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dwardfish

暂时离开NGO圈子的NGO人

【我的第一次】跟陌生人拼車

發布於

電腦嗚嗚叫,開始罷工了。無可奈何下,出門尋解藥。Becky說大學城廣大商業中心那邊有很多學長單幹的電腦維修店,做學生生意不太會坑人,於是就踏上了去孤島的漫漫長路。

打個摩的到地鐵站,坐了十幾站到大學城南,還要搭公交繞半個島。站在工地包圍下的公車站等車,炙熱的陽光混雜轟隆隆的機器聲,心中無比煎熬。意識朦朧中搭上公交,卻鬼使神差地開往反方向。煩悶之時聽到一女士跟司機央告:“師傅師傅!下一站我下車!我還是打車吧!”一向社恐的我,腦子裏浮現了拼車的念頭。

Becky拍的双重彩虹,过分醉人~

我想起我的母親。小時候家裏不富裕,錢只能從生活細節中處處節省。去商場買衣服,看到收銀台貼著“買兩件打八折”的優惠告示,但又不夠錢買第二件衣服。每次她都會毫不猶豫地走向旁邊的陌生人,身體往前傾,熱情地說,“欸~朋友~這家店有個優惠欸~一起拼單怎麽樣?你也能省點錢!”她每次都很熱情,邀請拼單屢次不爽~

想到母親每次拼單成功那臉得意,我就跟那位女士小聲說了句,“你好......你也是......去廣大的嗎?我們要不拼車吧......”還在猶豫自己説這話會不會不禮貌,她立刻説了句“好呀!”第一次拼車就這樣一拍即合了。

封閉式管理

我們下了公交準備打車,已經建成十多年的大學城依然荒涼,即使手機叫車都要等上十幾分鐘。我看她舉止端莊,猜想可能是高校老師,便聊了聊高校的封閉式管理。

“朋友考上了研究生,昨日我幫他去學校報到。上午報到完,傍晚保安就出來不讓外人進來了......”
“沒辦法啊~學校怕出事。學生們一起吃飯一起上課什麽的,一個學生出事,肯定是群體性事件。”

聊著聊著,車到了。經過一個個學校,看到學校裏面人頭攢動,外面卻人跡罕至。我們仿佛身處一個巨大的美術館,欣賞一幅幅被畫框框住的作品。到了行政樓,老師下車。因爲封閉式管理不過穿校園,只好繞一圈到商業中心。

跟陌生人聊陌生人

“你那位朋友,是不是大學老師啊?”司機大叔冷不丁問了我一個問題。畢竟以前有跟計程車司機從深南大道西聊到深南大道東的經歷,感覺還能對付。我就師傅聊了聊。疫情衝擊之下,大學城大半年是一個沒什麽學生的“死島”狀態,師傅的生意糟糕的很。

雖然封閉式管理,現在好歹是有人了,生意就不會像以前那麽差。

談笑間,看到車窗外宿舍區門口,一字排開的人臉識別閘機。

疫情會結束的。

封閉式管理會結束的。

封閉是不會結束的。

2020.09.27

Matters第二季社區活動提案 - 我的第一次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