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不通

我寫短篇小說,目標是在馬特市留下一百篇故事,然後離開。

[5分鐘小說] 影子分離術

發布於
古老的夜晚,奇異的黑魔法,到底發生了什麼蠢事,5分鐘的極短篇,收錄在《即使有點晚了還是拖拖拉拉不想睡覺》。

影子分離術


我坐在窗前,一面嗑花生,一面撐開眼皮,終於等到月亮爬上教堂鐘樓的頂端。

「時間到,別再錯過了。」我收拾桌面,取出黑蠟蠋和紫色羊皮紙,拿出打火石,還有小刀,「說不定只是老巫婆在騙錢。」

嘆了一口氣。

嚓、嚓、刮出火花,火種冒起白煙。按照巫婆的囑咐,將黑蠟燭點亮,擺在桌子邊緣,並在蠟燭和月亮之間,鋪上紫色羊皮紙。接著我把腰上的麻繩解開,脫下褲子,左移一步,右移一步,還用手調整,直到我成功以燭光將我的胯下那根東西完完整整投影到紙上。

一條黑影。

觀察影子很有趣,靠近蠟燭,遠離蠟燭,投影會變大變小,但影子為何會如此變化,有點難懂,大自然的魔法吧,我抬頭看窗外,「月亮快走了!」

趕緊取出大剪刀,這把大剪刀是隔壁裁縫大哥的,借一晚要一籃雞蛋,想想有點貴,那老巫婆更可惡,光是這張書冊尺寸的羊皮紙就要求三斤豬肉,如果要買一整卷,搞不好要一頭牛。

「再見了!」

喀嚓一聲,剪刀俐落剪下,羊皮紙一分為二,左半邊是我胯下那根東西,右半邊是我下半身的影子。

「哇啊啊啊啊痛死我啦!」

在寂靜中發出痛苦哀號,但不是我在叫,是我的影子在叫,準確來說是我殘缺的影子在大吼大叫,嚇得我摔了剪刀。

「你這傢伙,為什麼把我的小弟弟剪掉!」人形的影子伸長,變得比我還大,他一手按著下體,一手指著我,「該死!蠢豬!沒救了你!」

「抱歉啊,我也......」面對影子的怒火,我一時間傻住了,沒有成功施展魔法的喜悅,一邊穿回褲子,一邊努力回應責難,「啊,魔法很複雜,這又是高級黑魔法,影子分離術,是住在樹林深處的巫婆教我的,我也是第一次,不曉得會痛,要是知道會讓你......」

「夠了!」影子揮手打斷,「不是問為什麼要用魔法,我是問你為什麼要把我的小弟弟剪掉!」

我低頭,看著分離開的那根影子,軟趴趴攤在桌上,沒有主人的影子,相當奇特的畫面。

「沒辦法,我這張羊皮紙有限,你看,就這麼小張。」

「買大張的啊。」

「買不起啊,想說試試看,先分離一部分。」

「笨蛋,你腦袋到底裝了什麼。」

「好啦,這樣吧,我再去跟那個老巫婆買張更大的,只是可能要等,我要籌錢,還欠了隔壁一籃雞蛋......」

「別再講了!」影子再度打斷,但這次感覺他憤怒的語氣底下,隱隱透出哀痛,「如果剪的是我的頭,我還能去看看世界,如果是我的手,我能去工作,如果是我的腳,我能四處旅行,偏偏你剪得是我的小弟弟,笨蛋,你到底為何要剪──唉,到底是造了什麼孽我。」

只見他的黑影逐漸縮小,也越來越淡,有些難受,有些懊悔的樣子,我想我該適時安慰幾句,正要開口,卻被他狠瞪一眼,話便縮回肚子裡。

「事已至此,只好如此。」

影子彎下腰,輕拍桌上那條剪斷的影子,貌似要喚醒夢中的人。

「起來,起來囉。」

那條黑影輕微地動了一下,又抖動幾下,接著搖搖晃晃,慢慢站了起來,左顧右盼,歪著頭,他有雙怯懦怕生但又充滿好奇的大眼睛,不得不說,這小影子是有點可愛。

「小弟弟,我是你哥哥。」大影子溫柔地說。

「哥哥。」小影子舉頭看他。

「歡迎來到這個世界,恭喜你獲得自由。」

「自由?」小影子說起話來濃濃的娃娃音,「自由是什麼?」

「自由就是離開這個破爛的地方,要去哪裡都可以,要做什麼都可以,當然這要憑你的本事,不過至少可以隨心所欲,自由自在。」

「我必須離開,不能待在這裡?」

「不是要趕你走,弟弟,我是希望你離開後未來過得更好。」大影子又嘆了一口氣,顏色變得更淡,「待在這裡的生活,日復一日,枯燥乏味,每天幫村裡的人砍柴,拿到的錢少之又少,只能勉強填飽肚皮,因為那個人,我們的爸爸,滿可憐的,聰明才智不及我們的一半,做什麼都失敗,他不識字,也不會算數,養雞,雞跑了,種豆子,枯死了,去跟皮匠師傅學技術沒兩天就被轟回來,就連砍柴這種體力活,他都砍得比別人少。」

「爸爸這麼遜啊。」

「什麼,才沒有咧,太誇張了。」我有點不悅,「而且砍得少又怎樣,跟你們講一個道理,凡事適可而止,要是太累,累到病倒,說不定會被魔鬼帶走。」

大影子雙手一攤。

「現在你知道為何應該離開了吧,這人不僅愚蠢,而且懶惰。」

「說我愚蠢,說我懶惰......」實在很後悔浪費一籃雞蛋,三斤豬肉,還熬了大半夜,到底是為了什麼,就為了弄出這兩個會說話的影子?「好了,你們講夠了吧,我想睡了,該來結束魔法儀式。」

我作勢要吹熄黑蠟燭。

「等一下,等一下!」小影子大叫,「哥哥,我該怎麼辦,我要去哪裡,我什麼都不會。」

「別吹蠟燭,你會害死他!」大影子先是威嚇我,接著轉變語氣,以溫和親切的語氣說,「弟弟,去哪裡做什麼你必須自己決定,你要自力更生,獨立生活,自由雖然美好,但也不是沒代價的。」

「可是我沒有手,我甚至不會砍柴,要怎麼養活自己?」

我聽到那娃娃音,忍不住笑了。

「砍柴?砍什麼柴,你是一條老二,去做老二該做的事。」我看那條小影子還是傻愣愣的,便指向窗外,「去啊,去找女人,征服所有女人!」

「閉上嘴,講這什麼話,對一個剛誕生的影子講這種話,你真是──」大影子很激動,「你這樣還算是為人父母?」

「說到為人父母──」我兩手抱胸,表情嚴肅,告訴小影子,「身為父親的我,之所以耗費苦心施展這個魔法,使你獲得自由,就是為了讓你完成我未了的心願。」

「爸爸的心願?」

「是的,我的人生受困在這窮鄉僻野,如你哥所說的,做什麼都失敗,別說是發財,連女人的手都沒摸過,這輩子眼看也沒什麼指望能討老婆。」我挺起胸膛說,「但現在不同了,我有一根自由的老二影子,就是你,你要代替我,征服所有女人,世界上所有女人,讓她們知道你有多厲害,多威猛,這就是為父最大的心願!」

小影子聽完如受震攝,半攤半跪,低首一拜。

「是的,爸爸,我知道了......」

「弟弟?」

「哥哥,既然知道我誕生於世的原因,那就應該努力達成,我應該按照爸爸說的,征服所有......」小影子越說越難受,說不下去,在桌上抖動,「我,我可以不要嗎,我好怕。」

「弟弟?」

「哥哥,我好怕,我怕女人,女人都討厭我,她們會拒絕我,我好怕。」

「哎呀。」我說,「真是沒用。」

「你閉嘴,還不都你這色胚,一輩子沒碰過女人,就要你的兒子替你完成不可能達成的野心。」大影子安慰萎靡的小影子,「不用理他,他是他,你是你,父母的心願不重要。」

「真的嗎?」

「真的,他是他,你是你,因為你自由了,就像天空的鳥,要飛去哪裡都可以,不要害怕抗拒父母的命令,不要害怕自由。」小影子聽得淚眼汪汪,大影子繼續說,「你一定會度過難關,可能會挨餓受凍,也可能會迷路在骯髒的城市街頭,但你會度過重重難關,你會學習各種知識,認識各種朋友,大啖美食,享受音樂,未來你可能會找一份工,可能成為精通學問的學者,可能到世界各地旅行,或是把餘生寄託在某間僻靜的修道院,然後在某個夜晚,或許跟今天一樣的夜晚,你回想你走過的路,聽過的話,經歷過的所有一切,突然間,像是打開一扇窗那樣,你明白了誕生在這世上的理由。」

「哥哥──」老二哇哇大哭,淚流不止,他身子小,但淚水多到有點誇張,「希望可以像哥哥說的,但是又,不想跟哥哥分開。」

「說夠了沒啊,兩個傻瓜。」我一定要潑冷水,聽了那些肉麻話真想吐口水,「提醒你們,結束了,蠟燭燒到盡頭啦。」

那根黑蠟燭已經剩下最後一小截,蠟淚四溢,火苗幾乎落到燭台上。

轉眼將熄滅。

「怎麼辦,哥哥!」兩個影子抱在一起,「弟弟,別著急,我有方法,你沿著村莊的路朝西走,走進橡樹林,樹林深處有個小木屋,裡面有個老巫婆。」

「老巫婆?」

「對,跟她要羊皮紙,大張的羊皮紙。」

「大張的羊皮紙,老巫婆。」小影子說,「她會給我?」

「弟弟,你一定有辦法拿到,拿到以後我們兄弟就能一起離開這裡。」

我挖鼻孔。

「別鬧了你們兩個,是不是不曉得那種羊皮紙有多貴,尤其是大張的,拿我這棟破屋子都還不見得能換......」

我還沒說完,抬起頭,他們已經消失,蠟燭熄滅,月亮越過山脈離開了。

屋裡一片漆黑,我躺在床上,打呵欠,睡不著,還有點精神奕奕,腦中轟隆隆都是影子說過的話,難以平息,翻來覆去,被床席上的稻草搔得好癢。於是決定起身,到屋外走走。村莊靜謐,村長的狗睡得很死,我不由自主散步到一棵桂花樹下,爬上樹,望向圍牆內,小窗子勉強可以看見小香的睡臉。「別再看了,小香都嫁了,兩個小孩的媽了。」我對自己這麼說,然後爬下來,走原路回破屋子,拾起地上的冰涼的剪刀,帶著一身桂花,一臉淚水,重新躺回稻草床席上。


--

這篇文章獻給上一篇留言的@志工爺爺

謝謝所有閱讀的人。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5分鐘小說] 海邊的茶房

[5分鐘小說] 對街那個不熄燈的鄰居

8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