編笑編哭。B編

我是B編, 出版業打滾中的多重身分人,韓劇重度中毒,立志成為出版界的迷妹第一把交椅。 ▲合作請洽:[email protected]

B編的韓劇時間|《衣袖紅鑲邊》:李祘身邊的「洪德老」

《衣袖紅鑲邊》劇中有個關鍵角色,是從陪童身分開始,幾乎是跟著世孫李祘一起長大的「洪德老」,他因禁書《史記》事件而得到祘的高度信任,而後持續以「兼司書」身分待在李祘身邊。

《衣袖紅鑲邊》是以朝鮮正祖李祘與宜嬪德任的愛情故事為主軸,述說以成為聖君為目標的李祘,在國家社稷與兒女私情之間的周全權衡,以及自小入宮、在無法選擇的人生中努力保有自我的宮女德任,在愛慕君王與維護自尊之間的揪心抉擇,是一齣以史實為基礎進行擴編詮釋的古裝韓劇。

洪德老

在劇中有個關鍵角色,是從陪童身分開始,幾乎是跟著世孫李祘一起長大的「洪德老」,他因禁書《史記》事件而得到祘的高度信任,而後持續以「兼司書」身分待在李祘身邊。

德老幾乎可說是宮女的「夢中情人」,文官出身的他溫文儒雅、應對得宜,七百宮女來來去去,他總能精確地稱呼,擄獲不少人的芳心。然而,他的溫柔都是有目的的,宮女們在宮殿裡穿梭,可說是掌握王室大小事不可或缺的情報網,而德老的輕聲細語和體貼呵護,總是能輕易順利向宮女套話。

但宮女德任不吃這套,德任是東宮的至密內人,需貼身打點世孫李祘的生活大小事,理應當是德老需要積極拉攏的對象。

然而,在兩人幾次周旋後,德任似乎看穿了德老的真面目,開始對他直言不諱,而德老也察覺祘對德任的好感,類似嫉妒的心情油然升起,亦不再對德任施予好臉色,甚至出現了近乎「爭寵」的局面。

綜觀全劇,我總覺得德老跟德任比較像情敵(欸),也有點瑜亮情節,德老某種程度上有點羨慕德任取得祘的信任,畢竟祘對自己的信任是建立在謊言上(撕《史記》一事),德老對此始終是揣揣不安的。而德任總是坦蕩的樣子,看在德老眼裡也很不是滋味。

一直待在李祘身邊的洪德老(左一)

德老終其一生都嚮往成為「王的人」,他想取得王的全然信任,並且成就自己的大業,就連將妹妹帶進祘的後宮也是,當妹妹閃耀著雙眼正面回應德老「喜不喜歡王宮」的提問時,德老聽到了期待的答案,便將妹妹納入成就大業的布局裡,而片刻罔顧了妹妹入宮後的不適應——也因此面對德任的指責時,他異常激動,因為只有德任戳破了自己建構的完美假想,在那個美好的願景裡,妹妹會產下世子,晉身嬪妃,而他會因外戚身分而得勢、升上大位。

在德老的如意算盤裡,他自以為失算(失祘?)的地方有二,一是妹妹入宮一年後就病逝,二是德任的得寵。

無論德老如何處心積慮,都無法像德任一般因為得到王的愛意而「真正得寵」。這裡強調「真正」乃因德老與祘心裡那把「你是我的人」的尺不太一樣,我認為祘一直是把德老當成自己人的,否則不會讓他參與同德會、交代重要任務(例如請求軍隊援護)給他,沒想到換到的卻是德老的背叛,因此最後才會否定德老的提問,將他排除在「我的人」之外。真正哀莫大於心死的人應該是祘,畢竟他整整信賴了德老十幾年,一直把他放在最貼身的地方

英祖與世孫李祘

英祖(祘的祖父)曾提醒過李祘,在孤寂的王的歲月裡,必須要找到「最懂自己的人」,一開始單純直男祘還以為英祖講的是慎選忠臣,非得英祖講個明白,要他這個笨孫子在後宮裡找個能對話的知己,李祘才恍然大悟。在此也預言了德老對德任的「嫉妒」完全是沒有必要的,因為他們始終沒處在同一座天秤的兩端,自然也就無法要李祘分個輕重。

德老的失勢完全是自取滅亡,而最終逃過一死則是李祘基於多年情誼的一絲仁慈。

至於德老在最後一集對德任拋出遠走高飛的提議,我認為並不是因為對德任有好感,而是細膩如他早已看穿德任重視自我及自由大於為了祘委屈進宮,既然自己已經身敗名裂,不如帶走德任,算是對祘的「小小復仇」。

德老永遠到不了的地方(誤)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聲明

B編的韓劇時間|《衣袖紅鑲邊》:李祘的五場死別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