杜晉軒

來自馬來西亞,關注兩岸、東南亞華人歷史相關議題。目前就職於台灣關鍵評論網,任東南亞版編輯。

解構國民黨的「僑界」和民進黨的「華人世界」

發布於

民進黨選前之夜,最後那一幕寫著「明天,所有人都會看到台灣人為世界,守住了這座民主堡壘」。雖然沒寫「華人世界」,但可以明顯看到在2020總統選舉的選戰中,其實民進黨、蔡英文已多次提到台灣是華人最後一塊自由之地,或華人世界唯一民主國家等語。至於國民黨候選人韓國瑜,則多番強調他獲得「海外五千萬華僑」的支持。

筆者向來反對「華僑」這過時的概念,然而為何筆者多番韓國瑜與國民黨在消費「海外華僑」,卻不去批評民進黨自詡台灣是「華人世界」的民主堡壘呢?很簡單,雖然「華僑」(或僑界)和民進黨的「華人世界」從字面看起來差不多,但背後的思維卻天差地遠。


中華民國不是外籍華人的祖國

無論是「華僑」還是「僑胞」,筆者向來不贊同中華民國再用前述兩個詞彙,因為許多國家的華人早不具有任何一個「中國」的國籍,「僑」的相對概念就是「祖」,中華民國(抑或是台灣)怎麼可能是早已具他國國籍華人的祖國呢?

筆者曾在《先求台灣跳脫「華僑」思維,才更能以「人」為核心看待東南亞政策》一文指出,不少馬國華人並不認為自己是華僑,可能對僑委會也沒什麼情感可言,但身邊師長或友人硬是認定「你就是華僑」,難道這不是種歧視或優越感嗎?遺憾的是,中華民國政府的僑委會依然使用「華僑」的概念誤導了台灣社會的國際觀,前時代力量立委林昶佐曾要求僑委會委員長吳新興做出明確定義解釋,但至今無下文。

筆者認為,「華人世界」會是個比較中性、無爭議的概念。

華人世界的意思就是:「我們台灣人和各國華人,『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one world one dream)」。雖然「同一個世界、同一個夢想」是08年北京奧運的宣傳標語,但卻是個好的比喻,言下之意即是台灣人和各國華人是平等的,各自都有獨立的主體性,沒有誰是附屬誰的祖國,也沒有誰所成長的土地被單方面稱為「僑居地」。

無論是僑委會自稱的「4000萬僑胞」,抑或是韓國瑜常說的「海外5000萬華僑」,其實都是以「中華民國」或「黨國」為自我為中心的封建思維——「普天之下,莫非皇土;率土之民,莫非皇臣」,意即:「你們海外華僑一定是愛我們中華民國的」,而站在國民黨的世界觀而言,實際上就是認為「華『僑』必然效忠國民黨,民進黨心中沒華『僑』」。

筆者不曉得民進黨之所以沒有用「海外5000萬華僑」,而用「華人世界」的背後邏輯是否有高人指點,但長期與時代、世代脫節的國民黨,也許能說出的格局就剩這樣,長期不關心這土地,核心價值缺失,再加上偏離了親美政黨的路線後,格局更內化只剩下兩岸,或「大中華」,最終國民黨只能拿過去「華僑是革命之母」這歷史來當自身價值缺失的「遮羞布」。

雖然過去有批評稱民進黨「去中國化」,但從近年來民進黨多番宣稱的「華人世界」來看,民進黨主政下的並沒有放棄與各國華人社會的鏈接,只是不會如國民黨情緒勒索般稱他人為華僑,而對於擁有中華民國國籍者,更以台僑稱之。

承上所述,何以見得韓國瑜、國民黨在對「海外華僑」情緒勒索?例如12月18日,韓國瑜稱夫人李佳芬應邀請前往泰國、柬埔寨、越南等慰問「僑胞」時,一下飛機就被一堆台商及馬來西亞的僑生(校友)簇擁痛哭等語⋯⋯無論真假為何,以韓國瑜為代表的國民黨人精神中,一直承傳著蔣介石對海外華人的工具性思維,所謂「海外華僑」從來是為附屬於黨國的,在黨國的語境下,華僑的位置多是為一搏「祖國」的「關愛的眼神」而存在的客體。

1月10日的造勢晚會上,韓國瑜又再說「民進黨實在是太愚蠢了,因為有了中華民國,1911年孫中山創立,5000萬華僑我們緊密相連,我們現場支持者都非常清楚,認同國旗,5000萬華僑緊密相連,能有著無限資源、祝福、和力量,現在卻把整個中華民國愈做愈小,愈走愈孤獨。」

韓國瑜的多番消費「華僑」,其實早已讓一些馬國華人不滿,如馬來西亞醫生作家、台灣季風帶書店老闆林韋地在其臉書號召馬國網友「支持蔡英文,拒絕韓國瑜,馬來西亞檳城,中華民國台灣加油。」

中華民國應棄「民族號召」

從這次選舉可以看到,撇開有留學台灣背景的馬來西亞華人不談,其實也有不少非留台校友身份的馬國華人也相當關心台灣政治,難道是因為民進黨推的「芒果乾」?非也。

早期馬國華人受到港台的流行文化影響,如今新生代則受中國、韓國流行文化影響頗深。台灣流行文化的黃金時代,大概在馬英九政府時期已進入末期了,而蔡英文主政後,台灣的軟實力則進入了小眾文化的輸出。

而相比國民黨的保守形象,民進黨主政下相對強調多元、包容等進步價值,這也是許多馬來西亞眾文青所嚮往的。近年來馬來西亞開始出現的一些獨立音樂節、生活節、文青市集等,其實受台灣影響頗深,台馬兩地的文化工作者相互串聯,而且也不乏台灣文化部的身影。筆者的一位留台畢業的學長曾感慨說,若韓國瑜當總統會是台灣「媚俗化元年」的開始,這背後的意思是台灣難再有軟實力輸出,台灣的國際形象、軟實力輸出,依然與主政者的思維息息相關。

雖然台灣流行文化的黃金時代的早已過去,但套用一個曾在馬英九時代流行的詞彙-「小確幸」,這就是當前台灣讓馬來西亞華人所嚮往的一面,也是許多外國友人所認同的。

可以說,至少當前台灣與馬來西亞年輕華人(還有其他國際青年),價值觀的連接更甚於所謂「中華民族」的連接。

至於國民黨,韓國瑜連國際記者會也能取消,已形成了讓外界認為國民黨放棄了全世界的形象。若國民黨依然堅持所謂「海外五千萬華僑」與中華民國連接的思維,國民黨剩下的世界觀,大概就是「中天觀」了,不是在馬來西亞極少數能看到的台灣電視頻道-中天電視,而是「中華天朝主義觀」。

文章來源:關鍵評論網

沒有關聯作品

修訂

關聯一篇作品

發布評論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