潛翔員

向內潛探翱翔,潛翔道。 大麻主義導引到萬事萬物,再回到個人內在修行。 「超時代」手記。

《香港自治領(2)》

香港的特殊地位與國際關係來自《中英聯合聲明》、《基本法》以及《美國香港關係法》,在2011年的城邦論已經大書特書,到了現在的2019年,因為美國《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這些關係清晰了,同時也遍地開花。美國隱形之手,具體又立體的出現,高舉美國旗的目的是拉美國入局,這是對付共產黨的唯一方法,也是證明香港是國際城邦的手段。美國旗在這次代表的是他們立國時追求人權與自由的目標,並不是現在的壟斷式資本主義。

能夠在2011年已經看清美國與香港關係的,除了城邦論,我看不到其他人論及這重要的法案,雖然《香港關係法》在1992年已經出現,但從來沒有人提及,這是相當奇怪的,能夠發現這個法案的人,必然對香港與國際的關係非常熟悉。

城邦論除了對香港與國際關係熟悉了解之外,更對香港歷史非常了解,當中有一個論述也令我深切反思的,就是”遺民與難民論”。
遺民指改朝換代後遺留下來的人;難民是指避難來到香港的人,香港是由這兩種人組成的。遺民寄人籬下,處處沈默不敢發聲;難民自私自利,同樣也不會發聲。而這就是香港了。

對香港不熟悉的人,不會了解這些歷史因由的,能夠寫出這兩種人的絕對是十分了解香港歷史的,到了現在這個重要的時刻,我們應靠著遺民對舊朝的懷念轉化為”華夏復興”,依靠難民們的強悍轉化為”勇武抗爭”,但由於雙方實力的懸殊,我們只能採取”流水”的抗爭方式,邊走邊打進行遊擊。

這些想法是經過深思熟慮的,並且是承上啟下,有歷史淵源的,能夠寫出這種策略與戰略的人,是熱愛香港、熟悉香港、想為香港殺出一條血路的。

城邦論中還有一點是十分值得我們思考的,就是”離地中產論”。這裡指香港的那班高級中產(高級服務界),從來不為香港本土著想,有著歐美加拿大的護照,有了退路後路,這是離地的原因,也是他們親中親英美卻反本土的原因,因為香港變成怎樣對他們來說根本不重要。

這些人像不像中共?家人資產在外地,自己卻留在中国大肆破壞,到處搶掠,毫不留情。(城邦論中也有說共產黨是甚麼?幫派/匪徒,因為政權的不穩當、沒有認受性,所以只能四處搶掠,高壓統治,稱為共匪是相當貼切的。)

香港的離地中產又是甚麼呢?這當然包括政府官員以及建制派,同時包括泛民,泛民是甚麼人組成?醫生、律師、教師這群高級服務業,你認為他們服務的是平民老百姓嗎?他們服務的對象全都非富則貴,有權有勢有名有利,加上他們壟斷議席多年,他們其實比自由黨等資本家更建制,但我們卻稱為”泛民主派”。

至於泛民中的社福界與社工呢?他們有了每天150個新移民當”客人”,社會福利源源不盡,建立本土主義就等於自斷米路,否則為何新移民拿綜援會由七年變成一年?因為2013年協助新移民司法覆核的就是支聯會副主席,民主黨中央委員蔡耀昌,這是他們的政府資助同時是”血債票償”的票源。

人們常常說示威者收錢,但這群明目張膽搵笨柒的人,我們卻一次又一次送他們入會議廳,出賣香港本土利益。
他們口說民主,拿取道德光環,卻完全不用負上道德責任,香港人選出這種代議士,香港被出賣是必然的,這源自我們的冷漠、懶惰、愚蠢與善忘。

城邦論是有解決方法的,就是香港普選、香港自治、建立政黨法等,令我們在親中親美以外,還有另一條路,就是本土主義了。

都仲係未屌完,再續。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