晗羽_

藝術干货 艺术評論 生活美學 作為一個藝術的旁觀者和观察者,活在當下觀自在。 based in Shenzhen & London

那些被命名為Untitled’的藝術作品到底在表達什麼?

(edited)
Untitled — ‘無題’作為作品的標題有何意義?

天價的鬼畫符和曼哈頓女人的這些作品有什麼共同點?它們都是沒有標題的藝術品。或者更確切地說,它們都有相同的標題:“Untitled”——“無標題”

喜歡去看展的朋友可以發現,這是一個非常有趣的現象。為什麼會有叫無標題的作品?這些藝術作品是否真的需要一個署名?對於這個備受爭議的話題,畢加索就曾堅稱他不知道如何給他的作品命名。多年之後,儘管他的很多作品都是被畫廊主和經銷商命名的,但畢加索更喜歡讓作品為自己說話。他曾經說過:“說到底,解釋有什麼用呢?畫家只有一種語言。”對於畢加索和許多其他藝術家來說,這種語言是視覺的

辛迪·谢尔曼 无题电影仍然 #21, 1977 萨奇画廊

攝影師辛迪·謝爾曼(Cindy Sherman)可能最出名的是她的攝影系列,名為——未整理的電影劇照。這是一系列她自己冒充的黑白照片,它們看起來像是直接從20世紀50年代和60年代的冬青木電影佈景中拍攝的劇照。在這裏,這些電影的“無題”性質仍然很重要。謝爾曼的目標是在這些肖像畫上達到一定程度的模糊性。她不希望這些事任何具體的東西,或任何可識別的電影角色。她希望這些照片能夠表達電影中女性的通用,陳詞濫調的代表性,以突出這些角色的一維性和可互換性

费利克斯·冈萨雷斯-托雷斯 “无题”(最后的曙光),1993 苏富比:当代艺术日拍

另一個故意使用“無題”作為藝術標題的例子是藝術家——費里克斯·岡薩雷斯·托雷斯(Felix gonzales Torres)。他的許多作品都是“無題”的,後面跟著括號裡的詩句。例如無題(完美的戀人)無題(槍殺)無題(最後的光)。在所有這些作品中,括號中的標題都是象徵性的,並未觀眾提供了這些藝術品所代表的線索。




但歷史上許多的藝術作品都沒有傳統的或描述性的標題,據說這部分是因為19世紀之前的許多藝術來自肖像,宗教,神話或文學傳統的主題。在18世紀之前,大多數畫作也沒有標題。然而,因為藝術市場的公共藝術展覽的逐步發展,以及報紙的批評,讓藝術家發現給他們的作品命名是有利的,因為名字可以代表一個符號,讓人更有印象,可以更好的對號入座,就像取一個好記且令人印象深刻的人名一樣。

這裏有一個有趣的例子,一個畫家叫茱迪,某一天帶著她的自畫像送到畫廊,為了方便整理,畫廊會給藝術家的作品一個命名,比如說 ——茱迪

過了幾個月,茱迪接到畫廊的電話,電話裡說:


“ 一個客人對你的一幅畫感興趣 ”。

哪一個?

“那個坐在籐椅上的女孩”,

喔,你說茱迪?

“喔,god,你能形容的再細節一點麼”?

嗯,她是個女孩,頭髮很長。

“你能發給我一張照片麼”?


於是郵件收到了,這幅畫不是叫茱迪,而是一副茱迪畫的畫。




當畫廊與藝術家保持聯繫時,他們可以整理出標題,但是當他們失去聯繫時,最賤的解決方案就是將其命名為“無題”。或者從作品中找出相應的明顯特徵。比如說,馬蒂斯的一副畫作被稱為“鼻子上有綠色條紋的女人”。這幅畫上的女人其實是馬蒂斯的夫人,最後的名字也擇其特點之一,命名為《綠色條紋的馬蒂斯夫人》。


马蒂斯 带绿色条纹的马蒂斯夫人像,1905 丹麦国家美术馆

標題很重要,因為它們會影響我們思考和背景化我們所看到的內容。也許所有這些畫作都是為了描繪入口、門戶和門口。

一个经常这样做的艺术家Clyfford Still,有很多无标题的系列作品。由于他的作品几乎都是色块的构成和拼接,所以在没有标题的情况下,可以令观众更专注于颜色和构图本身。

無題,1971 克里福特·斯蒂尔 美國

你可能會認為它只是集中顏色色塊拼接構成,在中間隨機劃分。或者你可能會把它看作是一個貧瘠的,荒涼的山脈,亦或是你可以從情感和哲學的角度來看待它。或許它也象徵著一些黑暗和令人沮喪的東西,如地獄的煉火或者死亡。

實際上,以“無題”為標題的作品不僅僅限於繪畫藝術,也有裝置和影像。藝術家羅伯特·莫里斯以極簡主義的創作方式,用鏡子作為媒介製作鏡面立方體,去建立一種人的意識空間

羅伯特·莫里斯 無題,1965 (重建與 1971) 倫敦泰特美術館

除了圖像的極簡主義性質之外,這件作品如此開放的原因之一是它沒有標題。藝術家選擇不告訴我們它是什麼,或者他到底在想什麼。在這種情況下,標題或者缺少標題,使我們能夠站在觀者的方式查看它,並讓我們建立自己的背景和與它連接。莫里斯說:“當觀眾在四個立方體周圍走動時,它們的鏡面會在畫廊和觀眾之間產生複雜多變的互動。他說:“一個人意識到自己的身體的同時,他也會進入到這件作品的「情境」中”。

為什麼他會選擇無標題的為作品的標題呢?你可能會問。很難肯定地說,也許他在妄自嘲笑地嘲笑現代藝術?也許他只是讓你注意標題,這是他吸引你的方式?或者,也許他所代表的這些作品可以是微妙而平凡 的,同時也可以代表強大而具體的想法。

在一個由機構塑造並由語言驅動的藝術世界中,耶澤爾指出,即使是沒有標題的作品也能伴隨著一整面牆的描述性文字,以及一頁又一頁的學術批評和寫作。

語言——似乎真的是不可避免麼?

馬賽爾·杜尚曾說:標題是一種無形的顏色——它是一種顏色,無論好壞,即使是令人人稱道的藝術品,它也會在某一部分觀眾面前變得搖擺不定。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