舒嫚

對生活隨意就好。相信承諾;喜歡一切美好的東西。

國寶:青春篇(上)、花道篇(下)

發布於

國寶:青春篇(上)

1964年元旦,長崎料亭黑道立花組準行新年聚會,立花組老大還在上國中的獨生子喜久雄和跟班德次上台表演歌舞伎「關扉」,獲得滿堂彩。

大夥沉醉新年歡樂氣氛喝酒聊天,突然敵對宮地組大批人馬殺進來。

毫無防備的立花組傷亡慘重,喜久雄在繼母阿松命眾多小弟保護下平安逃離。

他的父親權五郎中槍身亡,人們都認為是宮地組殺的,其實是權五郎的小弟什村動的手,他取代權五郎成為長崎的黑道頭子。

喜久雄為父親報仇失敗,阿松拜託什村把兒子送到大阪歌舞伎演員第二代花井半二郎家暫住。

喜久雄和花井半二郎的獨子俊介一起上學,一起學藝,兩人都學「女形」,(歌舞伎女角),彼此競爭。

另知名女形演員小野川萬菊不喜歡喜久雄,在他初登台時講:這張臉蛋真漂亮,只不過,總有一天你會被這張臉給害了。

日後跟他搭檔演出時,處處刁難。

半二郎車禍受傷,不能上台表演,照理說頂替他演出的應該是自己的兒子俊介,他卻指定喜久雄代演「曾根崎心中」,俊介心有不甘,也只能接受父親的決定,當晚就收拾行李離家出走。

在那之前他罵喜久雄:你這個闖進別人家的小偷,偷走這個家最貴重的東西,你這個不要臉的小偷。

俊介帶喜久雄青梅竹馬女友春江一起離開,酗酒吸毒,第一個孩子感冒發燒猝死,情緒崩潰,頹廢渡日,直到第二個孩子一豐出生,在春江幫助下,慢慢戒掉毒癮,開始在小劇團演戲。

花井半二郎病重時,做出由喜久雄承襲歌舞伎家族中最重要的「襲名」,成為丹波屋第三代花井半二郎。

師母幸子心疼兒子,要求喜久雄搬離大宅。縱然怨喜久雄搶走兒子的舞台演出機會,家族襲名,仍為喜久雄的每場演出門票奔走,感謝贊助商,應酬富商貴婦,撐起丹波家族的門面,喜久雄對師母很感恩,做為非血親的「部屋子」,精進演技延續家族榮耀,四處找尋俊介。

在偏遠溫泉旅館的表演,勸俊介帶妻兒回家,兩人可以再一起合演雙人道成寺。

時代改變,歌舞伎演員藝再好,沒有觀眾支持,巡迴演出空檔參加電影拍攝,喜久雄遭受到知名演員排擠,仍忍耐拍完那部在坎城影展得獎的戰爭片。

俊介繼承襲名第五代花井白虎,和喜久雄各自在舞台演出,形成微妙較勁。


國寶:花道篇(下)

經紀公司為突顯俊介的正統性,決定在八卦雜誌公開喜久雄和藝妓市駒有個私生女綾乃。

老輩演員有私生子是很平常的事,八0年代觀眾開始對藝人操守嚴格要求,名嘴在電視節目排山倒海言論批評,重傷喜久雄形象,綾乃對父親怨恨,逃學跟暴走族混在一起,沾染毒品。

俊介對公司的操作手法不滿,春江提議接綾乃跟他們住,由她來照顧幫助她戒毒。

俊介因糖尿病截肢保命,只有一腳的他仍繼續演出,自四歲時便登台,舞台就是他的生命,演到生命最後一刻,倒在舞台上。

喜久雄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戰友兼敵友俊介之後,全心全意精進技藝,慢慢地連支持自己的觀眾都看不進眼裡。

已年屆花甲的他,對於目標毫無二心的認份與執著,成為孤高藝術家。


《國寶》以日本傳統文化歌舞伎為背景,講述出身歌舞伎世家的俊介與黑道大哥之子喜久雄,兩人同樣都學習「女形」演員,同樣出色,俊介卻被父親否定角色演出,還被喜久雄,奪走了歌舞伎家族中最重要的「襲名」權。

俊介陷入自己沒天賦,再多努力也追不上喜久雄,自暴自棄。

喜久雄揹負罵名仍努力在傳統裡創新,他以「女形」之美魅惑如神的一瞥眼色,驚豔歐洲與世界的舞台。

女兒綾乃結婚前說出對父親怨恨的開端,童年路過神社,喜久雄默禱許久,綾乃問他求什麼?

我求他讓我變得更厲害,讓我成為日本第一的歌舞伎演員,我跟他說『其他我什麼都不要』。

喜久雄選擇站在技藝最頂端,承受漫長寂寞,只為從「鳥屋」(花道盡頭的準備間)穿越過了花道,站上舞台中央,隨著拍板與三味線一步步跳出漫妙舞姿。


國寶(上):青春篇

原文名稱:国宝(上)青春篇

作者:吉田修一

譯者:劉姿君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出版日期:2020/09/02


國寶(下):花道篇

原文名稱:国宝(下)花道篇

作者: 吉田修一

譯者: 劉姿君

出版社:新經典文化

出版日期:2020/09/02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