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移民生活之一: 駕駛

發布於

移民,又成了熱門話題,最近看到一篇談到大家都很嚮往台灣,覺得完全是完美,但住下來之後,很多東西會浮現,令人討厭的人和事也陸陸續續遇到,對生活的不如意,對政府的一些政策不滿,於是,你的心情又變回和以前原居地一樣,甚至質疑當初為甚麼要移民?這是有可能的,甚至可說每個人都會經歷這種感覺,所以能做點心理準備,隨時隨地作出適應,應該有幫助。我在加拿大居住了超過二十年,當是湊熱鬧,以後不定期分享一點經驗。

近日一單疑似醉駕引起熱議,當然那是當事人的原故,但駕駛這題目在外國是應該重視的。由於今次事件是疑似醉駕,而當事人稱是太疲倦而昏昏欲睡。老實說,兩者是有分别的。在外國地方大,公路網絡又完善,由一個大城市到另一個大城市,開五、六小時車是等閒。而一開上公路,已不太需要轉波(而且這邊多是自動波的車),不用注意紅綠燈,不用經常換綫,而到了城外,車流漸少,兩邊都是農田,如果是晩上更只是漆黒一片,在這種環境,你望著同一境物,很容易墮進被催眠的狀態,真的會不醒人事數秒。如果你飄離車道,旁邊有車,他自然會響按警告你,你必然馬上糾正,如果旁邊沒有其他車輛,你可能越過幾條行車線,最終剷上路肩,你也應該立即驚醒,重新掌控軚盤。

這樣的情況,自己經歷過多次,而醉駕的最大分別,就是反應必然較慢,沒有危險意識,連煞掣入低波的動作也完全沒有。通常年輕人比較好一些,沒有那麼容易入睡,只要保持警覺,大概OK的。最好是有朋友一起,閒談説笑,便不易被催眠。但最好是相當熟悉的朋友,可以無所不談的,否則,比較文靜的,可能他比你更先入睡,你仍然是一個人在開車。

如果真的獨自上路,開始感到有點睡意時,便要做點事情,不要只聽平淡的歌曲,放些輕快的,自己喜歡的,甚至激情的,澎拜的,令人熱血沸騰的。有時車廂內的溫度太舒服,例如在寒冷天氣時,可以暫時關掉暖氣,或是更直接打開車窗,讓外面冷空氣吹進來,肯定馬上醒神。如果仍然懨懨欲睡,那可能體力不支,最好找個地方停下來休息片刻,因為在公路上駕駛時睡著了,真的是非同小可。

清醒檢查站

在外國地方,對付醉駕真的很嚴格,因為很多人是自己開車的,有時住得比較遠,乘公共交通可能需要兩個小時!而和朋友親戚聚會,不管是公眾地方還是私人住宅,總少不避喝兩杯。在這種前設下,醉駕仍常出現,因此政府提議一些方法。每一部車都預定一個司機,他/她便完全不喝含酒精的飲料。如果無可避免,選擇將車子留在該處,乘坐公共交通,現今Call車很容易。另外,作為東道主,如果發覺人客不適宜開車,可以拿走車匙,代人客Call車,或者讓人客留宿。否則有意外岀現,東道主有可能受檢控。

而每年聖誕節前,公私的派對特別多,大家又心情愉快,是最多人消費酒精的日子,因此警方會設置路障,檢查駕駛人士。他們素有經驗,只要你放低車窗打個招呼,他們已可斷定你有沒有喝過酒,如果有懷疑,可以要你下車,走十步直線之類測試,如果發現你不適合開車,會將你送回警局,再用拖車將你的車子拖走,所有拖車、泊車費用,加上罰款,可以很大的數目,但相比被控醉駕,那是刑事,大概會入獄和罰款,再停牌,然後以後你的汔車保險將會是幾倍飆升,肯定算是便宜了,因此不要掉以輕心。

在外國,駕駛是生活必需,開車的環境和限制,肯定比香港優勝和寛鬆,道路寬躺,泊車位特大,到處都是免費停車位,一年也沒有收過一次牛肉乾。而在高速公路上隨時風馳電掣,駕駛的感覺是自由自在,十分方便。他們有一句話:Driving is a privilege, not a right. 駕駛是一種特權,不是基本權利,所以應該尊重,否則特權是可以被遞奪的。


人移心不移(談移民系列之一)

再起我新門牆-另建香港 (談移民系列之二)

二等公民 (談移民系列之三)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