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ecthelion1993/ 美術史是研究美術品與時代文化交涉互動下的歷史研究,而當代讀者的閱讀及傳播也參與了美術史的形塑。五丁目期待透過不同形式的短篇筆記,提供關心文化、喜好藝術的各位一個富知識性的生活提案。

羅馬帝國X基督教X日本水彩畫家:三宅克己《君士坦丁凱旋門》

發布於
一位來自日本的水彩畫家,一座羅馬帝國時代的凱旋門,一門一人的相會,正好是基督教歷經千年流轉,從備受打壓排擠的地下宗教,到歷經地理大發現、新帝國主義後遍布全球的體現。
三宅克己,《君士坦丁凱旋門》,1920,水彩,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典藏
羅馬帝國已然滅亡,然而當年君士坦丁為了紀念戰功而興建的凱旋門歷經一千多年仍屹立不搖,見證基督教在羅馬帝國的傳播,見證來自東邊的外族入侵,見證義大利半島歷經統一、分裂後又再次統一。直到1920年——當基督教終於橫越了世界一圈,一位來自極東島國,信奉上帝的日本水彩畫家來到這裡,駐足於這座凱旋門前。


三宅克己(1874-1954)出生於日本德島,從小就移居東京,在大野幸彦、原田直次郎等日本早期西洋畫家的畫塾習畫。19世紀下半葉的日本,油畫、水彩畫伴隨其他西方的新知傳播到日本,這種能夠將眼前的「真實」加以捕捉、紀錄的繪畫形式,受到不少日本人的喜愛,原田直次郎等人就是在這樣的時代背景下學習油畫。不過在十幾歲的時候,英國水彩畫家約翰・瓦利二世(John VARLEY Jr.)來到日本遊歷、辦展,三宅克己似乎深受這種輕盈優美的畫種所吸引,轉而學習水彩畫

根據學者研究,1890年三宅克己受洗成為基督教徒,教會提供的資源與網絡為他的習畫生涯助益良多。1897年,三宅克己在教會網絡的支援下得以前往美國,在耶魯大學附設的美術學校學習,學費全免。隔年他輾轉遊歷英國、歐陸各地,累積豐碩的創作經歷。

歸國後,他和同為基督教徒的石川欽一郎等人成為日本水彩畫界的重要推手,致力水彩畫在日本的發展與推廣。題外話是,他倆也參與了1920年代「臺灣水彩畫會」的成立。

除了水彩畫,三宅克己也是日本美術團體「光風會」的創辦人之一,這個在近代東亞美術史上佔有一席之地的畫會,至今仍在活動。戰後於「二二八事件」受難的臺灣油畫家陳澄波也有參與光風會的紀錄。

John VARLEY Jr., The Senjokaku Pavilion and the Pagoda, Miyajima, Japan, 1890, watercolor, Private collection

這幅《君士坦丁凱旋門》(コンスタンチン凱旋門)完成於1920年,是三宅克己多次遊歐旅行期間完成的作品。該座凱旋門建造於西元312年,位在大名鼎鼎的羅馬競技場旁,其建造與西元三世紀末以來四帝共治制(Tetrarchy)的不穩定,造就後來的繼承者們為了爭奪統治大權而兵戎相見有關。

西元312年,當時的羅馬皇帝之一君士坦丁一世(Constantinus I)在米爾維安大橋戰役中戰勝了其中一位羅馬皇帝馬克森提烏斯(Maxentius)。據說前者在戰前夢到了基督教的符號,所以不少說法都會將這場戰役視為君士坦丁改變對基督教立場的關鍵點,由此影響他在隔年頒布《米蘭詔令》,宣布基督教為合法宗教。

三宅克己,《君士坦丁凱旋門》,1920,水彩,東京國立近代美術館典藏
Google街景中所見的同一角度,遠方的白色單拱凱旋門是著名的提圖斯凱旋門。同樣出現在三宅克己的畫ˋ中。

君士坦丁凱旋門歷經羅馬帝國的滅亡,以及中古至近代義大利無數次的分裂與合併。17世紀的荷蘭畫家赫爾曼(Herman van Swanevelt)曾描繪過這座門,可以看到荒廢的凱旋門在畫家兼具幻想及實景描寫的創作中,與周遭的古代廢墟融為一體。

Herman van Swanevelt, The Arch of Constantine, 17th,(Source: wiki)

回過頭來,身為基督教徒的三宅克己,對這座與基督教歷史有著密切關聯的凱旋門了解多少呢?

1911年,美術思想家岩村透撰寫的《西洋美術史要》裡便介紹過君士坦丁凱旋門,何況是有著豐富遊歐經驗的三宅克己,應該對該門的歷史有所聞吧!不過他是否將其與自己的宗教信仰相互聯結呢?這就很難回答了。但一門一人的相會,正好是基督教歷經千年流轉,從備受打壓排擠的地下宗教,到歷經地理大發現、新帝國主義後遍布全球的體現。遠在極東的日本畫家三宅克己也身處在這龐大的歷史文化脈絡中,與這座羅馬古蹟產生連結。


餘論
三宅克己《君士坦丁凱旋門》美術明信片,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

三宅克己的《君士坦丁凱旋門》曾參加1921年舉辦的第三回帝國美術展覽會,值得一提的是,該年剛好是黃土水《甘露水》入選帝展的時間點。而在陳澄波身後留下的大量美術相關遺物裡,便包含許多第三回帝展之美術明信片,其中也有這幅《君士坦丁凱旋門》。

除了這張明信片,陳澄波還收藏了1927年三宅克己在東京舉辦「在外紀念作畫展」的成套美術明信片。其中,包含數張三宅遊歷基督教聖地耶路撒冷的水彩。作者在明信片信封內附上每幅作品的解說,介紹畫中的景點。其中也包含耶穌傳道、施展神蹟的重要地景加利利海(Sea of Galilee)。換言之,熟捻新約聖經裡耶穌基督事蹟的三宅克己,在遊歷、寫生的過程,聯想到了加利利海與基督教之間的關聯,應該也會對自身宗教的地景產生感悟吧。

三宅克己《加利利湖》美術明信片,中央研究院臺灣史研究所典藏

參考書目

森芳功,〈三宅克己の画業と生涯(六) 第一回渡欧からの帰国と小諸時代、克己とキリスト教〉,《徳島県立近代美術館研究紀要》第18号(2017-3-31),頁3-32。


讚賞公民贊助連結:https://liker.land/ecthelion1993/civic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粉絲專頁:https://www.facebook.com/ecthelion1993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書院街五丁目的閒畫家常

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圍爐會以一周一篇的進度,向讀者介紹美術史中的藝術作品。書寫篇幅不長,主要是以短文簡單說明畫作的來歷、流傳及內容形式。希望能向各位讀者分享美術歷史(尤其是臺灣美術史)發展的多元面貌。

224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跟著畫家去旅行:石川欽一郎《朝鮮內金剛長安寺》

【閒畫家常】陳澄波《日本二重橋》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