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嫚

對生活隨意就好。相信承諾;喜歡一切美好的東西。

火燄花

發布於

第一次看見火焰樹和鮮艷猶如火焰的花朵是在台中中正公園。

那時沒心情對這奇特的花仔細觀察。

半小時前,收到加護病房護理師對母親發出的病危通知。

主治醫師要我們有最壞心裡準備。

母親在頻頻住院出院時已交代,若不能自主,絕對不可以做插管急救,更不可插鼻胃管,做氣切電擊這些痛苦的急救,企圖挽救性命。

更不要留在醫院做那些頻頻抽血,打針,各項檢查的肉體折磨,直到最後一刻。

她要留在自己家,自己的床,跟隨菩薩的指引,慢慢的停止呼吸。

做子女怎可能看她痛苦,不送醫治療。

在急診室看護理師替母親做檢查,心電圖測血氧,母親最痛恨的抽血,我都替她感到痛,請護理師不要抽那麼多管血,她橫我一眼:惜肉,就不要送來這裡。

如果健康,誰要來這受折磨。

加護病房時,護理師說抽的是動脈血,比抽血管更痛。所以,母親都轉過臉不看,不理會我們,因為我們違背她的交代,讓她承受這麼多肉體的痛,精神上的苦。

有次她無力的手比隔壁病床昏迷的病人,再比比自己的胸口…。

我問:妳會害怕?

母親輕點下頭。手比病房門口一下,再抬起手比…。

我說:等妳好一點,我們就回家。

我討厭醫院,更厭惡加護病那連串是不是對病人有幫助的痛不欲生的檢查,如果可以,當下就想帶母親回家。

當主治醫師說:母親可能離不開呼吸器,若要長期幫助呼吸,只能氣切。

我說不!不要那麼做。聽信急診室醫師說的插管兩天幫助呼吸就能拿下來的錯誤決定,如果,母親終究要離去,我情願她少受些痛苦。

簽字放棄急救,少少幾個字,寫完,衝去洗手間嘔吐。太痛恨這一切了,無法形容的痛苦。

不知母親是為了讓我往後記得祭拜她的日子,選在4月1日凌晨離開,離清明節很近,這樣我應該不會再把她交代的事忘掉吧。

我們沒有忘記母親的千交代萬囑咐,不要做侵入性急救。在那緊急時刻,當下念頭,只是希望相依的日子可以久一點,雖然母親沒有同理心似是而非的言語,常讓我們氣到想罵人。

有媽媽在身邊的孩子多好,我好愛當個媽寶。

母親離開十年了,她的面貌,有點記不清楚了,可是小時候,她做的爛糊餅,包餃子,粽子,油飯,蒸年糕的記憶在節日裡變得濃厚。

感冒生病久久不癒時,母親去為我們卜米卦,去廟裡求神,燒化符水要我們喝,泡藥草浴的往事,變得鮮明起來。

這些屬於我們和母親獨有的記憶,伴隨我們到老。

失去的愛仍然是愛,人生總會結束。愛,沒有終點。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社区活动提案 | 正在老去:他们先我而来,也先我而消亡

1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