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嫚

對生活隨意就好。相信承諾;喜歡一切美好的東西。

滌這個不正常的人

廖瞇稱呼自己年過三十的弟弟為「滌」,我都叫他『ㄉ一ˊ』,不是弟弟的意思,只是一個發音。還有因為他怕髒,他覺得這個世界很髒。


滌大學畢業後失業在家十餘年,唯一最像工作的嗜好是在家操作股票,某次下單失誤,賠掉二十幾萬,母親不再提供投資的金援為止。


他也從不輕易外出,每天吃著母親買回來的便當,會抱怨便當難吃,菜色一成不變。


母親委屈辯解:我都買不一樣的啊,有時雞腿有時排骨有時滷肉。


滌鎮日關在房間裡,只在固定時刻走出。他的感官異常敏感。只要客廳有人,連去廚房倒杯水,都是艱鉅的工程。


滌是一名對於周遭聲響容易感冒、過度激動,無法忍受隨時要面對「日常中斷」的高敏感繭居族。


他無法走在人群裡,不坐電梯,討厭碰到別人碰過的物品──連電燈開關也不例外,不搭大眾交通工具,永遠走路。


討厭窗外飄來的菸味,樓下自助餐店的油煙味,明明別人都沒聞到,他仍生氣對母親抱怨,為什麼要買這住商混合的房子?母親不想激怒他,只能道歉,說當初買房時不知道會這樣。


他因為敏銳執著而飽受折磨,去超商買東西,認定旁人一直盯著他看,什麼也不買,氣呼呼走回家。


也討厭「不期而遇」某個認識的人。尤其滌認為打招呼是不必要的。就連突然出現在房門口詢問「我可以進來嗎」也是不必要的(滌只會翻白眼)。


廖瞇終於發現滌的世界運作規則──對滌而言,干擾既然存在,詢問也改變不了事實,就只是多此一舉。


廖瞇終於歸納出滌真正討厭的──不是外界的人事物,而是討厭自己「無法控制」的感覺。


他不在乎何謂禮貌,因為這世界也沒有展現「他要的禮貌」。他想掌握生活的全部,近乎偏執,連自己犯了傻也不能原諒,滌自己也知道,他說:「我矯枉過正,我就全部都要在意。」


其實不僅是家人,滌在旁人眼中,或許就只是一名失業在家十幾年的啃老族而已。沒有人想真正理解滌,只當滌是一個不正常的人。


就連說滌奇怪的父親也從未想理解他的想法。


性情溫和從不說愛的父親,一生拚搏,對這個當年大學榜首狀元兒子有許多不解與不諒解。


父親總說滌沒禮貌,明明是同一對父母養出來,他對廖瞇說,「我跟媽媽都是一樣在教啊,你就那麼乖,他就那麼奇怪。」父親不肯了解他,而母親只能在兩人之間游移。


《滌這個不正常的人》作者廖瞇如實記錄下與弟弟的互動,同時一點一滴追溯成長過程,直面與父母的關係。


這部作品,不僅是對弟弟幽闇如謎心靈的探索,更是對母親、對父親,以及對自己的挖鑿深掘。




滌這個不正常的人

作者:廖瞇

出版社:遠流

出版日期:2020/04/29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