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ank

單側聽損患者,從此用看的看世界,興趣是寫作與攝影。 文字的世界裡沒有聽損,讓我們勇敢面對自己的心。 (我的網誌都是使用我自己拍攝的照片喔!)

創作-黑色星期天

時間一分一秒走過,滴答滴答,黑衣男子邊看著錶邊彈奏著黑色星期天,一首充滿灰色調染上死亡氣息的曲子,空蕩的房裡就回蕩著如此死絕的氛圍。

時間一分一秒走過,
滴答滴答,
黑衣男子邊看著錶邊彈奏著黑色星期天,
一首充滿灰色調染上死亡氣息的曲子,
空蕩的房裡就回蕩著如此死絕的氛圍。

終於在彈下最後一個音,
時間也走到午夜十二點,
一天的結束也是另一天的開始。

圓往往是個代表完結,
尤其是像句號般的存在,
以一顆子彈為圓心,
在黑衣男子腦袋爆出一個圓,
腦漿、肉末、鮮血濺得周圍到處都是。

「彈完了死亡自殺曲,還不自殺,我幫你。」白衣男子冷漠的說道。
「自殺真的是自己跟自己開的最大玩笑,如果一個人有結束自己的勇氣,
那麼為何不敢挑戰現實呢?」黑衣男子蓋上了鋼琴蓋站起身來。
至於那些腦漿、肉末、鮮血都已不見了。
「人類是我們所無法了解的。」白衣男子收起槍說道。
「嗯!也許吧!不過我不喜歡看到別人自殺,我去搶先一步殺掉那些人好了,
呼!要執行任務去了。」黑衣男子愜意的說道。
「欸!有人規定死神一定要晚上執行任務,然後穿的一身黑嗎?」白衣男子笑道。
「喔!沒有呀!不過這是我的喜好,呵呵。」
嗯!沒錯,這兩個黑白衣男子,都不是人類,是死神。

戴好骷髏項鍊後,黑衣死神準備出發。

「喂!需要帶把傘嗎?你要去的地區,人世的氣象說是雨天。」白衣死神說道。
「不用了,死神又淋不到雨,陰天又不需要雨具,管它是雨天晴天,
是說太陽是感受的到的,不過死神不是魔物,不懼怕太陽,
辦完事情去其它地區來個日光浴也不錯哈哈哈哈!」
黑衣死神邊笑著邊說道然後轉身消失。

黑衣死神工作時總是保持暢快的心情,
他認為人世並不廣闊而人與人太擁擠,
所以他只是來做善事清空間的。

黑衣死神從牆角走出來,
正前方一個男子正在打著電腦上網。
「嘿!你最近辦事辦得很不錯呀!」黑衣死神笑道
「還好。」男子似乎習以為常連頭都沒轉的說道

這名男子叫做耀德,是被死神錯殺的,
那天是下雨天,耀德正趕著去跟女友約會,
不料一時興起的死神決定用雷劈死目標物,
結果耀德剛好匆忙經過被一起劈死了。

在死神的世界是不允許錯殺的,
在一個人死期到時,
或是有人想自殺,死神才能出手,
不管用多殘忍的手段都沒關係,
但就是不能錯殺。

耀德被錯殺後,
自然被死神的神力奇蹟式的被救活了,
可是當他見到死神明白一切後,
一點高興感也沒有,
畢竟沒人喜歡跟死神打交道。

而且他不能說出有關死神的一切,
如果說了就是生命被奪走,
另外他還必須幫忙執行死神任務,
親手結束另一個人的生命,
一般正常人是沒人會喜愛奪走他人生命的耀德也是。

幸好黑衣死神告訴他,
即使不出手,
人的期限一到也會因任何方式死,
不需要自己動手,
只要等到時間到收取靈魂就可以,
只是自己親手殺掉保證不會被其他死神收去就是。

說是這樣說......但每天死那麼多人,
死神其實也不會搶那麼點業績。

聽完黑衣死神的話,
耀德每次就靜靜等待時間到,
然後收取靈魂,
除了幾次遇到社會的人渣才親自動手,
不過這種走到哪都有人死還真是柯南跟金田一的感覺,
這讓耀德不經想到,
該不會這兩部漫畫的作者也被死神錯殺過吧!?

「黑色星期天?」耀德點開音樂撥放器。
「唉呦!不錯嘛你知道我的習慣,不過你敢聽了?」黑衣死神問道。
「對於一個基本上已經死的人,還會害怕死亡音樂也很奇怪。」耀德笑了笑。
「唉呦!別這樣嘛!我也不是故意的,而且人遲早都要死一次,提早感受也沒什麼吧!」
黑衣死神無賴道。
「唉!可是你害我一無所有了。」
耀德指著那張因為雷劈就算整形還是帶著殘破的臉。
也因為如此他的女友跟他分手了,而他的工作也丟了,
現在只能以不見任何人的網路行銷為生。

「別這麼沮喪啦!說個好笑的給你聽,
剛剛我在來的路上,遇到一個失業男子想帶著孩子燒炭自殺,
我就用神力傳了個烤肉的畫面到他腦海,結果他就去抓老鼠烤來吃了,
就這樣放棄自殺的念頭了,你說好不好笑。」黑衣死神邊說邊笑得喘不過氣來。
「你的黑色幽默,真是幽默,以老鼠的生命拯救人類的生命。
不過死神也能傳達畫面讓人產生求生念頭,這不是會被懲處嘛?」耀德好奇問道。
「哈!動物不都是以性命來換取自己性命嘛?哈哈!」
「不,自殺的人不算是完全死期已到,按照規定可以給對方一次生存念頭,
如果對方還是想死那就沒辦法了。」黑衣死神說道。
「幹!你不會早說喔!這樣說不定我就能救回一條人命了。」耀德氣憤的說道。

那天耀德走在街上,
看到有人在大樓上大喊被討債集團盯上,
活不下去要跳樓自殺,
如果那時知道這樣的規定,
或許就能救回那個人了,
人很多時候都需要一點希望的,尤其是在絕望之中。

「有這麼嚴重嗎?」黑衣死神歪著頭看著氣憤的耀德。
「算了,反正現在知道也不遲,以後可以多救幾條人命了。」耀德說。

突然,死神胸前的骷髏項鍊浮了起來,指向東南方。
「哦!有大事發生了,我們去看看。」黑衣死神說道。
耀德雖然不想去,可是心中隱隱覺得不安,所以還是去了。

一到了現場耀德可嚇壞了,因為一棟大廈發生了火警,
這不是別的大廈,而是離耀德而去前女友的家。

「你想進去救人?」黑衣死神問道。
「不是想,是一定要進去救人。」耀德堅定的回答。
「別傻了,該死的一定會死,會活的還是會活,我們不能去改變。」黑衣死神道。
「那麼你怎麼不早告訴我,今天這裡會發生火警?」耀德激動的說。
「唉呀!死期是上層訂的,我們也是當天才會知道,
然後決定等時間到或自行收取靈魂,
況且今天也才剛到呢!每個地區那麼多意外,
我也不會特別一一去看過啦!」黑衣死神微笑回答。
「你這死神實在是……不管了,我還是決定進去救人。」耀德堅決道。
「喂!」黑衣死神阻止不了耀德衝進火場。
「該死要不是不能收回神力,就把他給定住了。」黑衣死神邊追邊碎碎唸。

「喂!你在幹嘛?」黑衣死神驚訝道。
耀德正在把自己的生命力傳給已昏迷的前女友。
「喂!她值得你這樣做嘛?你出事之後,她連關心你都沒有過呢!而且還狠心的離你而去。」黑衣死神說道。
「你根本就不懂,我的愛不是外表的,是靈魂的愛,只要她能夠幸福就夠了,
至於我的幸福根本不重要,畢竟喜歡一個人不就是希望她幸福,不是嗎?」
耀德傳送完生命力後虛弱的說道。
「我犯了戒條對吧?我死後會怎麼樣呢?」耀德問道。
「朋友,說真的我不知道,也許是魂飛魄散,也許是永世靈魂飽受火燒。」
黑衣死神想想這傻小子也陪伴了自己一段時間不經哽咽的說道。
「這樣呀!呵呵陪我最後一程吧!」耀德說道。

耀德揹著前女友往頂樓走,
黑衣死神則是讓週遭的火苗跟突如其來的傷害散去。
到了頂樓還有黑衣死神的守護,基本上算是安全的了,
剩下的就只是靜靜等待雲梯的升起。

在等待的時間中,
耀德輕輕哼著一首歌:
妳說我 有如超人一樣
能在天黑時 帶給妳陽光
妳不懂 因為妳的幸福
天空就算再多暗 仍得依舊趕路
怎麼說也不能有耽誤

其實耀德出事之後,
還是每天來探望前女友,
即使遠遠觀看也好,
就算看到她跟另一個男生很親熱也罷,
只要她能夠幸福就好,
如果他不能給她幸福,
離開也許就是最好的選擇,
現在的犧牲其實也就是他心中覺得唯一能給她的幸福。

看著雲梯越來越近,耀德對著黑衣死神說道。「看著她安全就夠了,帶我走吧!」
黑衣死神不忍看到自己兄弟被懲處,打了個響指呼喚白衣死神帶走耀德,
白衣死神先把耀德的靈魂抽了出來,耀德的肉身則是被死神之火焚燒殆盡。
聽說人在生死邊緣可以看到神鬼,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但是耀德靈魂被帶走前看到前女友微微張開眼流下眼淚。

黑衣死神的骷髏項鍊又浮起來了這次是西北方,
黑衣死神重重的嘆了口氣,就在原地消失了。

時間已經是天亮了,
地點是一個地下室,
裡面有兩具男性死屍跟幾具狗屍,
黑衣死神利用神力瞭解狀況,
就把在場的靈魂都收走了。

黑衣死神心裡想著,
人類可以光明的很光明,
也可以黑暗的很黑暗,
人性真的只是一念天堂一念地獄,
就搖搖頭又消失了。

黑衣死神回到自己的空間後,
很意外的看到耀德跟白衣死神坐在一起,
經過了解後,
原來上面覺得畢竟錯殺耀德算他們的錯,
所以就一事抵一事,
不過還是要懲罰,就是永世當死神。

「嘿!兄弟恭喜你成為真正的死神。」黑衣死神笑道。
「是呀!歡迎你。」白衣死神說道。
「是說表情別這麼嚴肅呀!今天可是星期天耶!黑色星期天,
屬於我們的假日,來打牌吧!」黑衣死神提議道。
「好呀!」耀德跟白衣死神附和著。

他們玩的是抽鬼牌,
玩到最後是耀德輸了拿著鐮刀的死神的鬼牌在他手上。

「呵呵!輸了,不過變成了正牌的死神。」
耀德苦笑著然後輕輕哼著黑色星期天,
黑衣死神打開鋼琴伴奏,
而白衣死神輕輕打著節拍。

這一天是黑色星期天,
黑色星期天。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9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