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ecthelion1993/ 美術史是研究美術品與時代文化交涉互動下的歷史研究,而當代讀者的閱讀及傳播也參與了美術史的形塑。五丁目期待透過不同形式的短篇筆記,提供關心文化、喜好藝術的各位一個富知識性的生活提案。

第一位登上韓國報紙的臺灣畫家:陳澄波與〈嘉義街外〉

這是日本、臺灣、韓國三地享有共同記憶的時刻,一位臺灣油畫家首次叩響帝國中央畫壇的大門,陳澄波的笑容跨越海洋,宛若曉星照耀著每位讀報的臺灣青年。

1926年10月10日晚上,在日本東京求學的陳澄波,此時正披著大衣,焦急地守在美術館前數次來回觀望,等待帝國美術院第七回展覽會公布審查結果。想到去年煞羽而歸,今年他無論如何都必須入選。懷著這般心情,陳澄波只能忐忑不安地等待命運的審判。

終於,隨著帝展工作人員進場,在揭示場張貼長長的入選名單,陳澄波如釋重負,露出開心的表情:他入選了,成為第一位入選帝展的臺灣油畫家。

此時守在一旁的寫真通信社記者,連忙採訪這位讓人印象深刻的臺灣藝術家。從後來留存的不同照片判斷,陳澄波很可能在這時被記者拍下數張照片:包含他穿著大衣,以不同角度挺立的模樣,以及步行數分鐘後回到學校畫室,脫去大衣,在後方畫架上擺好自豪的習作,手持油畫鄭重接受記者拍攝的模樣——

無論是哪一張照片,他臉上的笑容都沒有停過,這肯定是臺灣史上值得紀念的一刻。(考慮到當時相機拍攝的速度,真好奇陳澄波的笑容撐了多久)

陳澄波第一次入選帝展,於1926年10月10日在畫室接受記者訪問時所攝。
另一張報紙中的陳澄波。〈本島人帝展入選之嚆矢 陳澄波君〉出處不詳,1926.10.16

隔天,隨著各家媒體的早報,消息傳到日本境內各地,而陳澄波咧嘴開懷的笑容,很可能成為報上的另類焦點。

就連國境之南的臺灣,也在幾天內陸續更新相關消息,不只同樣刊登這張笑容滿面的照片,也連帶採訪陳澄波那位仍在嘉義守候,對丈夫無比自豪的妻子。另外,陳澄波的老師石川欽一郎對此同樣備感驕傲,在臺灣的報紙上撰文表述感想。

陳澄波收藏的石川欽一郎照片

事實上,陳澄波入選的消息不只日本與臺灣報導,就連韓國-當時處於朝鮮日治時期,也特別報導包含陳澄波在內的數名首次入選藝術家。而這張得知入選後咧嘴笑的表情,也同樣刊登在《朝鮮新聞》的版面上,照片旁的附字「臺灣人 陳澄波氏」,與其他畫家標記詳細住址的寫法相比可謂別樹一格。

《朝鮮新聞》1926年10月14日(版2)。대한민국 신문 아카이브
放大後有關陳澄波的報導部分

這是日本、臺灣、韓國三地享有共同記憶的時刻,一位臺灣油畫家首次叩響帝國中央畫壇的大門,陳澄波的笑容跨越海洋,宛若曉星照耀著每位讀報的臺灣青年。而他當時入選帝展的作品〈嘉義街外〉,則在展覽結束後,被帶回故鄉,並於嘉義再次展出,可謂光耀鄉里。

陳澄波首次入選帝展的作品〈嘉義街外〉(1926)

展覽過後,〈嘉義街外〉由嘉義市役所收藏。歷經十餘年,政權流轉,當陳澄波不幸於228事件罹難後,〈嘉義街外〉自此消失無蹤,僅剩黑白照片留存於世。


※有關〈嘉義街外〉的介紹以及相關作品,可以參考陳澄波文化基金會整理的內容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書院街五丁目的閒畫家常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圍爐會以一周一篇的進度,向讀者介紹美術史中的藝術作品。書寫篇幅不長,主要是以短文簡單說明畫作的來歷、流傳及內容形式。希望能向各位讀者分享美術歷史(尤其是臺灣美術史)發展的多元面貌。

134

【舊文】在日光漫步的師生們:伊斯特、石川欽一郎與陳澄波

【閒畫家常】陳澄波《日本二重橋》

嘉義的糖果;神戶的陽傘;陳澄波的《清流》

Loading...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