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sie

学习写作中📍Vancouver

读书笔记与书摘(二) 《我是猫》

發布於
最近读的书里,最喜欢的事夏目漱石的《我是猫》。第一次读这本书的时候是在小学六年级,在新华书店办了借书证,看到名著书架上还有这样一本可爱的书,淡绿色的封面上一只白笔勾勒的猫咪,书已经被翻得非常旧了。当然,借阅室里每一本书都被翻的非常旧。我满怀期待带着这本书回家,翻了几页,发现并没有什么意思,就没有读完。不过是一个猫眼看世界的故事罢了,那时候的我这么想。

也不知是什么巧合,前阵子又开始读起这本书。读的过程中,很多地方让我忍俊不禁,很多地方让我哈哈大笑,仿佛在听相声,也有不少的猫言猫语,醍醐灌顶,直击我心。这本书的创作背景是日本的明治维新之后,大约1905年。我还是第一次接触到反应二十世纪初日本社会百态的文学作品。作者描述了时代背景下几位性格迥异的读书人。说是性格迥异,其实也算是分别代表了知识分子不同的特征。很多观点放到现在来也毫不过时。别的不说了,就猫的性格这一点,原来老早以前,人们就已经摸透了。不似狗温柔忠厚,猫总是高人一等似得,冷眼看着人类,一副上帝视角的样子。这只无名猫似乎早已参透人世,如果给他一副人类的皮囊,他大概会比其他几位主角都有更大的做为吧。

这部作品里,我最喜欢的角色是迷亭了。主人总是苦调的,空有骨气,本事不足,情商也远远不够。老婆是普普通通的老婆,女儿们教养不怎么好,长得也普普通通,让主人担心她们会嫁不出去。主人自己又满脸麻子,赚钱很少,这家似乎没什么好了——除了他收养了这只猫。寒月就是标准的读书人,认真,踏实,单纯,做着不被人所理解的物理研究工作,被别人叫“磨玻璃球的”也不在意。但他不是个有趣的人,这样的人,任何时代,任何群体里,都一抓一大把。迷亭就不同了。只要有迷亭出现的场景,气氛无一不是轻松愉快的,苦沙弥若是没有这样一位好友,不知生活该多无趣了。迷亭号称是美学家,性格比起其他几位,要洒脱太多了。爱编故事逗别人玩,还总能不被识破——万一被识破,他也有对策。平时像个顽童似得,看起来世俗的不得了——当得知好友寒月要娶实业家女儿时,却坚决反对。他有着自己的坚持与底线,也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样什么都不在意。迷亭对于婚姻的看法也是独特并具有前瞻性的。

作者对于当时的知识分子的习性刻画入木三分,甚至不只是知识分子的特质,而是人性的特质。即便到了现如今,很多生动的吐槽也依然令人忍俊不禁。很多插科打诨的场面里,冷不丁冒出一句值得人思考良久的话,不得不令人感叹大师的水准。

这本书是值得反复细细品味的。


读书笔记

《我是猫》书摘

夏目漱石

缘分这东西真不可思议,假如篱笆上没有破洞,我很可能会饿死在路旁。俗话说得好:“一树之荫,前世之缘。”

如若绘画,皆须摹写自然本身。天上有星辰,地上有露华,空中有飞禽,地面有走兽,池里有金鱼,枯木有寒鸦。大自然乃是一幅活灵活现的画面。’

在赤松林之间点缀出两三层红色的红叶如往昔梦境一般谢落,洗手钵旁边的交替飘落花瓣的红白山茶花也已散尽。

充分了解彼此是爱的第一要义。

人类从利己主义推出的“公平”原理,也许比猫的观念进步,但是,若论人的智慧,却比猫还不如。

无论怎样咬它,都像是用十除以三,永远也除不尽。

凡世间安乐,皆须经由困苦而得。

这世上就是有一种自作多情的人,遇见个眼睛斜视的人,就以为是看上他了。

一言以蔽之,不论是主人、寒月,还是迷亭,都是些太平盛世的逸民,尽管他们像丝瓜一样随风摇曳,却又装得超然物外,其实,他们既有凡心,又有贪欲。竞争之念、好强之心即使在他们的日常谈笑中,也隐约可见其端倪。

我萌生了猫族不该有的侠义之心。

我本以为,天空为覆万物,大地为载万物而存在。——不论怎样喜欢强词夺理的人类,也不会否定这一事实的。那么,若问为了开天辟地,他们人类究竟花费了多大力气,岂不是寸功也不曾有过吗?将并非亲手创造的东西据为己有,是没有道理的吧!据为己有倒也罢了,可有什么理由禁止他类出入呢?人类卖弄小聪明,在这茫茫大地上,筑起围墙,树起木桩,画地为界,据为自己所有。这些所作所为恰如以绳圈天,要求这一片是我的天,那一片是他的天一般可笑。

“强权即是公理。”

所以我如此频繁地出入金田家,说不定纯粹是为了冒这个风险呢。这个问题,待我日后好好思考,待我将猫的思维彻底剖析后,再向你们宣讲吧。

当然,他那满是头皮的脑袋里,宇宙间的最高真理正如火轮般旋转也说不定,但从表面上来看,却是怎么也看不出来的。

这二位是一对结婚还不到一年时,就已经摆脱了繁文缛节束缚的超然物外的夫妻。

铃木藤十郎尽管是金田君的心腹,对于我这个镇守在二尺见方坐垫上的猫大明神,也是奈何不得的。

他深知尽力避免不必要的反抗是最时尚的,无益的争辩,是封建时代的残余。人生的奋斗目标不在于

善辩,而在于行动。只要事情能够按照自己的意愿顺利进展,人生的目标也就达成了。

世上有一种人,一面干着坏事,一面却自以为是正人君子。若这是由于他们自信没有罪孽在身,而如此天真,倒也无妨,然而,他人遭的难总不会因其天真而减少。

正如大自然嫉恨真空一样,人类也是厌恶平等的。

人若不能痛彻骨髓地感知自己是个可怕的坏蛋,就算不上是个饱经磨难的人。不是个饱经磨难的人,终究得不到解脱。

说到底人类的一切研究,都是为了研究自我。所谓天地、山川、日月、星辰,无非是自我的别名。因为没有人能找到不研究自我的研究项目。假如人们能够跳出自我,那么,当他跳出去的刹那间,便失去了自我。而且,研究自我,除了自身,是不会有人为自己做的。即便想研究别人或请别人研究自己,也是不可能实现的。正因如此,自古以来的英雄豪杰无不是靠自己成就的。

镜子既是良好自我感觉的酿造机,同时也是卖弄自己的消毒器。假如怀着浮华与虚荣之念对此明镜之时,再也没有比镜子更能够煽动蠢人的器具了。

若问人生的定义是什么?不是别的,只要说“即是制造不必要的麻烦来折磨自己”,就足够了。

遍观人世间,往往越是无德无能的庸人,越是肆意妄为,削尖脑袋想要爬上不胜任其职的官位,而这种性格,早在孩童时期就已经萌芽了。既然根深蒂固,绝非靠教育和熏陶便可以治愈的,因此趁早断掉此念为好。

正因为他窝囊才说他高尚;正因为他没有能耐才说他高尚;正因为他不耍小聪明才说他高尚的。

不论是人类还是动物,自知之明乃是平生大事。只要有自知之明,人类也可以作为人得到猫的尊敬。

冷漠乃是人类本性,不去掩饰才是正直的人。

人要想进入纯而又纯之境,只有两条路可走,即:艺术和恋爱。

在人生紧要关头,才见滑稽与崇高的巨大反差。

能够透彻把握真理的人,总是被眼前的各种表象所束缚,动不动就把泡沫般的梦幻当作永恒的真实,因此只要说得稍微超然些,便立刻被看作是笑谈。

过去是只要有权势,便可为所欲为的时代,从今往后则是个纵然你有威严的权势也无可奈何的人物辈出的时代了。当今世界已然变成了纵然是殿下还是阁下,都无法肆意妄为地凌驾于他人之上的社会了。说得极端些,如今,当权者权势越大,被压迫者就越感到不舒服,而奋起反抗的时代了。因此,如今与过去不同,是一个出现了正因为是有至高无上的官府才无可奈何的新气象的时代。是过去的人难以置信的事情可以通行无阻的社会。

要分居,一定要分居,天下的夫妻都要分居。从前是同床共枕才是夫妻,但今后,同居的夫妻会被世人看作没有做夫妻的资格。

人是具有个性的动物。消灭个性,其结果便会消灭人类。

我等渴望自由,并得到了自由;得到了自由,却又感到不自由,因而烦恼不已。

看似悠闲的人们,若叩其内心深处,总会听到悲哀的声音。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