瞬恆

《雋流夢居》-- 瞬恆有一個夢,想看透世界的風景,旅途是雅致的畫,記憶是雋永的詩。漂泊在流動的世界,走倦了,忘了歸路,但我卻信,瞬恆會找到心靈的夢居

驟晴驟雨 人生聚散 — Photo Day

驟晴驟雨,人來人往,所有東西都無聲無息走到最後一步,自己從不察覺,沒有感觸,正正是長大的證據。
原文寫於2019年5月5日。

三月份向來陰晴不定。香港的大學有一個傳統:準畢業生會跟書院、學系拍畢業照,所以我們會有各式各樣的Photo Day。明明尚未畢業,就要穿起畢業袍,戴起畢業帽,感覺怪怪的。明明快將畢業,即將踏入社會,但其實沒有畢業的意識,我感覺只是由一個小場景換上大銀幕。人際互動會越來越複雜,我們要不斷累積知識和技能,趕上社會的步伐。Photo Day是大學生涯的紀念日,大學人際的果實,懂得多少,交往多少,發展多少,就有相應的回報。我偏偏沒有著重它的來到,反倒視之為一種儀式,只求舉止得當,保存面子。這一天我沒有灌注太多的情感,反而多了半分計劃和小心。

穿上厚厚的畢業袍,拿起畢業公仔和花束,這是一個準畢業生標準的Photo Day造型,我還是不太適應這個打扮。Photo Day於11:00開始,這裡場地不大,波波橋交錯放置在小道兩旁,準畢業生們在此閃閃發亮。這四年來經歷很多,都不知在這裏度過多少個無眠夜,遇到困難幸好有這麽一個歸宿,讓我有家可歸,重新上路。

最早到的是我的書院朋友們,他們是性格可愛的一群。再來的是同系同學,他們都是學富五車的朋友。最後是我的中學同學們,他們好像沒有什麽改變,改變的多可能是我。

回想Year 1的時候,真的很不習慣這裏的校園環境,OCamp認識的朋友們,只是因機緣巧合而在一起。的確我們也有很多re-u,曾有奢望能一起走下去,可是人各有志,經歷過新一輪OCamp的洗禮後,大家都找到自己的組老公老婆、組仔女,一年人事幾番新。回想起來,其實我們並沒有深入交流過,自己當時也很幼稚,人情世故一概不知。在Year 2的時候便各散東西了。那年沒有學到什麽,大部分時間都獨自留在宿舍裏,看著書本、電影和電視劇,那時候還沒有發展自己的興趣。這是承接著高壓的公開考試後,自我休息的一年,更準確一點,是迷失的一年。

在Year 2的時候,理應是最旺盛的一年,我已熟悉大學環境,更懂分配時間。過了那個大開眼界的交流之旅後,以爲自己見識豐富了,長大了,要讓自己變得更外向一點,鼓勵自己參加更多的活動。呵呵,殊不知,與預期中有很大的差別。在學業真的遇到很大的困難,沒有底子下,要理解和記下大量新知識,苦不堪言,學習方法不當,不明白知識的意義,換來的是成績的下滑。後來我發現,自己花了一些不該花的時間,和一些興趣、志向不和的人,放再多的心力也是徒然,那種感覺真不好受;一些不確定的事情,卻妄想得到,把它們一步一步拉過來,何必這麽固執。自此,自己變得謹慎了,人情世故更懂多一點點。爲了彌補那份存在感,我積極參加課外活動,提升自己的能力,擴展自己的人脈。那真的是大開眼界,在外地獨立一人生存,發現生活的多姿多彩,原來人人都有自己的獨特性。每次活動都能認識新朋友,人的社交圈子一下子大了很多,原來友情是多麽矜貴。這是最豐盛的一年,人變得開放了,探索的欲望是最强的。

在Year3的時候,感受最强烈的是存在感的缺失,這年來回又折返,感受特別多。自外地回來後,感覺自己有海外經驗,英語能力進步,人的膽子大了,可是待人處事還是有進步空間吧。在學期開始後,為了找尋朋友,我不斷投入board game的世界,也試過通霄玩樂,結果認識了很多短暫的朋友,原來只要共同利益消失,關係就會煙消雲散。我把在外地喝酒的習慣帶回香港,每逢星期五便到諾士佛臺,一醉解千愁,到海旁吹吹風,聽聽busking,完全想把生活的不如意事情拋諸腦後。那時候補習只是為逃避現實,賺錢享樂,找不到定位,結果不斷浪費時間、精力和金錢。Best Friend一詞很難定義。中學同學嗎?不好意思,最佳時機已經錯過了,能維持原狀都已經不錯。大學同學嗎?大家相處時間有限,不能好好深入理解對方。intern?同事?說笑而已,少一點紛爭已經不錯。反反覆覆,還是自己一個,說最好的知己,真的沒有,可能一直都是一個人吧。學業如故,可能真的是自己能力所限,這科所訓練的並不是我擅長的,也不是我喜歡的,若再來一遍,我或許會選更適合自己的學科。是時候想想前路了,sem2一直在找intern機會,在麻煩教授幫忙下,我得到了不少實習機會,可為我的前途帶來改變。我並不喜歡單調乏味的工作,如果工作環境多元化,能與不同背景的人接觸,便能大大提升自己的知識和解難能力。我也慢慢體會到上司下屬,同事之間的關係,做事方式,領導能力於職場的重要性。在暑假時去了印度,果真,印度人做事緩慢,負責單位也不是好機構,不少人忍受不了便中途離開了,我好歹留下來,印度這個有趣的國家當然要好好探索。在印度,我學會了如何和“老闆”交流,管理團隊,在其他人忍受不了生活和工作環境時,冷靜應對,試圖了解不同人的利益瓜葛;social need是我放得很低的priority,我體會到只要一個人有能力,品格好,易相處,朋友自然會來。印度自由行是頗危險的,能夠抵住高溫,探索四色城,拜訪恆河和各大古堡,中途還在黃金城喪失“黃金"。經歷種種,人更獨立了,學會活出自己的人生,找到自己的方向,不用再失眠了,存在感是屬於自己的,這是我大學最珍貴的收穫。

時日如飛,轉眼間已來到Final Year,最大的得著便是如何規劃自己的工作與人生。一從印度回來便是ocamp,其實當時已沒有什麼動力發展新關係,我已看盡ocamp的人情冷暖。作為大學生活的開首,omate是第一群認識的夥伴,合不合得來看運氣,ocamp所宣揚的信息並不能準確反映大學生活,chur盡的模式亦未必適合所有人,所以ocamp最重要的是學習與人相處,看到自己的優缺點。開學如故,我也慢慢妥協了身邊的事物,凡事強求沒有好結果,學業如是,感情如是,友情如是。開學沒多久,我又找到part time。這裡學到的東西有很多,我能真正接觸到部門的日常運作,且在同事的飯局中學了不少辦公室政治,世界可以很複雜。身體有點累了,我開始重視養生和掌握生活節奏,如何調整自己身心去迎接挑戰。這年我不斷思考工作與人生的關係,能力、興趣、生存空間是工作的三大要素,一個有意義的人生,少不了一份有意義的工作,而且家庭、朋友、興趣也是人生的一部份。對於前路,我以前從沒有想過讀mphil、phd,但其實research跟undergrad是兩個世界,我且看從從自己擅長的領域能否殺出一條血路。自己也越來越懂得旅行,去了不少地方,旅行是最能反映個性的時候,獨遊沒什麼不好,和不合的人去才是難堪;旅行也不再走馬看花,懂得體驗文化、生活節奏、學習人生,享受那遠離人間煙火的寧靜。photoday和grad-din,沒有太大的感覺,只是一場儀式,可能自己已半踏足職場,undergrad的結束只是另一階段的開始。當然undergrad的結束,也意味著很多最後一次,最後一次undergrad考試,最後一個undergrad project,最後一次assembly,所有東西都無聲無息走到最後一步,自己從不察覺,沒有感觸,正正是長大的證據。

其實說不後悔是假的,不過很多事情該當如此,不跌過何來成長,走進社會。四年前我滿腔熱誠,期盼自己的大學生活,想面面俱圓,喜歡做夢;四年後我只希望世界不要改變我,我能生存在現實環境,做自己擅長、喜歡的事情,不強求,但有底線要堅持,活出理想的自己,或許,這也算是一個夢想吧。

這篇文打了一個多月,其實感受變化蠻多的。還記得每星期五的photoday,天氣都不好。那天photoday也是驟晴驟雨,人來人往,photoday下午高峰期一過,人也越來越少,就這樣無聲無息地結束,該還的人情也還了,該棄的關係也棄了,留下來的便是最真摯的情懷,定當好好保存。

未來還有grad trip去,也是我year 1訂下的夢想吧。這是踏入社會前最後的天堂,希望玩的開心,留下畢生美好回憶。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