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间里的大象探测器

发现大象

分离主义是否可以解决社会极化?

如果在一个社会中,存在着很庞大的观点对立,我们是不是应该提供条件给不同想法的人建立自己的社区,并拥有自己的主权?

魁北克在独立公投中,有49%的人认同脱离加拿大联邦,而反对独立派以51%的得票险胜。尽管从民主制度上说,51%的人拥有决定权是非常正当的,但是一个更好的社会应该尽可能提供资源给不同的人实践他们的理念,这不应该是一个赢家通吃的游戏。

我赞成更细粒度的主权,主权意味着对“全体国民”的立法和统治,也是不同势力在议会里竞相角逐的对象。因此民主制度只是一个游戏规则,用来确定谁是赢家,但它不能保证小众意见不会被压迫。因此为了减少压迫,应当让一个区域的人的意见,不会出现明显的极化。那么如果魁北克可以被划分为两个区域,分别给想要独立主权的人,和继续让渡主权给联邦的人分别践行自己的主权,那么这种极化就会消失,两个区域的人都可以过上他们偏好的生活,社会凝聚力也会提高。

同样的,保守基督徒是不是应该有权利拥有他们的区域主权,以让他们的立法满足区域内的多数人需求?文化女性主义所向往的女同社区,虽然被很多人反对,但是我认为这种取向并没有对错之分,他们是不是也应该有权利去建造一个自己喜爱的社会?人的这些不同倾向都是基于主观的直觉,并没有对错之分。而只有当各方都想争夺更大的主权时,会把自己的意见压在对方头上,而产生冲突。

这个听起来和种族隔离政策可能很相像,但是实际上是不同的。这不是政府用强制力量去让人隔离,而是形成一种社会共识,给想要建立自己主权的群体更多资源的支持,例如土地资源等。在建立了不同的社区之后,社区间的迁徙也必须是自由的,这样一个人才可以去选择自己喜欢的社区。这样的文化实际上表达了对不同观点的尊重,并不是让某个族群屈从于其他族群的隔离政策。

美国右派白人会想,2050年白人在美国就会完全失掉多数地位,民主制度也不能确保他们所想象的“民族价值观”可以存续。那么我们现在让他们做一个选择,你是想注定失去对一个国家的控制而仍然要争取把自己的意见压在别人头上,还是选择居住在一个你可以控制的州?我认为理性的选择是显然的,他们应该选择群居在一个他们感觉舒适的地方,而其他的如疆域版图之类的,又有什么重要的呢?但是当前囊括整个联邦的主权,对他们的自主决策是一种压抑,而他们的自决只有拆分主权才能实现。

有观点认为区域隔离会加剧人们的不理解,而让极端思想加剧,我认为这点是存疑的。首先任何违反人权的行为本身,都应当受到谴责和制止,有主权不代表一个区域可以设置法西斯的法律。即使一个人生活在一个异乡,他的基本人权和迁徙的能力也不应当被侵犯。其次是不同的社区其实表达了不同的文化,一个个人可以去体验不同社区的文化,最终选择一个自己喜欢的社区,这种“和而不同”和“文化马赛克”的世界,应当是比对立和极化的世界更有吸引力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