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嫚

對生活隨意就好。相信承諾;喜歡一切美好的東西。

黑武御神火府邸: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六

在三島屋奇異百物語五《怪奇草紙》結尾,

多年來擔任聆聽者的阿近,與葫蘆古堂的小老闆勘一結婚了,

卸下聆聽者角色,改由小堂哥富次郎接替聆聽奇異百物語。

負責仲介來說故事的燈庵老人安排第一位來黑白間的客人,

是富次郎幼年的友伴,豆腐店的幼子八太郎。


〈愛哭痣〉

豆源豆腐店人口眾多,某日,發生大媳婦色誘店內伙計,

這伙計又是八太郎二姊的未婚夫,事件平息不久,

換二嫂跟店內二掌櫃滾床單,被三姊逮個正著,

瓦解豆源家最後一根稻草是離婚回家住的大姊糾纏父親。

八太郎的四姊告訴他,兩位嫂嫂跟大姊鬧出醜事前幾天,

眼下都有一顆愛哭痣,黑痣被扯下時,

從手指間逃脫,在地面亂跳。

被愛哭痣附身當事人,黑痣離開後,必昏睡幾天,

醒過來,對做過的醜事完成沒記憶。

八太郎的父親離家出走,寄居師兄店舖,

臨終前,母親帶八太郎去陪伴父親,

他看見牆角有一女子,是當日在他家興風作浪的怨靈,

父親曾問:為什麼這麼做?

女子妖媚笑說:這樣不是很好嗎?


〈婆婆的墳墓〉

即將娶媳婦的花子娘家,有不成文規矩,

春天櫻花盛開時,只有男人可以前往山坡墓地平台賞花,

女性靠近那裡將受到婆婆墳墓死亡詛咒。

花子的嫂嫂不信邪,

認為已經是幾代前的事,堅持要跟大家在那裡賞花。

媽媽想先掃墓,向祖先稟報應該就可平安。

就在走下階梯時,花子媽媽從媳婦背部猛力一推,

花子嫂嫂摔斷頸椎當場死亡。

媳婦死去,花子媽媽成為一具空殼,

不言語不吃喝,很快生命走到盡頭。

家庭巨變,花子爺爺痛哭,

為自己不謹守家中規矩才會造成嚴重憾事,不久也撒手人寰。


〈兩人同行〉

送信飛腳龜一的父母妻女在一場大流行感冒中喪生,

生無可戀的他某日經過一處發生火災的店舖,

只因瞄了一眼,竟被綁紅色束衣帶無臉男一路跟隨,

龜一又急又氣就是擺脫不斷這與他保持一段距離,不停點頭的妖怪,

更離奇的無臉男所到處必發生火災。

龜一抵達金谷驛站告訴支配人這可怕事,

支配人聽了大驚失色,讓龜一回頭,

把這妖怪送回遇到他的地方。

從雜貨店走出來的女人看到了無臉男,臉色大變,

龜一上前詢問,無臉男叫寬吉,女兒跌落火堆燒傷嚴重不治,

妻子悲傷過度也過世。失去妻女的寬吉整日哭泣,

老父親和鄰居從好言安慰到責罵要他振作起來,

結果寬吉上吊自殺,變成這模樣的鬼魂。

他們請來高僧把鬼魂封印牌位裡,

那知道雷擊劈壞佛龕,還引起大火燒毀寬吉家茶屋。

龜一明白寬吉為什麼跟著他了,他們倆是同病相憐。

鬼魂寬吉不停點頭,只因為他仍然在哭泣。

同病相憐的龜一,帶鬼魂寬吉到箱根山賽河灘,

透過石佛可以看見地獄的親人,好好告解,成佛吧。


〈黑武御神火府邸〉

富家子梅屋甚三郎,年輕時沉迷賭博,債台高築,

準備找奶媽借錢,誤入一間沒有出口的大宅,

在這裡遇到當鋪女侍阿秋,嗜酒如命老人亥之助,

藥行掌櫃正吉,富農老太太阿繁,武士金右衛門,

他們在屋子經歷一連串恐怖事件,

最後只有甚三郎和阿秋逃出那裡,

其他的人都被房屋大火岩漿吞噬。

阿秋回到當鋪時,別人告訴她只離開三天,

她以為已過了三十年,倖存的她和甚三郎頭髮全白,

甚三郎還被大火燒傷少了兩根手指和腳趾,

病痛纏身,來日無多,才有膽來說出親身經歷的恐怖經驗。


這四則故事,都是怨念形成怨靈,讓人陷入黯黑狀況,家破人亡。

最後一則〈黑武御神火府邸〉宮部美幸用非常長篇幅,

詳細解說耶穌教傳入日本,幕府嚴禁打壓,

殺害信教人,嚴刑峻罰讓老百姓噤聲,

聽見耶穌教三字瑟瑟發抖,就怕被牽連丟掉小命。

流放大島町三原山武士大人信奉耶穌,

領土百姓遭難,祈求上帝解救,遲遲無回應。

受刑罰的武士大人不甘心怨念形成大屋,

囚禁六名他認為有罪的人,好賭,弒父,賣女,

暴力迫使性侵害有夫之婦,苛刻佃農,他們認罪後,被房屋吞噬。

家族詛咒,無常災厄,怪談背後的現世人禍,

這世間的悲哀和恐怖,都如一炷供在神前的線香,

在故事說出口的瞬間拔除淨化。


黑武御神火府邸: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六

黒武御神火御殿──三島屋変調百物語陸之續

作者:宮部美幸

譯者:高詹燦

出版社:獨步文化

出版日期:2021/05/01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三鬼:三島屋奇異百物語四

6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