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鸭子

2020 年要更强大。

2021 年度问卷/ 个人总结

發布於
对于世界而言,这是荒诞的一年;对于我而言,这是真正认识自己的一年。

2021Matters 年度問卷

  • 寫下一件今年發生的,你想永久紀錄下來的事情。

下半年,我在微博上评论了一个轮椅女孩的视频。视频的主要内容是她作为一个坐轮椅的人,在这一年的出行中遭遇了哪些不公正的待遇。

我写了一下前几年去国外出差的经历。那次发现很多坐轮椅的人也来参与活动,很惊讶,因为国内公开场合很少看到轮椅人士,以至于我根本没有想过更多,比如为什么他们不出行。

这个评论得到了很多人的共鸣,他们也分享了一些无障碍设施相关的经历。只有一个人评论回骂我,说:最看不惯你这种崇洋媚外的人,张口闭口就是国内、中国,我不允许你随便说中国。

  • 整整兩年過去了,疫情仍在繼續。相比起兩年前,疫情如何改變了你的生活?你認為還能恢復原狀嗎?

疫情让活动范围变得更小了,从出国旅行、国内旅行,逐步降级为周边游。此外,很多朋友离开了北京,去了更小的城市,或者干脆就回老家了。我觉得疫情让大家的选择都变得更保守了。

我不确定是否还可以复原。单纯看新冠本身的话,它已经逐步演化到了流感级别,迟早会跟人和平共处,但它改变了我们社会中的一些东西,这种影响也许会持续下去。

  • 2021 年,你(終於)在哪些地方躺平了?

还没有,还在反抗躺平。

  • 2021 年,什麼事情讓你獲得最深的意義感或給你最大的力量感?

想跟好朋友一起创业,项目选得不坚定,总想要在短时间内见效,后来叫停了这个项目。这 3 个月的失败经历对我意义颇深,我不再逃避躲在别人身后,更有勇气去面对自己想要的和可能的失败了。

  • 2021 年,你經歷的一場告別或一次相遇

一起住了 2 年的朋友决定回老家去发展,告别是漫长的,又是匆忙的。以前我不会有离别的痛苦,这次却有好长一段时间无精打采,好像她的离开给我的生活按下了倒计时,我不确定会引爆什么。

  • 相比去年,你與身體的關係發生了什麼變化?你有更喜歡現在自己的身體嗎?

我投入了更多,锻炼也好,运动也好,像饲养一只小猫一样,研究如何饲养和锻炼自己。好像从今年开始,真正意识到了健康的重要性。

  • 跟我們分享你在 2021 年相遇的一本好書、一部好電影或一首好歌

《秋园》,我在 2021 年最喜欢的一本书。

  • 用一張照片分享 2021 年對你有重大意義的時刻。
宫泽贤治的


  • 請填空:2021,_meaning_ matters
  • (這題留給你,請向自己發出一個靈魂的提問,然後寫下你的回答)

今年我变得更强大了吗?是的,但是是因为知道了自己的软弱。


2021 这一年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电影记者。那时,每逢采访香港导演、演员,记者们都爱问「你怎么看待香港电影已死」这个问题。

很快,问这个问题的人越来越少,直到某天,这个问题再也没有被提起。它被遗忘了。

2021 年,我们可能遗忘了很多跟「香港电影」一样美好的东西。

拿我自己来说,我一度忘记了一些很好的初衷,比如发现生活的趣味、无私帮助他人、做有社会价值的工作等等。

这些美好而抽象的概念,一点点消失在具体之中,被KPI、ROI、GMV 等以效率为导向的词汇所腐蚀。效率没问题,问题是无目标的效率。当数字的增长不再带来快乐和价值,人会失去意义感,陷入焦虑。

意义感。今年,我格外关注它,也格外追求它。

我试图为这种倾向找到一些理由。在陈海贤的课里,也有个来访者深陷意义的烦恼,我们的共同点是经历过汶川大地震。于是,陈海贤从心理学角度认为,人经历过生死大灾后,会自然的更关注意义。

这是一个不错的解释。我意识到除了对自己刨根问底之外,也可以往外去看,去看大环境、事件、其它人,这让我变得豁达了很多,也坚定了很多。

「不是我的问题」,2021 年的我终于能够说出这样的话了。这是我今年最大的收获。

今年初的时候,我还是一个更激烈的人。在写给自己的 2021 寄语中,有这么一段:

「如果我突然被车撞了,离开人世那一秒,过去的人生像电影一样回放,那一定是一部充满战斗意识的影片。
我打赢一场场普通又细小的战斗,不是为了变得更好,而是为了保持不变。
明年我也要坦荡坚定的说:我认为大人的世界也有对错,我至今仍然相信理想的价值,正是那些虚无缥缈的词汇让我强大。」

年末回看,这些话让人有点不好意思,幸好当时写完没有发出来。

写的时候,我脑子里一定有不少假想敌,火药味很浓。这一年过完,我平和了很多。

一个是因为今年太荒诞,很难认真去计较;另一个是出现了几个点拨我的人,就像漫画一样,是那种表面是乞丐,本质是人生引路人的高人。

戳破一些东西后,我看到了很多不容易。

以前,我很相信人的主观能动性,相信任何情况下人都有选择,做错了选择的人,应该为结果负责。现在,我越来越多的看到环境的力量,它局限人们的视野,也直接的影响人们选择。

看到更多之后,我的战斗意识减弱了。这应该是一件好事,我不再需要通过反对什么来证明我是谁了。

总之,2021 年想明白了很多东西,不过做得很少。

我好像总是擅长提出问题,每次聊到最后,结论往往是「那也是没有办法」。可生活不是一个找茬游戏,不是指出问题,它就会消失。

我问自己,这里面到底有多少自我掩盖的成分呢?我是不是试图用环境的问题,来掩盖自己的问题?

新的一年里,我希望自己能更诚实的面对问题,就算没办法解决它,也要不计代价的试图去回答它,用行动而非话语。

10 年前南方周末写给 2012 的献词,正是我对自己新一年的期望:

我们不能止步于抱怨,尽管抱怨本身无可厚非;我们也不能沉溺于低俗,尽管低俗是最起码的权利…
我们在一起,就像一滴水融入另一滴水,就像一束光簇拥着另一束光。因为我们知道,惟有点亮自己,才有个体的美好前程;惟有簇拥在一起,才能照亮国家的未来。

2022 年,做一个更勇敢的人吧。

《强风吹拂》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