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芒果

偏偏選擇芒果。我問芒果有毒麼

活動月度小結|五六月:時間隔開我們,時間連結我們。

發布於
時間在每個人身上流動,水滴石穿,我們驀然回首,發出生命的喟嘆。時間催生社會的變遷,潛移默化,我們俯仰今昔,感受時代的滄桑。因為生活在時間的同一橫截面,共時而處,我們才總在讀應景之作時,共鳴他人與他鄉。因為標記了有季節與月日,周而復始,我們才常紀念前人與舊事,連結與傳承歷史。
3月底的時候發起了社區活動「用詩歌禱告,用詩歌應景」,因為期程太長(3月27日~9月27日,據映昕確認,是馬特市史上持續時間最長的活動XD),決定盡量每個月把它撈出來,做個小總結。
本篇為五月、六月小結文,分享我閱讀參與作品時的收穫 ^^


讀完這兩個月的詩與文,我想到的關鍵字,是時間。

因為時間在每一個人身上流動,水滴石穿,我們才會驀然回首,發出生命的喟嘆。
因為時間醞釀催生社會的變遷,潛移默化,我們才能俯仰今昔,感受時代的滄桑。
因為生活在時間的同一橫截面,共時而處,我們才總在讀應景之作時,共鳴他人與他鄉。
因為標記了時間有季節與月日,周而復始,我們才常紀念前人與舊事,連結與傳承歷史。


雖忘乎故吾,吾有不忘者存

人生總是前行,亦偶爾駐足回望。對於自己的過往,是留戀、是告別、亦或有其他的態度?Mary 與 開掛人生 分享的詩歌,都與這一主題有關。

Mary 依《紅樓夢》海棠社的韻腳,為自種的蝴蝶蘭詠詩。她細膩觀察,在枯而不落的舊花與翩然展翅的新花之間,在大自然迎新而不捨舊的涵容包納中,尋到一種調和「舊我」與「新我」的人生態度。

開掛人生 則分享了一首經典英詩:佛羅斯特的《未走之路》。他分享詩歌在自己心中播下的種子,跨出舒適圈的勇氣。當有一天回首過往,想起那或許決定了自己一生的抉擇,縱然有輕聲喟嘆,亦能感謝過往勇敢地聽從心聲的自己。


@MaryVentura詠蝴蝶蘭,與海棠社同韻

不墜旖旎留昧朵,莫落掊土待黃昏。
每一個成長中的個人,再經歷脫胎換骨,回頭會發現,曾經枯萎的花朵依舊倔強地留在枝頭。看著蝴蝶蘭枯枝上枯萎的花,近旁就是嫩白綻放的花,彷彿振翅高飛的自己也瞭然自己不曾忘的過往。如何不把二者看成衝突,而是能夠共存的美,則是生活的藝術。


@開掛人生 你是否選擇人跡罕至的路?

我將會一邊嘆息一邊敘說,
在某個地方,在很久很久以後;
曾有兩條小路在樹林中分歧,
我選了一條人跡稀少的行走,
結果後來的一切都截然不同。
我不知道那後來的結果如何不同,或許變得更好,或許不如人意,但我會永遠感謝那個有勇氣走上的人跡罕至的自己,以及這一路相伴的美麗風景。


四時之景不同,而樂亦無窮也

人生的巨大斷裂與轉折總是稀少。更多時候,我們處在看似瑣屑恆久的日常。但這些日常中,蘊含著許多不起眼卻重要、溫暖的陪伴。小草 與 開掛人生 的詩歌,帶我們關注花月風雪一點一滴的自然好景,或如樹木般千姿百態、曾在生命中相遇的朋友。

小草續寫宋代禪詩《頌平常心是道》,創作自己的詩歌,寄託自己的心願。在與憂鬱症長久相處的生命中,靜觀春花秋月,夏涼冬雪,在平靜而微小的日子中感到幸福。

開掛人生也自創詩歌,書寫境況風格各異的樹木,譬喻生命中型態各異的朋友。有的風采動人,如色彩斑斕的秋葉;有的頑強堅韌,如不畏逆境的旱林;有的輕盈天真,如陽光躍動的夏木;有的寬厚可靠,如遮風擋雨的樹蔭。


@一支小草剩餘生

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涼風冬有雪。
若無閒事掛心頭,便是人間好時節。
與憂鬱症共處,我需要平常心面對人間,為了一個平靜的人生而禱告,希望年年都有好時節,伴我度過剩餘生。


@開掛人生 《一棵樹一個人》

有的樹木不過是最平凡的存在
你見過它不曾留下印象
但永遠不會忘記
那一場大雨裡
你躲在它樹蔭下
它為你遮風蔽雨那樸實的溫暖
有些人我記得,有些人我遺忘,但無論如此,他們都曾經來過我的生命,所以寫下這首詩來紀念每個來過我生命的他。


也许隔开你我的,不是天涯,只是时间

松子分享了兩首關於女性的詩歌。如果放在上一篇月度小結,似乎是可以與@Lola 的《我们的头发连成一片排着队的云》參照閱讀。Lola在不同時代與地位的女性之間勾連共通的生命經驗,松子則相反,著力寫出女性之間的經歷差異。

造成這些差異的,也許只是時間。《天涯歌女》反寫歌詞,尖銳直白,以諷刺揭露父權社會下怵目驚心的真相。但或許——我們這樣祈禱——時光會站在我們這邊,在下一個百年,時間將隔開一切你曾遭遇的屈辱與誆騙,重塑女性的生命經驗。

但在眼下,造就更複雜差異的遠遠不止是時間。《她可以是他,但又不是》正正揭開,哪怕我們共處此刻,接受同一場雨,我們仍是站在各自的位置、淋濕不同的部位,感知著不同的風雨。


@松子 作为文字的“女诗“

用无耻至极的乐观,妄议下个百年
也许隔开你我的,不是天涯,只是时间
你以为她和她曾站在一起
但每个人都只是精确地
站在各自的角度,接受每一天
落下的雨。她们淋湿在不同的部位


颶風與瘟疫,我們同舟共計

呼應時事的詩歌,在這個社區活動中並不罕見。雖然每個人都處在不同的位置,體驗各自的晴日風雨;但詩歌卻恰恰以精準的力道,打中我們心中的情感,讓我們試圖一同理解遙遠或近處,正在發生的事情。

我以緬甸詩人貌必明的《到處都是》一詩,為緬甸禱告,希望帶來反抗的堅韌的力量。

筆耕則自創篇章,更替成語的字眼,形成雙關意涵,詼諧地書寫8/28台灣公投四大主文及Covid-19疫情。


@食芒果 你派來颶風,而我提起刀子

你派的颶風已經來過
我提起刀子告訴它:「這可是刀啊,刀!」
以上是關於你派來的所有實情。
我想,它代表了一種面對強權時靈活而從容的態度。對方溫和時,堅持信念不為所動(甚至關以人道主義關懷處於權力末梢、被派來給自己捎信的人);而當對方暴烈時,也不憚於提刀直面,自我捍衛。


@閱讀筆耕 同舟共計

上有燃媒之急,氣急供新,然有危急存亡之礁。
下有肺腑之炎,查炎關舍,卻無足額針劑可施。
一方面應應景,一方面也企盼早日脫離疫情陰霾,屆時投票順利,同舟共計大局。


現在他們到哪兒去了?變成了我們身畔永遠的影子

最後的一組詩歌,是關於紀念。

編輯在管管逝世之際,分享了管管詩集《燙一首詩送嘴,趁熱》的四首作品,兩短兩長,分別寫愛情、自我與社會歷史。多樣的選材展現出管管詩歌豐富的面向。在那跳躍、蓬勃、白話而不落俗套的詩歌趣味與形式裡,包裹著真摯又溫柔的性情。

兔子 與 芒果,則在六四32年紀念日分享兩首六四詩。前者是廖偉棠《六月流人歌》,後者是也斯《靜物》。兩首詩的共性,都蘊含有時間推進的結構。偉棠的詩是以日計,六月十三日、六月四日、六月五日,詩人在2005年坐上開往北京的火車,數算著日子對照1989年的悲歌。也斯的詩則是以十年、數十年計,寫抗議的人們曾經平凡的日常、到抗議時的勇敢、決心、真誠與無私,到被鎮壓、被湮滅,再到最後化成了新一代人身畔的陪伴、傳續的種子。歷史並未消失,而是以另一種方式活在我們身上。

而更加久遠的歷史,或許就化為了一個不再只有悲情的節日。筆耕 的紀念即是一個喜悅的例子。他以一首俏皮的端午藏頭詩,書寫節慶儀式,祝福市民們端午節快樂。


@誰說編輯不讀書 管管

情詩是螞蟻呢
不能寫,寫出來
怕螞蟻爬得您周身都是
有點殘忍的,是不?
便宜賣的小小孩!將軍不要的小小孩!政客不要的小小孩!
這些 這些 從槍管裡爬出來的小小孩呀!
都是一顆炸彈小小孩
你們 你們 你們還給我的母親!
請細讀詩裡每一位詩人的生命,這是想念他最好的方式。


@絲絨兔子 六月詩

六月三夜已有野蠻雨
痛毆我的記憶。
謝謝,我並未忘記。
碎鏡般街道,彎刀般鐵軌,
蒙面解差押我,替你罪。
謝謝,我並未忘記,三十二年前。


@食芒果 一首六四詩

現在他們到哪兒去了?
變成一個分水給陌生人喝的人
變成一個為信仰而停止進食的人
變成一個含著眼淚勸告武警的人
變成一個為朋友擋去子彈的人
而他們如今化成桌椅、盆花、書本,伴隨我們左右,歷史植入我們的記憶與身體。或許有朝一日,我們也將成為他們,再為更後來的人開路。


@閱讀筆耕 重五

端本澄源論重五
午正時分立蛋杵
佳餚美味雲梯粽
節扒龍舟亦不俗
愉寄艾草香囊掛
快栽菖蒲把舊除


也許有時,時間將我們分隔,產生代溝與不解,留低錯過的遺憾;

但也有許多時候,時間將我們連結,連結過去的我與今天的我,連結歷史的他們與今天的我們,連結遠方的他們與此處的我們。

茫茫宇宙,時分秒並無差別,時間刻度只是人類建構的玩意,但對於人類文明,卻蘊藏著無盡的情感與意義。



這次的小結,為了主題的聚攏連貫,我沒有放進太多寫在原文之下的評論。大家有興趣的,可以點進各篇文章去看評論裡的小彩蛋 XD 其中,《剩餘生》、《作为文字的“女诗“》這兩篇底下,我還有貼聯想到的其他詩歌。

P.S. 寫著寫著發現Mary發了一篇新的 lol,抱歉,請允許我把它留到下一篇月度總結!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區活動提案|用詩歌禱告,用詩歌應景

活動月度小結|四月:新生、苦痛與悼亡

活動月度小結延期致歉,及一首六四詩

10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