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不通

我寫短篇小說,目標是在馬特市留下一百篇故事,然後離開。

[短篇連載] 傑洛 (1/5)

雨後的夏夜,男孩鳩特到處尋找他的寵物,這是從未發生過的情況,短篇小說共五篇,此文曾獲得第二屆泛科幻獎首獎,收錄在《上班的路上都誠心祝禱乾脆車禍好了》。

傑洛


1

鳩特獨自在客廳沙發上,吃晚飯,看電視,看到哈哈大笑,笑到太激動而拍打沙發時,才發覺傑洛不在身旁。

傑洛在外面。

鳩特突然有股衝動想跑出去找傑洛,但他還是忍住。等到影片播完,濃湯喝完,才抹嘴起身,順道拿了幾片罐子裡的牛奶餅乾,然後走過客廳,套上鞋子,打開大門。

門外的庭院,是雨後的夏夜。下午近晚時落了一陣大雨,積水未消,庭園燈照在綠草地上,到處閃閃發光。鳩特站在門廊上,對著草地,對著黑暗,大聲呼喊,「傑洛,傑洛!」但他等了等,周遭仍未傳來任何回應,他有點疑惑,再喊一次,更大聲,「傑洛!」但別說回應,連蟲鳴蛙叫都寂靜了。

男孩不開心了,他把餅乾塞進嘴裡,大口咀嚼,用著含糊的聲音說,「笨狗,傑洛,老糊塗!」他踏下門廊,踩進草地,泥巴弄髒鞋子,泥水濺上小腿肚,但這正合他意,他就是要在泥巴地上四處闖蕩,踢起泥塊,「傑洛,回答我,出來啊,不出來就處罰你!」

突然間,他的手錶發出震動和人工語音,「鳩特,現在是晚上七點二十分,請回房間寫作業。」那聽起來是個胖男孩的聲音。

「才不要,你沒看我在忙,我在找傑洛。」

「現在是晚上,回去家裡,否則我要通知你爸媽。」

「吼,你很討厭耶。」鳩特對著手錶說,「我找傑洛一下就好,你再打小報告,我會討厭你,真的討厭你。」

手錶停頓了幾秒鐘,「那這樣的話,只能在附近,而且最多五分鐘,不能超過時間,好嗎,計時開始。」

手錶開始倒數。

「等一下,先不要倒數啦。」鳩特想拖一點時間,「我說先暫停,手錶,你知道傑洛在哪嗎?」

「不知道,我連不上傑洛。」

「連不上?」

「有點異常。」

「那是故意的,牠躲起來了,你可以掃描吧?」

於是手錶發出細微的綠色雷射光束,一道綠光在黑暗中展開,在草地上遊走,在花盆間跳動,在樹叢間畫圈,在圍牆上橫飛。鳩特隨著倒數聲越走越快,伸直手臂,高舉過頭,甚至踮起腳尖,盡可能讓手錶可以掃描到所有區域,不願錯過任何可能的角落。

「傑洛喜歡花,要不要去掃那盆花?」

「傑洛喜歡鞋子的臭味,階梯底下,再看一遍。」

「還有牠喜歡追蝴蝶,牠喜歡蟲,有一次追蜻蜓追到消失不見,找都找不到,結果爸爸在隔壁的香蕉園聽到牠在嗚嗚叫,原來掉到大桶子裡,真好笑對不對,笨狗一隻。」他講著講著有點氣,舉高手,大聲喊,「傑洛,傑洛,你在哪裡!」

在庭院裡東走西走,掃描五分鐘,還是找不到,「時間到,鳩特,該回去囉。」鳩特唉了一聲,很不甘願,垂頭喪氣,回頭,拖著腳走了幾步。

忽然間,他像是想起一件事,轉身衝向院子角落的一棵大樹,手錶出聲阻止,但他沒停下腳步,邊跑邊說,「再一下就好,傑洛、傑洛在那邊,在大樹底下。」

大樹底下,樹根盤結,只見一堆濕漉漉的樹葉。鳩特蹲著,把枯葉一把撥開,果然見到一隻機器狗。那隻機器狗舊得不像樣。狗毛沾染泥水,稀疏破爛,而無毛的表皮更是刮痕累累,隱約可見其底下的機械線路。傑洛泡在泥水坑裡,周圍伴有幾件破損的舊物,鐵罐、網球、飛盤、斷了手臂的塑膠玩偶,都是男孩的舊玩具。

「哈!我抓到你了,傑洛!」

機器狗仍舊沒有回應,既沒跳起,也沒汪幾聲。一點聲音也沒有。雙眼緊閉,攤平趴著,頸部貼在泥上,就像是一隻邁向最終平靜的老狗。

「傑洛,起來玩嘛。」

男孩輕拍牠的頭,沒有回應。

「傑洛,起來啊,你到底怎麼了?」

牠的眼睛微張半開,發出一丁點光,但頭沒能抬起,再度癱倒。只有一雙眼睛若明若滅,那對眼睛沒有看向鳩特,而是直直盯著前方空無一物的黑暗。短短幾秒後,一聲短促而刺耳的嗶聲,牠眼中的亮光熄滅,永遠熄滅。

鳩特跪在地上喊牠,搖牠,拍牠,卻怎麼也拍不醒。他嚇到了,驚覺事態嚴重而不知所措。問手錶該如何是好,但手錶沒回答,而是通知父母,他的爸爸透過手錶跟他連線通話。

「不要慌,鳩特,狗狗可以修理,你先回屋子裡外面有點冷。」爸爸的聲音鎮定,帶有威嚴,「聽話,我們快到家了。」

「我要在這裡。」鳩特不聽勸,非常強硬,「我要陪傑洛。」

「夠了,再不聽話,就不幫你修理,聽到沒有!」

於是男孩答應了,屈服了。掛掉通話後,他咬著牙,用盡力氣,抱起骯髒的機器狗,搖搖晃晃,不曉得跌倒了多少次,一步一步踏上門廊,終於回到屋子裡,倒在門邊的地毯上,他們兩個滿身是泥。

對不起,傑洛,對不起……」男孩喃喃自語,盯著天花板,不斷道歉。


--

未完待續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