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晚安,祝各位平安

發布於
如此時勢,只能祈求大家能平安。

去年五月尾,收到蘋果的電郵,請我寄出帳單(invoice),對自由撰稿人來說,平常不過,幾乎每個月,或每兩個月一次指定動作。當時我不以為意,其實發電郵的是另一位同事,而發出日期又比正常時間早了一些,我也是照常寄出帳單,心安理得。

事後再倒看歷史,他們是早了一點通知作者們,提早找數,因為不久,部分資產被凍結,已經無法找數了。當然,如果是事已至此的話,相信大部分作者都不會介意收不到稿費,因為錯不在蘋果。甚至如果可以令蘋果繼續,大家不要稿費又何妨。但可見蘋果的管理層在危急存亡之際,仍先照顧好一班員工。


今日,另一份傳媒《眾新聞》亦考慮到各員工的安全,宣布停業!

自己當經在其中有個小小專欄叫《天涯曲此時》,前後寫了一年多,一星期一篇,有過相當愉快的日子,直至2019年中,面對時局的惡化,完全提不起勁去寫,差不多停了個多月後,最終決定先停一停,希望時局平靜下來,自己的情緒也穩定下來後,再重新出發。但之後是疫情爆發,影響全球,日子只有越來越艱難。

相對而言,《衆新聞》承受的壓力肯定更大,而在這段時間,他們卻抓住機遇擴充,加強了影像媒體這一塊,在有線電視縮減人手的時候,接收了整隊中國組,做得有聲有色。然後增加其他節目,如果在正常情況下,他們應該越做越好,將會成為一個真香港人的網台。

然而好景不常,國安法通過之後,香港頓時風雲變色,大抓捕,大掃蕩此起彼落,一下子風聲鶴唳,一片白色恐怖,人人自危。當相關的機構的高層負責人相繼被捕並即時收押,不準保釋,只好先後自動解散。學生組織,工人組織,各類媒體,在骨牌效應下,幾乎蕩然無存。

不過政權仍未放手,更動用過時的殖民地惡法提告,如此時勢,也着實孤掌難鳴。《眾新聞》的停業決定來得突然,卻又是意料之內。之前蘋果的文章,在一夜之間消失得無影無蹤,如今《眾新聞》的,大概都是同樣下場。今晚之後,《眾新聞》將停止運作,網站仍然照常直至另行通知,自己的專欄仍然在其中,雖然文字必然有原稿和備份,但都不會是同一回事。

我的專欄連結,不過應該進入倒數期,隨時消失了。

https://www.hkcnews.com/blogger/Duncan%20Lau-225

唯願其他作者和記者們可以平安,可以在不受威脅的環境下生活,努力。唯望,他朝大家在江湖再聚。

Good Night, and Good Luck!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