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倫西 焦慮小姐

塔羅諮詢|靈性成長|自我覺察|讀書筆記 長年混跡在各類書籍,試圖憶起靈魂藍圖的焦慮的艾倫

醒著做夢:透過催眠,看見「沒有自信」的根本原因

因緣際會下,在 Alvin 的引導中,我完成了催眠初體驗~在與潛意識對話的過程中,我重新與內在小孩接上線,並且因此而有了新的體悟和感動!

某個將睡未睡的深夜,我收到 Alvin 的訊息,希望運用各自的療癒工具來進行一場交換體驗,我幫他抽牌,而他引導我做催眠療癒。當下覺得,也太有趣了吧!當然好!

催眠開始前,我就想好自己想尋找答案的課題:焦慮小姐的焦慮從哪裡來呢?很大一部分來自「沒有價值感」,這種自我價值感的缺失體現在生活的方方面面中——不敢拒絕別人、不敢大聲說話、工作中找不準定位、自我否定、對外表挑惕不滿意⋯⋯等等等。

可以說,我就跟著缺乏穩固自我價值的焦慮共存了大半輩子,可是「沒有價值感」從哪裡來?我總不會天生就缺乏自我價值吧?

我希望透過催眠引導,去探究自己內在批判自我的聲音從哪裡來,如果可以,我期望找到與它對話的管道來療癒自己。

Photo by Cassie Matias on Unsplash

對不起、請原諒我,內在小孩,原來你這麼傷心

隨著引導放鬆身體、下沉到潛意識之後,我首先來到了前公司的辦公室裡。

下班時間已經過了,辦公室裡空無一人,我的主管突然給了我一個大任務,在我發愣的時候,她匆匆忙忙走了。我回到位置上,有點茫然、有點無措、有點不清不楚——嗯?為什麼要做這件事?這件事要怎麼做?我要怎麼樣讓大家都滿意?

這件事做好之後,我會得到大家的認同嗎?

其實公司沒有不好、主管沒有不好,大家對待我可以說是非常友善溫暖,但那個時期的我,總是在尋找自己的定位和價值,並且常常不知道自己何德何能可以與大家並肩同行,我自覺不配得、不值得、看不見自己的價值。

而我認為,看不見自己的價值,就是因為我還不夠好、不夠努力、不夠燃燒殆盡。

在 Alvin 的引導下,我抽離情境變成一個旁觀者,看著幾個月前的自己:黑眼圈沈重、頭發枯黃發白,而且,看起來已經油燈枯盡了。

我忍不住想抓著她的手,跟她說:「現在是下班時間了,你快回家」,「如果真的已經看不到出路了,就離開吧!」

她慢慢收拾起東西,抬頭對我勉強笑了一下。我覺得鼻子很酸,離職前大家看見的是不滿的我、憤怒的我、養病的我,離職後看到的是悠哉的我、從容的我、迷惘的我,可是這一刻,我看見的,是一個被心魔折磨著傷透了心的自己。

對不起,請原諒我,請原諒我一直沒有承認,這一次的離職,我其實這麼地傷心。

謝謝你,內在小孩,幫我記住自己真心的渴望

下一個場景,我來到童年時期的奶奶家,那時候我才十歲左右。

過年期間,我們家、叔叔家、姑姑家的大人小孩全都在一起圍爐。大人開始討論小朋友的成績,問到數學時,媽媽小聲地說:「艾倫考八十幾分。」

忽然,叔叔很大聲、很詫異地說:「八十幾分!」然後,他說:「小文(堂妹)考九十八分都要打屁股了,艾倫真好命啊沒被打!」

所有人都笑了,奶奶笑了、姑姑笑了,我以外的每個孩子都笑了,媽媽很不開心地回頭瞪了我一眼,爸爸假裝什麼事也沒有。

飯後,奶奶帶著我和堂妹出去拜年,鄰居看到我時笑著我,哎呀,這小女生長得真好看。但奶奶國台語交雜地回道:「這個很醜啦!又矮又醜,後面那麼(指著堂妹小文)可漂亮了,那個鳳眼很好看!」

為此我深深感到委屈、憤恨、丟臉、沒面子,而且十歲的我知道,即使告訴爸媽奶奶當著鄰居的面這樣說,他們也會像在飯桌上一樣,不是假裝沒事,就是把錯怪在我身上。甚至,我有一點恐懼,因為媽媽可能會覺得我丟了她的臉,我回去又要挨罵了。

我渴望被無條件地保護著,我誠心希望即使自己不是出色的孩子,我仍然會愛著我,別人也會因此而愛我。

Alvin 引導我以成年的身份回到現場,跟年幼的自己互動交談。小艾倫回頭看了我一眼,那眼神裡面充滿想被保護的渴望,我走過去牽著她的手,摸了摸她的頭,她默默靠著我的肩膀。

我的鼻子又酸了,聯想到自己的爭強好勝、玻璃心,用扛責任、揹目標的方式不斷尋找認同,以及自己總是對外表沒有自信(我甚至曾經照著鏡子被自己醜哭,非常浮誇),原來根都在這裡,都在這一個晚上。

沒有說話,我從背後抱住了小艾倫,用保護的姿態擁抱著她,而她也抓住了我的手臂,慢慢露出了笑容。

謝謝你,內在小孩,謝謝你讓我看見創傷背後真心的渴望:我不完美,也不需要完美,因為最終我會等到自己來愛自己。

艾倫,你知道嗎?我很愛你

- 我愛你,你知道嗎?
- 我知道,我也愛你。

旅程的最後,Alvin 帶我看了內在心像和內在智慧。

我在鏡子前面投影出的自己,是一個無底無盡的黑色旋渦,裡面閃著點點星光。

這個黑洞話很少(笑)更多時候我感知到的是它對我迷之微笑,再三追問之後,它對著我說:你是通道,我很喜歡你,好好呼吸,你就能感受到流動

通道,能量療癒常常會說到,療癒者是以肉身作為管道,連結天地能量來療癒對方——不是我在療癒對方,而是一個更大、更超然的存有,以我做為容器來行使療癒的工作。

「如是滅度無量無數無邊眾生。實無眾生而滅度者。」
——《金剛經》第三品

《金剛經》第三品的重要釋義,即是闡述何謂「若有相,則非菩薩」,因為人生是一場靈魂的遊戲,人受苦是真實卻虛假的,所以治療也是虛假的,真正的超脫是脫離實相,因此真正的菩薩(療癒者、治療者)是沒有物質實相的。

療癒發生在物質實相界,它會讓我們好過一些,好創造空間去玩些別的遊戲,體驗不同的情緒,但終極的療癒是超脫,超脫就是擺脫了業力的法則、回到宇宙的源頭——換言之,超脫就是把遊戲結束,我們回歸到真正的自己。

這真是一個有智慧的黑洞 XDD

我的內在智慧則是一個脖子上掛著蛇的老奶奶,她給予的建議就是:「想做什麼就去做,你只要清楚你想要什麼或不想要什麼,就可以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然後,雖然我很怕蛇,去動物園爬蟲館都會哭著出來的那種怕,但她還是送給我一條小蛇(並且不斷把脖子上的那條蛇督到我面前要我看,噢,這該死的豁達的智慧)。

這條蛇會讓我想起昆達里尼中沈睡在脊椎底部的那條蛇。和昆達里尼的蛇一樣,這條小蛇是「活著的意志」,真的很抽象,有點像是拙火,當我們根植在大地活著的時候,就不需要擔心沒有行使自由意志的方法,因為「活」的意志會幫助我們把自己活出來。

要怎麼去啟動活著的意志?只要能夠沉下心來深呼吸,一直呼吸,並且真正知道自己在呼吸,我們就能自如地活動脊椎,並感受能量的上下移動,而這就是「活在這一刻」的極致的展現。

好,一言以概括這個 part:呼吸,直到我能感受到自己正在呼吸。

真正的「把自己愛滿」有時候非常簡單,就是觀照著呼吸的一進一出,了解到自己此時此刻竟如此圓滿地存在著。

滋養內在小孩:對不起、請原諒我、謝謝你、我愛你

催眠當下確實受到很多啟發,但因為催眠治療會進入到深層的放鬆狀態,所以有些片段帶著如夢一般的恍惚感。

整理和感受了將近一週,我才完整地梳理出許多感悟和想法,而這些感悟其實過去我都曾經學過或看書讀到過,但催眠體驗最大的幫助是:我在一個很安全、有人看顧的狀況下,深深進入自己的潛意識,並且體驗這些感悟的發生。

最重要的學習是[滋養內在小孩]。我跟小艾倫連結不太穩定,所以學到透過冥想去陪內在小孩玩時,常常滿頭問號,透過這一次的催眠治療,我才第一次深深體驗到「擁抱她、陪她玩、跟她一起笑」,以及和她的失落、悲傷感覺到共振。

身體也屬於內在小孩的一部分,如果內在小孩沒有得到足夠的滋養,身體也會莫名地難以吸收養分成長茁壯。與小艾倫連結了幾次之後,我開始發現自己越來越容易餓,體重也上升得越來越快(別打我,我是個 BMI 低於 16 的人 QAQ 增重才是我的重要議題)。

跟體重一起上升的還有瑜伽練習的進展,沒有很神奇地一下就能倒立或一字馬,可是在許多體位法上,我可以做得更深入、更接近完成式一點,也可以在呼吸之間感受到脊椎的活動。

活著的意志,我很喜歡這個禮物:

堅定地在大地上紮根,並持續向世界說出「Yes,I AM」,是的,我是,我是我的一切念頭、情緒、想法,我是我以外的一切念頭、情緒、想法,我也是我身體的細胞、骨骼、血肉,我更是我身體以外一切物質的細胞、骨骼、血肉。

當我與內在小孩共振時,我也感受到自己與世界萬物共振合一,過去、未來、現在,以催眠體驗為分界點,我學習著與自己同在、與世界同在。


🌿 Alvin 的臉書專頁在這裡,目前催眠個案開放預約中喔!

🌿 如果你想更了解催眠,可以閱讀這些資料和我的摘要筆記:
催眠治療,跟你想的不一樣 ▶️ 催眠進入潛意識的狀態中,呈現的記憶不一定是「真正的事實」喔!你可以把它當作是一個「潛意識想給你看的電影」,從中抓取故事的主旨

成功的催眠?! —催眠師欣柔的反思與所得 ▶️ 從來就不是催眠師在催眠任何人,而是你在催眠自己,所有的催眠都是自我催眠,你全然地允許催眠發生時,它才會發生


到哪裡尋找艾倫?
Facebook Fanpage | 焦慮小姐艾倫西
Instagram|@missanxiety_ellenc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催眠心得

催眠的迷思:真的像電影演的那樣詭異嗎?

愛自己從內在小孩清理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