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莫失莫忘,香港慢步之七:上去看看吧!

香港鬧市中,有時有一條斜路,一條望不到盡頭的樓梯級,大家通常直行直過,不太理會,上面是甚麼呢?
前言:香港是我家,成長的地方,滿載半生個人回憶。香港也是出名貪新忘舊,很多事情和景物很快會消失,不論是皇后碼頭,還是天星鐘樓,即使當刻有人反對和極力爭取,但之後已無從追,漸漸淡忘。不過,倒仍有一些地方依然健在,或許已不復當年,沒有人留意感興趣。最近開始到不同的地區慢(漫)步,看看今天的景物,和當年的印象比較,能否勾起一些回憶,如果對自己有一種情意結的,以文字和圖片記錄,為自己和香港,保存一點記憶。

當然有些大家都知道是甚麼,例如在尖沙咀彌敦道,聖安德烈教堂旁,現在的古蹟辦和美麗華商場中間,有一條車路,是上去天文台的,只是大家未必有興趣去看。

我先去油麻地,在窩打老道口的消防局旁邊,有一條見不到盡頭的梯級,平日也見有人上落,但沒有指示牌,究竟上邊是甚麼。這些梯級看起來有幾百級,而且連綿不絕,有點嚇人。年輕人大概不算大問題,中年人,體力較差的,便要量力而為,唔好急,也不要快,停吓唞吓,始終會到頂。

這是水務處的一個氣象館,是不對外開放的,但旁邊有一塊草地,有條環繞的緩跑徑,稱為油麻地配水庫休憩花園。由於比週邊地區略高,可以看到旺角和何文田,空氣也較好。在一角還有一些運動器材,方便大家拉筋熱身才跑步。人流不多,也不算少。在閙市自成一角,在附近工作的和隣近的街坊,是一個不錯的綠州,不過要克服那條又長又斜的梯級。而在花園有另一邊出口,下降至京士柏公園。

這天剛好看到這隻松鼠,在多倫多常見,在香港倒是第一次見。

可以說能看到四方的環境,廣華醫院,朗豪坊,何文田,甚至獅子山。


在麼地道近漆咸道,剛好是K11對面,有一條小街叫緬甸臺。這條短短小街看似掘頭路,起碼汽車不能通過,但可步行落去中間道,實在沒有甚麼特別。但在垃圾站旁一條小路,一直向上走,竟然有個古蹟,這裡是訊號山花園,已有過百年歷史。以前是向漁民船員和附近居民作報時功能,和廣東道水警總部(即現時的1881)的另一個訊號塔一同向在港口的人報時,和知會颱風訊息。和1881相比,這邊便未免顯得被冷待了,不過,卻更有真實感,沒有另一邊的強力人工化和商業化。

一條環迴路轉上去,才見到那座古蹟,在街上是看不到的,因為很多樹木遮擋了。

最先看到的是另一座古舊建築,也值得細看。

這裡原是一個高點,否則不能發揮其功能。但現在四邊都有高樓大廈,只能從夾縫中觀看。那座新的新世界中心和K11 Musea辦公大樓真的煞風景,要看海港,只有這個方向。

地方不算大,但分開多角落,而且特別多座位。據說在週日和假日,很多工人姐姐聚集。

一個小小的三層高的紅磚建築。特別一提,花園開放至晚上十一時,但這個建築在晚上六時關門,前往的人要作出取捨。

原打算上天文台看看,卻原來不開放給公眾,據知有一些古老建築物。只有在路口的古蹟辦,和它後面的前英童學校,可以看看。但古蹟辦的正門好像是長期封閉,我讀小學時,幾乎每天經過,跑上跑落那條樓梯多次,今天只可遠觀而不可碰。


後記:在訊號山下,以前有個中間道公園,非常之大,有各種滑梯,韆鞦,氹氹轉等設施,有個涼亭,旁邊有個沙池,小朋友可以玩沙,自己帶來膠鏟膠桶。這個公園非常大,公間多,一邊是一幅石牆,和中環大館那幅牆差不多,上面便是訊號山。這個公園對我們,是留下很多回憶。後來大概是要增加車路,公園剷走,改成現在的兒童遊樂場的規模。而鋪了馬路後,只剩下現在的巴士站和背後一列商店,但目測生意不太好,經常改動,連便利店也做不長,但我們的童年回憶已經化作烏有。

訊號山倒是仍在,在鬧市中被遺忘的一角。也許在這個地方,不顯眼,佔據空間不大,還可以苟且生存。對照今天,竟還是某些人的生存之道!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莫失莫忘,香港慢步之六:福來邨

莫失莫忘,香港慢步之五:彩虹邨/坪石村

莫失莫忘,香港慢步之四:摩士公園/九龍仔公園

2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