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晉軒

來自馬來西亞,關注兩岸、東南亞華人歷史相關議題。目前就職於台灣關鍵評論網,任東南亞版編輯。

那些年,被國民黨、中央社思想審查的馬來西亞記者

忘恩負義的僑生

乒乓球運動是一場短兵相接的競技,然而球速的來回跳動似乎也快不過一九七一年國際局勢的劇變。美蘇冷戰下,美國為對抗蘇聯,轉而拉攏中華人民共和國以聯中制蘇。一九七一年四月十日,一眾美國桌球協會運動員抵達北京,為中美間的「乒乓外交」開啟了序幕,美中關係迅速升溫。

一九七一年七月十五日,當美國總統尼克森宣布即將訪問北京的當天,阿爾巴尼亞、阿爾及利亞等國向聯合國提出決議草案「兩阿提案」,要求「恢復中華人民共和國在聯合國組織中的合法權利」。同年底十月廿五日,聯合國大會通過第二七五八號決議,中華民國憤而宣布「退出聯合國」。

然而國民黨當局的怨氣在「退出」聯合國仍在延燒,其中遷怒的對象,就是海外的中文媒體。

黨國一體下,當年派駐吉隆坡的中央社記者也得為黨國服務,在當地做輿情收集與分析。一九七一年十月廿七日,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後兩天,駐吉隆坡中央社人員即向外交部提供內參《馬國朝野對匪極盡阿諛》,回報馬國朝野與媒體的反應。[1]

內參中稱多數馬國中文報紙在這議題上立場已親中共,而在報導呈現上,特別強調除《星洲日報》和《星槟日報》外,其他中文報紙都以超特大字為標題來報導,尤其是《中國報》。被中央社點名的還有《通報》、《南洋商報》和《光華日報》,而《光華日報》是由孫中山於一九一〇年十二月廿日在檳城創辦的。

首先《星洲日報》和《星槟日報》方面,分別是<聯大通過恢復中國合法席位>和<邀中華人民共和國加入聯合國>,明顯較輕描淡寫,不觸及台灣是被「逐出」還是「退出」;同時,這兩家媒體是由立場親國民黨的東南亞富豪胡文虎所創立的[2],雖然他早在一九五四年過世了,但旗下的「星系」報業仍屬於胡氏家族,故有可能在中華民國退出聯合國議題上不敢得罪國民黨。

至於特別被點名的《中國報》,其標題是<中國獲進入聯合國,台灣被逐出會>。儘管《中國報》是由國民黨人背景的馬華公會元老李孝式在一九四七年創辦的,其成立用意是為在輿論戰上與馬共相庭抗禮,但即使《中國報》立場親國民黨,卻在這議題上的表態不為國民黨所接受。

國民黨當局不滿的導火線,是源自於《中國報》在當年九月十二日的<評台官員投奔中國>一文,認為該文攻擊了中華民國-「台灣在對外外交方面的顢頇無能,對內採取蒙蔽民間政策,對民心方面的影響,已產生了極大之惡果。」[3]這一篇評論文章出自於《中國報》記者陳駒騰,當時中央社已查知陳駒騰曾在台灣留學,故批評他忘恩負義,文中稱「據中國報內人士說,中國報內目前思想最左傾者即係一批曾留學我國的僑生,我國為培植僑生接受高等教育,每年所費金錢、精力殊為可觀,有時還被受惠國家所不諒解,而此等僑生返回僑居地後,竟有對我橫加抨擊者殊屬可嘆!」

同年十一月十三日,台灣外交部去函駐吉隆坡領事館,要求館方持續將陳駒騰及其「同路人」的個人資料呈上來,並將該函副本抄送給陸海光(海外對中共鬥爭工作統一指導委員會)、警總、調查局、國安局、中三組、救國團等情治單位與國民黨附隨組織。不意外地,陳駒騰這名被視為「忘恩負義」的僑生就成了國民黨的眼中釘。

三民主義獎學金得獎者

芙蓉市(Seremban)位於馬來半島西海岸中部,緊鄰雪蘭莪州的芙蓉是森美蘭州的首府,與怡保一樣皆因錫礦業而生,最終成了一個以以華人為主的城市。也因為森美蘭擁有眾多華人移民的緣故,這裡也少不了保皇黨、革命黨人相遇,更少不了國共兩黨鬥爭的故事了。

出生於廣東的鄧澤如,是後來南下馬來亞經商致富的華商,一九〇七年加入孫中山創辦的「中國同盟會」,後負責協助孫中山創立的「中華革命黨」在南洋地區的黨務工作。[4]至於共產黨方面,一九三〇年四月三十日,馬來亞共產黨就在位於芙蓉以東約三十公里的瓜拉比拉(Kuala Pilah)鄉村成立。

二〇一八年二月廿七日,我第一次來到了芙蓉這城市,為的就是與被國民黨標籤為「附匪者」的陳駒騰先生見一面。好在現代網絡的發達,讓我很順利地就聯繫上了陳駒騰先生。陳駒騰離開《中國報》後經商,退休後仍不忘動筆寫下對馬國、台海兩岸時事之所見,因此我才得以在《星洲日報》森美蘭州地方版見到了他的專欄,最終聯繫上了他。

在未與陳駒騰先生見面前,我先將相關檔案傳了給他。陳駒騰看完檔案後驚訝不已,對國民黨的指控感到不悅的他就在專欄上發表了數篇文章進行反駁。陳駒騰語帶嘲諷地寫「陳老何其有幸,竟在四十三年前當小蔣執政時期,被在島內享有崇高學術地位的國史館,把自己的名字被列入檔案而尚未自知」。[5]

一九五八年,陳駒騰赴台就讀僑生先修班就學一年,再考上了政治大學新聞系,他畢業於芙蓉中華中學,而陳團保(第五章受訪者)也在這度過幾年的初中生涯,因此陳團保可謂是陳駒騰的學長。雖然他倆多少是較認同中華民國才赴台留學,但陳團保赴台時仍是「中國人」的身份,而陳駒騰赴台時馬來亞已獨立一年了。

「不妨告訴你,當時時候大部分同年人都想回中國大陸」陳駒騰不諱言地說。不過陳駒騰也感慨幸虧沒去成,因為他們當時完全不了解中國大陸在大鳴大放、人民公社、三面紅旗的時代,回去後是沒東西吃的。陳駒騰指出,當時有已經回大陸的馬來亞學生,即使成績優良、左派的,也想盡辦法回來馬來亞,因為受不了苦。

祖籍廣東台山的陳駒騰,是因為父親也阻止了他,最終才選擇到台灣留學。當下我就聯想到那曾回大陸求學,後逃到香港的新加坡人陳瑞生(第四章主要人物)。

在台求學時,陳駒騰也面對過被校內國民黨職業學生提出的入黨邀請,但他拒絕了,因為陳駒騰堅持他已是馬來亞公民,外國人不應加入國民黨。陳駒騰說「當時找一個大學生入黨可得積分一分,僑生則是三分,這是招我的黨員學生說的」。[6]

陳駒騰跟我分享說,他寫的文章出來後,身邊友人為他憤憤不平,因為他們都曉得陳駒騰家族有國民黨背景,陳駒騰在政治立場上也反對民進黨的台獨主張,沒想到多年後才恍然大悟被國民黨給抹黑了。陳駒騰很不滿意國民黨如此標籤他,一來他父親曾是芙蓉當地的忠貞海外黨員,二來他在政大求學時贏了不少台生,考到了「三民主義」獎學金,足以證明他非「附匪者」,即便他當時對國民黨有許多不滿之處。

對於陳駒騰父親是國民黨海外黨員這點,我問陳駒騰難道令尊沒建議他入黨嗎?原來在陳駒騰赴台留學前,他父親就過世了。陳駒騰回憶道,他父親生前給他留了許多受用的書,如蔣介石著作《蘇俄在中國》,他說「我在這(馬國)接觸的不是左派書籍,而是這本書。這書幫助了我很多,當時《三民主義》是必修課,我當時全班得到最高分,因為我引用很多這書的內容,並拿到三民主義獎學金」。

順帶一提,台灣總統府宣傳外交綜合研究組曾研擬將《蘇俄在中國》翻譯為印尼文或馬來文,甚至阿拉伯文譯本,「以增進馬來亞人士對反共問題之認識,及對我領袖之崇敬」,對等回報為在台出版馬國國父東姑阿都拉曼著作。[7]

因此對於國民黨對他「忘恩負義」的指控,陳駒騰強調「老實講,我們在台灣唸書,不是托台灣的福,而是托美國人的福!」....

[1] <東南亞華僑涉嫌(四)>(1971年10月27日),《外交部》,國史館藏,數位典藏號:020-990600-2920

[2] 一九四九兩岸巨變後,胡文虎在大陸的財產因遭中共充公,蒙受巨額損失的胡文虎因而更一面倒地傾向退走台灣的蔣介石。鄭宏泰(2018),第126-127頁。

[3] 同註一。

[4] 陳士源,《分歧的「愛國」華僑-民初華僑對祖國政治之態度》台北市:財團法人海華文教基金會(2002),第95頁。

[5] 星洲日報,2018,<我被標籤為「附匪者」>,2019年4月9日檢索。http://www.sinchew.com.my/node/1719733

[6] 作者訪問,二〇一八年二月廿七日。

[7] <現階段對馬來亞聯邦宣傳與工作方式研究>(1963年2月26日),<對馬來亞工作實施方案>《外交部》,國史館藏,數位典藏號:020-010602-0307。

延伸閱讀:

本文摘錄於血統的原罪:被遺忘的白色恐怖東南亞受難者

作者:杜晉軒,出版社:臺灣商務印書館





1 人支持了作者

台灣的“轉型正義”也要“新南向”?

解構國民黨的「僑界」和民進黨的「華人世界」

《血統的原罪》:白色恐怖時期的外國人

發佈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