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efox

写一点自己的故事

一项关于青少年新冠后遗症比例的研究

發布於
德国 新冠 青少年 后遗症

聊一个严肃的话题,青少年新冠后遗症。

内容观点来自德累斯顿大学儿童医院的一项研究论文(https://www.medrxiv.org/content/10.1101/2021.05.11.21257037v1)


简要结论:青少年新冠痊愈者不存在统计学明显的后遗症。

研究方法:自 2020年5月起,萨克森州14所中学的 1560名学生(年龄中位数15)通过连续的血清抗体测试判断是否感染过新冠。然后在2021年3月/4月期间,所有参与者都被要求完成12个问题的问卷调查,问题涉及症状注意力不集中、记忆力减退、无精打采、头痛、腹痛、肌痛/关节痛、疲劳、失眠和情绪(悲伤、愤怒、快乐和紧张)。

详细结论:1365 人(88%)为血清阴性,188 人(12%)为血清阳性。在问卷调查前的最后7天中,至少35%的学生出现了各种症状。然而,比较血清阳性学生和血清阴性学生之间报告的症状没有统计学差异。参与者是否知道感染并不会影响症状的发生率。于是所谓的新冠后遗症“Long-COVID19”,可能没有以前认为的那么普遍,和疫情相关的症状是青少年福利和心理健康导致的。

不过在接受调查的青少年组中,神经认知、疼痛和情绪症状的发生率很高,要高于疫情之前的数据。长期的防疫措施,比如关闭学校,限制了青少年社会接触、自我判断、教育和发展。从而导致了各种身心症状。

——私以为这个研究最好的一点就是并不单纯的调查新冠痊愈者的“后遗症情况”,而是在有一定单盲性质的情况下(有些青少年并不知道自己被感染,只是血清抗体测定阳性)设置了对照组,很大程度上避免了患者与研究者的主观偏差。而且这个年龄段的青少年的心智能力可以比较正确的描述判断症状,客观性也较高。

相比于感染新冠,长时间脱离社会的封闭生活对青少年产生了更严重更显著的危害。

研究局限性:188名感染者的样本空间不大,而且显然都是轻症/无症。无法评估中重痊愈青少年的情况。

——但青少年中重症率本也很低,不知这个研究结论是否可以扩大到更普遍的轻症痊愈人群。毕竟关于轻症后遗症的研究,目前资料很少,也没有对照组,也无法排除社会心理影响。

个人认为,虽然青少年的结论不能推广到全体人群,但应该也可以适用于身体健康的轻症/无症人群。一直以来,在华语社交媒体上,尤其是中国大陆,都存在着严重的“新冠恐慌”。就算摆出病死率的数据,对方也非要用“后遗症了解一下”来抬杠。相信这个研究可以很大程度上纠正这种缺乏理论支持的主观臆断——其实稍加独立思考也能明白,全世界有将近2.2亿的新冠康复者,如果在轻症无症患者中存在严重的高比例的新冠后遗症,那么势必会引起轩然大波。但~显然~没有。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4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