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不去的僑生大宅

杜晉軒

是馬來人,不是「馬拉人」哦,雖然這是粵式發音,但還是不正確的。

那些年,被國民黨、中央社思想審查的馬來西亞記者

杜晉軒

我先稍微劇透一下,陳先生戒嚴前剛好到台北旅行,並受人所託帶東西到國民黨總部,結果面臨差點被白色恐怖的情況,國民黨對海外的「華僑」記者白色恐怖而身陷冤獄的案例不是沒有的,不過多數在50-70年代之間。更多內容可以看《血統的原罪》一書...

《血統的原罪》:白色恐怖時期的外國人

身份認同

台灣的“轉型正義”也要“新南向”?

杜晉軒

目前我親身訪問過的受難者前輩有陳欽生、鄔來、蔡勝添和陳水祥(電話訪問),他們都是沒參與政治活動;另一些受難者方面,光憑官方的政治檔案多是說他們“非法顛覆政權”,可信度難說,所以關鍵在於還是要有機會對他們做口述歷史。那關於反共鬥真和意識形態方面,我可以分享的是,鄔來本身成曾是回大陸的馬來亞歸僑,也上山下鄉過,因此受共產主義影響,出獄後多和左統在一起;至於陳水祥和蔡勝添,他們也不否認當年受左翼思潮影響,是左青,他們當年也是對國民黨的反共鬥爭某種程度上是不屑的,因他們看見國民黨的腐敗,因此在與家鄉好友的通信上寫出國民黨、蔣介石政權腐敗的字眼(這也可能是他們被捕的原因之一),但沒參與政治活動的,但也因為原有自身的意識形態關係,可發覺他們出獄後的交友關係多和自身的統獨立場有關,如蔡勝添和獨派往來不多;而陳欽生當年受英文教育的關係,當年本身就對左右、統獨沒什麼概念,反而使他在獄中交友較左右逢緣。

杜晉軒

目前外籍的白色恐怖受難者並沒有組成自己的協會,一方面有的人回去了,另一方面他們也成了“台灣人”,在追求轉型正義上和台灣受難者站在一起的;不過也因本身的生活背景或意識形態,最終他們也和其他受難者也有,也有些統獨意識形態的糾葛。如陳欽生本身沒什麼統獨意識形態,不過多和本土派的受難者比較熟,而另一位蔡勝添他也坦誠以前是左青,出獄後多和左統的政治犯在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