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cus

不平而不悲观,长抗战而亦自卫。

关于消逝与逃逸

發布於

*

除血缘纽带之外而产生感情是从“相似性”开始的。由情感牵连的个体,有如相互纠缠、退相干的量子,对彼此的信息量掌握得越多,了解程度越精细,相互间的涉及和纠缠就越增加。情感的纠缠产生了巨大能量,导致了必然的熵增,也意味着的失控和混乱,甚至整个关系系统注定走向无序的结局。

为了不产生纠缠,人与人不去相互观测,所谓“自由”,也所谓保留未来的可能性。但不去相互观测,也许也意味着就不存在于彼此的世界。

所以,人与人之间的情感是注定会消逝的吗?


*

据某些佛教理论说,人在死前会重新播放一遍一生经历过的事情。

想象倒序经历的人生,时间形成逆流。用过去的自己不曾了解过的、却也无论如何都无法再改变的视角,重新观看生命的历史,重新体会、参与、感受已经写好结局的人生。那时候应当如何面对、理解,甚至企图创造这个过程呢?在无法唤醒过去自己的时空里,又将得到何种新的启示呢?

逆行的时间或许短暂,或许漫长。常规的尺度消失了。

生命在死亡中形成的闭环,就像麦克斯韦妖每次做功前的消除和遗忘,然后投入新的轮回。永无止境的轮回是更高层面的秩序,也就是说,"我们在消耗秩序,造成无序,我们靠增加宇宙的无序度为生。正因为宇宙诞生在一个高度有序的状态,我们才能够存在。”

每次的消除和遗忘本身也在产生熵。那最终真正能够逃逸循环往复的“无序-有序”、逃逸被刻留在洞穴墙壁上信息的,就真的只有熵了吗?


*

“我认为还有另一类事件同样不属于因果链:意志行为。自由意志是一种奇迹,当我们作出一个真正的选择,就会带来一个无法归结为物理定律在起作用的结果。跟宇宙诞生一样,每个意志行为都是第一动因。”

我想之前我没有很好的理解所谓的“自由意志”。科学通过无穷尽的理性的观测和实验探索世界,人与人通过纠缠相互想念、彼此想象。陷入因果解释思考的本身就无法逃出熵增的规则。

但如果人不是用眼睛去“看见”,不用大脑去“思考”,而是用心去“感应”呢?如同麦克斯韦说,“能量的耗散取决于人们的认知”。通过非理性的、直觉性的感应,是否就能打破物理世界轮回的秩序和规则了呢?

那么,什么是认知,什么是感应?

如果在人与人的情感中能学会感知,消逝便不会是注定的结局。无论感情是热烈的、兴奋的或平静的、淡然的,无论在身旁在远方,结局大概都会是,永恒。可能。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