋冬流感高发之际也会有老年人被感染。中国为什么不统计一下每年因流感死亡或感染的人数,而一定要紧紧地追踪新冠病毒感染和死亡的人数,是为了大数据收集公民的个人信息吗。

2.目前清零政策带来的困境很明显,首先是影响每个人的日常生活,每一个普通的人,特别是一些工薪阶层不能正常的去工作,小型个体经营户被迫不能营业,他们因疫情减少的收入谁来承担?其次要求老百姓不能出门,食物只能外卖或等待物资发放,但是网上基本无法抢到菜,物资发放也不够,许多人说自己食物不够可能饿死,发出求救信息。

3.目前上海防控出现的困境已经很明显,普通人无法正常生活,行政系统衔接不畅,防疫工作者工作强度大,有些官员被免职,也出现婴幼儿单独隔离或消杀猫狗等荒谬事件,如果清零政策不变,目前在上海发生的事情也完全可能发生在其它出现疫情的任何一个城市的任何人身上。

4,最后,有一个问题,在公共系统崩溃的情况下,特别是导致生活物资紧缺时,我们普通人有哪些互助或自救的渠道?


­­“我们仿佛身处洪流之中”——TA们想发出自己的声音

­加油——

 疫情防控至今快3年了,我们都很疲惫。我是广州市白云区一名基层工作人员,广州这几天疫情也很严重,特别是广州市白云区。今天,是第三轮核酸检测。从上周五晚上8点半开始,我们没有休息过,在家都要打疫情防控12320电话,每一个都要排查,并落实情况。。。。。。今天卫健委又公布了昨天新增了27人,有21人是白云区的。人数不断增加。全广州市中小学都暂停线下上课。中考体育延迟。。。。。我希望我们广州会转好。

 对于上海市,疫情蔓延这么严重,医疗,人力,物力都缺,不知道会乱成什么样子。看到上面的情况,真的很惨。。。。。。

 对于防控或者躺平,我不知道能说什么,因为认知有限,除了说下上面的心声,并没啥能说了。

­­

雅慧——

 對於我而言,我認爲的,我理解的正確答案是,社會力量層面的民間自組織,是其中不可忽視,正發揮作用的自發成分,而黨政力量作爲抗擊疫情的部分,最重要的是不要壓抑前邊提到的部分,無論這種壓制是否有意~

­­

Lucy——

 对我而言这一场疫情是可怕又无情的,上海存在很多高压且缺乏人情味的政策,导致民间的力量一点点消耗殆尽,但我仍想努力去做一点点小事,哪怕一点点都开心,比如社恐如我,从来没怎么和老人打过交道,白天意外收到一个邻居的消息,告知我她要给楼里的老人订包子,我让家人帮老人送去,我就在中间做信息的传递者,这样既做了一点小事,又不至于有太多的焦虑,希望每个人在黑暗中能找到自己的职责所在,而不是陷入焦躁和沉默,只有一次次微小的努力,才可能去推动政策的改变。我们小区的志愿者和居民的沟通,经过几轮的磨合,目前算是达成了一些共识的,大家也在尽力互相理解。

­­

Noel——

 我们仿佛身处洪流之中,只能看着它流动,不知道它会流去哪里,也无法干涉,只能跟着前进。


­­­­­这里是好青年茶话会,我们会每周定期向大家发起一场讨论,并最终呈现给大家。如果你希望加入这场讨论,可以通过以下链接订阅我们的邮件,这两天我们将会推出第二期——“‘极端女权’已成网络毒瘤?”:

https://www.eSurveysPro.com/Survey.aspx?id=d1adce36-5715-4007-adf5-abec5da35c8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