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ncanLau

岀生及成長於香港,旅居加拿大25年後回流。兩地生活文化的差異與衝擊,一邊是多元文化,一邊是中西匯集,從一邊看過去另一邊,算是多重國際視野。

世界是我的遊樂場

發布於

當年那些所謂實況電視(Reality TV)如《Surviors》興起時,確實有其吸引力,沒有劇本,大家不知道會如何發展,看慣膠劇,套套如是,自覺有新鮮感。漸漸越來越多,而由2001年開始廣播的《The Amazing Race》是頗吸引自己的一個,一轉眼已是二十年歴史,可算是長壽,最近因爲全球疫情爆發而暫停拍攝,會不會從此消失?

基本上,這是個環繞地球一週的比賽,通常有十隊十二隊,每隊兩個人,全程分成多個分點(Checkpoint),每次爭取最快到達分點,最後到達的一隊被淘汰,直到最後一集由剩下的三隊爭奪獎金一百萬美元。而他們選擇的路線,很多時都不是熱門旅遊景點,而且不少十分異國風情,英語未必通行,因此對喜歡旅遊的人,便有一定的吸引力。而途中,他們會被安排做一些任務,通常和當地文化習俗有關的,有些極具挑戰性,也令觀眾增長一點知識,這都是我當時喜歡看的原因。

而這種比賽,除了獎金豐厚,而且有機會環遊世界,即使最終未能拿下那一百萬美元,但那經驗肯定無價。而作為電視觀眾,能夠看到不常見的旅遊路線,異地風景,雖然只有流光掠影,點到即止,也能增長知識,開開眼界。不過,製作團隊大概是基於商業考量,漸漸向參賽隊伍之間的恩怨情仇為重點,有點強調「為了獎金可以去到幾盡?」的心態,老實說,太多這種互相攻擊,謾罵,甚至「使橫手」這樣的情況,會令我產生厭惡,漸漸失去追看下去的動力。

但最令我厭煩的,是大部分隊員都很集中在比賽,要最快到達目的地,爭分奪秒,而人在異國,人生路不熟,如果不是英語系國家,連看路牌也有問題,一點狼狽也不難明白。但當他們向當地人問路之時,總會強調現在是關乎一百萬元美金的生死關頭,要人快速協助。假如别人因為的英文不大好,想花時間了解一下他們需要甚麼協助時,他們會顯得不耐煩,甚至暗駡幾句,「哎喲,一百萬元要泡湯了!」其實,那一百萬元可能對他們真的很實在,但對那些當地人來說,他有甚麼得着?幫忙是人情,不(便或不知如何)幫忙也是道理。

而當互聯網廣泛應用,社交媒體興旺,人人都在打咭。而旅遊打咭大概是最熱門的,而交通又方便,大家都一年到底都向不同地方岀發,廣東話說法更強調要「玩轉」別人的地方!你可以說為那些地方帶來人流和收益,但別以金主的姿態當自己是救世主,別人原來平靜的生活,一下子天翻地覆,你拍拍屁股走了,他們還要收拾殘局,甚至要面對生態災難。遠的不説,就在家門外,每每有遊客在路中心,打開旅行箱,將一堆「濕平」戰利品拆開包裝,再放進旅行箱,務求多放一些,而包裝紙和盒等垃圾,體積可能比貨物更大,稍有公德心也許會清理一下,高傲的還認為花了這麼多錢,麻煩别人一下也不為過。然後那些露營地方,一經被甚麼網紅推薦,頓變作如難民營一樣,帳篷一個連一個,簡直寸草不生。而事後,各人離開後,又是哀鴻遍野,慘不忍睹!

或者我不應只單指岀某一個地方的情況,現實是每一個地方,不論是旅遊熱點,還是人跡罕至,都有可能發生。因為大家都將這個世界當作是自己的遊樂埸,一些旅遊熱點已沒有新鮮感,大家都在找尋較罕有的新挑戰,反正交通也算便利了。例如珠穆朗馬峰,以前是只有幻想去的地方,現在比較能實在的計劃,雖然依然困難重重,個人的健康體力,天氣難以掌握等,不過依然很多人試圖一償心願,那種征服世界的感覺,是很大的動力。對此,我並無異議,大家評估自己的能力而設法實現夢想,別人憑甚麼指指點點。

不過我看過幾部電影,包括紀錄片,登峰之路是相當自私和近乎滅絕人性的。路途險惡,風雲瞬間幻變,因為裝備要準備充足。山上空氣稀薄,因此氧氣樽是必須。而氧氣樽笨重,氧氣用完,空樽便是垃圾被掉下,減輕負擔,而登山人數越來越多,這些垃圾也堆積如山,在那海拔五六千米的山區,是沒有固定清潔人員定期打掃,因此已成環境災難的景點。而這些氧氣樽是登山人士的個人最大資源,在最惡的情況,足以是生死存亡關頭,因此有不明文的規定,在登峰之路上,不要期望有人會伸出援手,因為別人來幫忙,隨時變成雙雙命喪山峰。而假如有人真的體力不支,也只能自求多福,否則只可認命,葬身雪山,也不用期望可以安排將遺體運回山下,路途險惡,沒有人願意冒險,這位不幸的登山者,只能成為雪山的一部分。

高山垃圾,延綿千里。

而當到處打咭也顯得平凡,要追求獨特性,於是出現不少高危自拍,甚至有一失足成千古恨的意外,遺憾終身。即使不是高危,例如我見過有人走到荒山野嶺的峽谷,其中兩人走到谷底,架起一個籃球架。而另一個人在最高處投擲籃球,看看能否射入籃網。如是者投擲了數十球,沒有一次命中,而籃球在凹凸不平的谷地,隨機地向不同方向彈走得老遠。我沒看到他們有嘗試收回這些籃球,現場環境估計,是近乎不可能全部收回。他們浪費自己資源,與人無尤,但那些籃球就這樣遺棄在荒野,會對生態環境做成甚麼影響,那真不好説了,但承受的,必然是下一代。

全球疫情的一個亮點,就是所有跨國旅遊全部停止,地球得以休養生息,而且有數據顯示,生態環境得到改善,換句話說,我們一直將地球資源在透支,現在是得到一次休息復原的機會。我們也需要想一想,如果我們自覺是世界公民,有權利享受這個地球的資源,當世界是我們的遊樂場,那我們也有義務去保護地球生態。這已經是急不容緩了!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1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