藍月光

熱愛閱讀,常以第三者的角度參與這個世界。 喜歡獨處,自由自在的徜徉想像之中。

創作|電暖扇 (極短篇)

電暖扇緩緩的搖擺著,熱度傳了過來,映著橘紅色的光。


「還會冷嗎?」男人問


「冷,挺冰的。」女孩皺著臉,似乎真的很冷。


「要不 試試暖暖包?待會穿著襪子貼在腳底下一定暖的很。」男人想了想說道


「嗯⋯說到底你就是不願意幫我捂腳嘛!」女孩嬌嗔的似怨非怨


「哎,跟妳非親非故的,不好幫妳捂啊⋯」男人抓了抓頭,有點不好意思。這女孩非要他捂腳,實在是⋯⋯世風日下嘛,也太主動。


「相逢自是有緣啊!」 


「呵呵,不了不了,我去便利商店幫妳買暖暖包吧!」阿彬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對面電暖器照著的,是個糖尿病患者,很年輕漂亮的一女孩兒。


只是她雙腳都黑掉了。


醫院送她來之前,醫生正準備截肢手術,誰知道之前控制的好端端的敗血症突然急轉直下,多重器官衰竭,就送來這了。


阿彬是個才來上班沒幾天的禮儀師,八字不重,被女孩纏上了,也見不著那雙腳,浮腫且些許潰瘍的樣子,還以為是同事的朋友呢。


阿彬去附近便利商店買煙,看了眼手錶,九點半了。

待會公司裡另個學長要帶他走個流程。


「啊,暖暖包⋯藥局該有吧?」阿彬心想,這鬼天氣多少人還跑去賞雪,真受不了啊。


藥局妹妹說「抱歉,目前都缺貨喔!」

阿彬只好回殯儀館,打算再聊個天邊等著他學長。

「好在這裡頭有電暖器,不然這天氣怎麼待在這啊?」阿彬走進裡頭,向門口的警衛隨口說說。

警衛抽著煙,突然說道「你電暖器出去時有關吧?使用完要記得別燒起來了。」


「哈,我知道啦,沒關,給一個女孩子用」阿彬不好意思的笑


「⋯⋯?」警衛覺得詭異,便說道「裡頭⋯⋯不是只有你一個人嗎?」


「⋯⋯⋯⋯⋯,蛤?⋯沒有啦!還有一個妹仔欸,走啊帶你去看?」


「呃,不用我看監視器就好⋯」說著他走進辦公室


阿彬不由自主的跟著進去,警衛掃了他一眼,皺著眉頭說「你來!」


阿彬看到電暖器打開著,女孩不見了。


「呃?奇怪,可能去廁所吧!」


這時,學長到了,對阿彬說「來幫忙拿東西!」



阿彬走了過去,學長遞給他一疊文件,和一疊疊折好的喪服。


手忙腳亂中,有張光碟飛了出來。

阿彬撿起來,「啊⋯⋯」啊的一聲,突然失語了。


「欸!欸?阿彬啊,幹嘛啊?進去啦,待會還要跟你講流程,讓你明天你見習一下欸」


阿彬臉白如紙,僵硬的看著光碟上的照片,那個非要他捂腳取暖的女孩⋯當場傻住了。


「喔,在看這個喔?別胡思亂想啊,會被跟喔!」學長一臉嚴肅,把後車廂重重關上。

碰的一聲,阿彬也倒了。

———————————————————————

昨晚寒流來,電暖扇變成我的新歡啦,幾乎下班回來就立馬打開,看著搖曳的橘紅色燈光,突然鬼使神差的莫名寫了起來。

突然歪樓變成不恐怖的鬼故事了。

😂 明明是想寫日記來著⋯

不過既然故事自已有話想說,那就寫吧!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