食芒果

出借之後(一)

這個夏日的黃昏泡滿了水。騎車出去,樹木深深地散出青草茶般的味道。有某種熟悉在召喚著我,等等,等等,再想想。是了,那個苦雨的初夏。K園中的蘑菇瘋長,森森的老樹林濕潤而黑。空氣裡的悶潮,總像預示著什麼,讓人不安而期待。有時,也有雨後日光的明亮,會在圖書館屋頂躺著,看夕陽滑落最後一絲金穗,看星辰和纖月升起來。

「一春苦雨不堪辭……」那個夏天很濕,也很多詩,但詩都是挂著水珠兒的,明裡暗裡傳來傳去,都是滴滴答答不盡的夜雨和晝雨……

都過去了,那段太多文字、也太多模糊意味的年歲。鳳凰花正開得熾熱,但我在抵制,不願陷落回憶的沙流中。想到這裡時正好騎出了門,騎到對面的大樓去。

我把期望值壓到最低。

一片片的白躺在平台上,佩戴著右上角的紅,像小學生整整齊齊穿戴制服等家長來領回家。我望了望,便抱回自家的孩子。

石頭落地,是在辨識那抹紅的瞬間——多麽膚淺。當然是不夠的。在門外便忍不住開始翻看,看哪裡是共鳴,哪裡是無感,哪裡是會心一笑,哪裡是鼓勵——而習慣不安的人總是會把所有正面反饋都當作僅僅出於善意鼓勵。

看到《暗湧》的段落被打了一個小小的勾。「它所摹寫愛情中不安挫敗的命定感,甚至不一定是愛情,是對所有心愛之物的患得患失,理想的永難企及,都入木三分。」這裡明明沒有什麼特別的見解。是心縝的文青也知曉這種感受嗎?

突然間卻更明白了,剛才一路上熟悉的是什麼。不只是天氣和空氣,正是這種等待被宣判的心情,而宣判者是你所在意的人。是越美麗的東西我越不可碰,是再睜開兩眼看命運光臨。

又慢慢轉出一份自適的安心。我出借我的一部分,去聆聽聲音,不意卻重新收穫了文字,對文字的信心。原來還是可以使用自己熟稔的方式,去做非面對面的、無聲的交流。無需灰心於自己的社交能力和勇氣。無需按照世人慣用的方式去產生連結。

這種隱秘的快樂就像曾經夢見,在一家早餐店裡無人知曉地偷偷寫一首詩。

2019.05


太難了。這個系列會是一個漸漸老去的少年殘存、偶發的少女心記錄。沒有公共性,沒有好的結構和邏輯,而且因爲我在努力地隱藏、打碼,可能顯得表達模糊,令人困惑。我剛來Matters的時候就想發一系列關於聆聽的内容,但是這個平台過於“十步之内”(人才濟濟),讓我反而覺得把某些東西直接貼過來,充滿“被看見”的風險。只好發一些周邊抒情,努力維護好自己的匿名狀態。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馬上加入全球最高質量華語創作社區,更多精彩文章與討論等著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