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君觀察

每天都在觀察城市和藝文事情。 目前就讀於臺灣大學建築與城鄉研究,荷蘭萊頓大學亞洲研究-文化襲產研究。 經營「怡君觀察」網站。 Instagram:@elcaaaaaaa

少女觀點的反烏托邦文學 -讀李琴峰《彼岸花盛開之島》

有人認為李琴峰架構了一個烏托邦,有人認為這是女同志書寫,我卻認為這是一部「少女觀點的反烏托邦文學」,柔嫩地拒絕規則,即便脆弱,也要做出自己認為正確的選擇。

獲日本芥川獎的作品《彼岸花盛開之島》,終於由作者親自翻譯為中文版,在臺灣出版了!

故事從一個漂流到小島的白衣少女說起,這座小島開滿了彼岸花,島民純樸,沒有家庭結構,島人們共同扶養孩子,歷史與政治都由女人掌管,甚至流傳著一種「女語」,只有女人可以學習。白衣少女「宇実」和島上少女「游娜」在島上漸漸發展出情愫,而男孩拓慈只能偷偷學習女語,並且渴望著只有女人才能擁有的職位,面對島上的規則和自己的疑惑,少女們會做出什麼樣的選擇呢?

有人認為李琴峰架構了一個烏托邦,有人認為這是女同志書寫,我卻認為這是一部「少女觀點的反烏托邦文學」,柔嫩地拒絕規則,即便脆弱,也要做出自己認為正確的選擇。

一、     少女的脆弱與偏執

兩位少女在小島上相遇,一個文靜多慮、一個開朗天真,雖然兩人所在的時空不是現在,但他們所面對的問題,跟今天萬千少女的煩惱相同:「我會被這個社會接受嗎?」以及「我想成為什麼?」

這樣的問題往往在社會化的過程中,會漸漸被消滅,或長成更具體的疑惑,但回想少女時代的我,在密密麻麻的筆記本裡寫下的,也大約是這樣的命題。

我認為這部小說之所以可以成功召喚出柔嫩的少女感,是因為小說中充滿細節,例如少女會因為他人的眼神而懷疑自己、少女會因為一句承諾而顫動,少女會藏不住說謊……。正是因為少女們看待世界與規則的眼光如此柔嫩,所以做得出單純的決定-即便知道殘酷的歷史,仍然選擇要將禁止的故事跟拓慈說,因為「大乃呂也不知道什麼是對、什麼是錯,卻還是選擇做自己認為對的事,讓宇実在〔島〕上住下來了。既然如此,我們也該做出我們認為正確的選擇。」

這樣的思路,如果由一個成年人說出來,未免顯得有點幼稚,但由一個少女表達出來,卻很自然,而且正因為她的脆弱而充滿力量。試想,她明知道背叛規則會被懲罰,仍選擇不順從,選擇相信自己,需要多大的勇氣。

二、     這個世界沒有烏托邦

在這部小說裡,有兩個烏托邦,一個是與世無爭的小島本身,一個是島民們相信的天堂「仁良伊加奈伊」。

「島」由女人統治,沒有打打殺殺,成年就免費配給房屋,懷孕的女人可以自由選擇生產或墮胎,嬰兒也由團體共同扶養,成人可以自由領養孩童。這樣的島簡直是女性的天堂!然而,對於男人而言呢?書裡對於男性的描寫較少,唯一形象鮮明的少年拓慈,他被禁止學習女語,也被禁止成為只有女性可以知道的歷史。這座島對於拓慈而言,顯然並非烏托邦。

「仁良伊加奈伊」則是傳說中的地方,島人們從那裡帶回豐沛的禮物,也相信死後的人會去到那裏享受榮華富貴。然而,小書的最後揭露了仁良伊加奈伊只是交易的地方,正式承認了烏托邦是虛幻的。

不論是島或是仁良伊加奈伊,兩者都不是完滿的天堂,那只是一個讓人心懷期待的概念,無法真實存在於人間。

_

李琴峰(2022),《彼岸花盛開之島》,台北:聯合文學。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