書院街五丁目的美術史筆記

Facebook:https://www.facebook.com/ecthelion1993/ 美術史是研究美術品與時代文化交涉互動下的歷史研究,而當代讀者的閱讀及傳播也參與了美術史的形塑。五丁目期待透過不同形式的短篇筆記,提供關心文化、喜好藝術的各位一個富知識性的生活提案。

嘉義的糖果;神戶的陽傘;陳澄波的《清流》

發布於
一位名叫A子的女性拜託我,特地從神戶買回來一把深藍色的陽傘。陳澄波卻出現在我家,原來是他從嘉義出發前,女兒拜託他買深藍色的傘,但是他在臺北到處都找不到女兒喜歡的,非常懊惱。不知道從那裏聽來的,到我這裡向我拜託一定要把A子的陽傘讓給他。我嘆了一口氣。費了好大的力氣,坐了五天的船才帶回來的東西轉讓給他實在有些捨不得。
然而他強烈的父愛,讓我折服了,眼睜睜地看著那把藍色的傘就送給了他。結果一個星期後,他從嘉義送來一封謝函和三箱的嘉義飴。他的信中這樣寫著:
陳君,嘉義飴比陽傘更甜蜜呦。

這是文藝雙棲的洋畫家陳春德在1940年的文藝刊物《臺灣藝術》上刊載短文內容,裡面有對楊三郎、李石樵、廖繼春、李梅樹、陳澄波等畫家友人的形象側寫。透過陳春德的描述,我們得以建立起對陳澄波的初步印象-愛女心切、父愛如山,然後--喜歡吃嘉義飴!?

1938年,第四回臺陽展畫友們於臺灣教育會館合影。右起為陳春德、呂基正、楊佐三郎、李梅樹、李石樵和陳澄波。https://chenchengpo.dcam.wzu.edu.tw/index.php

但說起來,什麼是嘉義飴呢?翻閱當時的報紙,可以知道這個糖果在當時頗受歡迎,甚至曾在20年代的京都勸業博覽會獲受獎牌,尤其是嘉義臺銀旁的珍糕餅鋪(剛好距離陳澄波故居不遠)格外受到歡迎。

然而有趣的是,現今嘉義是以花生、麥芽等材料製成的新港飴尤為出名,而嘉義飴又似乎與新港飴有所不同。到底陳澄波當時送給陳春德三箱的嘉義飴是什麼,或許得詢問看看當地耆老了。

陳春德仔在1936寄給陳澄波的信。中研院台史所檔案館典藏

話說回來,陳澄波對傘的重視,除了體現在愛女心切,向陳春德索求陽傘外。在陳澄波的畫中,我們總能找到各式各樣的撐傘人物,這其中又包含女性、母子等組合,成為畫面的小小點綴。

最近,臺中的國立臺灣美術館舉辦了名為「經典再現──臺府展現存作品特展」的大展,展出了一幅名叫《清流》(1929)的油畫,這幅是陳澄波本人在228事件受難前夕,指名「為家保存之」的傳家寶。此畫描繪的是中國杭州西湖十景中「斷橋殘雪」的景緻,而畫中斷橋上頭,就剛好有兩位撐傘的行人走過,遙望遠處綿延的山巒。

陳澄波,《清流(西湖斷橋殘雪)》,1929,畫布油彩,72.5×60.5cm,私人收藏。

撐傘人物之於陳澄波的意義是什麼呢?學者眾說紛紜。透過陳春德的側寫,我們似乎更能觸及了畫家的內心世界與創作思維。想要一睹《清流》的話,可以趁著假日前往國美館參觀。五丁目近期也會找一天去國美館,到時候再跟各位分享觀展的心得以及個人對此次展覽的想法,敬請期待。

《清流》局部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7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