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lZedd

no comments

浅谈武汉肺炎中的人祸

我在武汉受了接受了医学教育,虽说离开多年,但因为同学与工作的性质,也经常和武汉的医院有一些联系,这次武汉医学界和湖北人民受到这么大的打击,我感到十分痛心而且愤怒。在我看来,这就是一场彻彻底底的人祸。

关于肺炎的消息,我也是在2019年12月30日收到。消息来自一个本科同学的小群里,虽不相信是SARS,但看其中一条是非典型肺炎,也同意是某种新病毒的猜想。直到第二天武汉卫健委发通稿,我才认为此事坐实了。

后来新病毒测序,确认,但官方说法是”没有明显人传人现象“。 我母亲也以此为依据向亲友解释。但从公共卫生人士的训练来看,这样的信息沟通显然太武断,对于未知事物,我们需要更多证据才能下结论。

此后香港、新加坡开始筛查,泰国日本也爆出病例。然而官方还在说”可防可控“却没有给出依据。我劝说我家人不要去武汉出差,警告武汉的亲友做好防护。然而大家都在觉得我危言耸听,说我”为什么不关注点正面的东西?“

直到(国内)18日凌晨, 朋友圈里的一位武汉某医院的医生发了一则朋友圈,说希望这一切赶紧结束。我知道捂不住了。

之后的情况大家就都看到了。从流行病学家的角度来看,一个结局当然不会只有单一的原因。我思考这么多天,与大家分享一下自己的看法。

病毒本身:

病毒的出现当然怪不了哪个个人(这里不讨论阴谋论)。但我们也许需要反思自己的生活方式。禽流感、猪流感以及最近的非洲猪瘟已经可以看出,人类要考虑如何控制疾病在动物中的流行。 我们要反思现代化的养殖对于人类健康的风险。

信息不透明:

信息不透明包括瞒报与误导公众。后来我们得知最早的病例发生在12月初,直到12月底才得到大众的关注,也许这相对SARS来说很快了,但疫病来势凶猛,并没有准备得太早一说。

之后的重大错误就在于误导公众。微博上的小粉红一直在说“我们武汉人一点不慌”,“没有人传人”…… 当大家意识到危险的时候,一切已经太晚了。造成这种后果的原因还来源于教育的问题:人云亦云,没有判断能力;对于媒体的打压;稳定压倒一切的一贯做法。

政府无能:

直到今日,各地医院,甚至包括北京安贞医院都在向社会募捐医疗物资。我听到肺炎的消息到今天已经一个月时间,然而我万万没想到,官方辟谣后他们自己也相信了,完全没有做准备。相较之下,台湾早就有预案,有发热热线,有口罩储备。武汉市民一窝蜂挤到医院,白白增加暴露风险。

人口迁徙:

交通的便利无疑是疫情扩散的一个重要因素。但是中国为什么有这么大规模的人类迁徙? 我们为什么要挤到大城市,无非就是这些地方资源集中,生活方便。我们为了事业,为了生活离开家乡,但苦于制度问题,家人不在身边,我们要回家过年。

总体来看,我对中国的未来非常悲观。这次肺炎不是第一次隐瞒疫情,也不会是最后一次。但回顾过去,不同的是中国政府为了面子更加肆无忌惮。世界卫生组织现在还夸奖中国在习主席和李总理领导下blah blah blah…… 舆论相较于2003年更是万马齐喑,只有粉红,五毛出来洗地。另外,媒体简直恬不知耻,用建医院来显示中国的效率——你怎么不说你火葬场、墓地建得快呢? 这都是你捅出来的篓子!

最后,希望大家赶紧好起来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