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鸭子

2020 年要更强大。

西贝哭穷后的瞬间静默

發布於

我的本职工作是餐饮记者,这个行业原本不会跟疾病、医疗扯上关系,但这次疫情是传染病,不能扎堆,得控制人群流动,连锁反应之下,餐饮零售行业受到疫情影响尤其严重。

烹饪协会 2 月 12 日发了数据,说 93% 的餐饮企业在疫情期间都选择闭店。恒大数据研究院预测,全行业损失在 5000 亿左右。可以说这次疫情对餐饮业是全方位无级别差攻击,且是重击。

让更多人知道事态严重性的导火索是:西贝贾国龙站出来说,我们的现金流撑不过 3 个月。

在业内,西贝是龙头,除了海底捞就是西贝。那篇稿件一下子刷屏了,单微信阅读量就有 400 万。连我都受到了牵连:很多从来没有联系过的财经记者,跑来顺便给我拜年,主要是问一句认不认识西贝的人?我们还笑说这也是记者的基本业务能力之一吧。

当然,这件事还有另一个后续结果,就是发布稿件的投中网被封号三个月,那篇稿子也消失了,西贝在一小段时间里,成了一个「敏感词」。

这种敏感是微妙的,没有人接到任何通知,但我们一发现投中网那篇消失,就立刻删掉了相关报道,其它许多家媒体也是一样。

有那么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大家默契的不再提西贝在疫情中的表现。不止是媒体业,大厂也在内部一对一的说,吟游诗人式传播着谨慎使用「西贝」案例的歌谣。

有个说法是,西贝这次哭穷,说了不该说的话,营造了一种「妈不给奶吃,所以得哭才行」的氛围,他这么一带头,其它还不如他的孩子,岂不是都要哇哇大哭?影响是很不好的,于是妈有点不高兴了。

也许只是皱了眉头而已,也许根本啥也没发生,只是有心人解读了什么。于是整个媒体界都静默了一会儿。

这感觉很像是上学的时候,原本沸腾的教室突然安静了一下,可能很多人都不知道为什么要安静这一下,但那一小段静默是真实存在的,随后又会回复正常——随后,西贝再次发声,已经获信 4.3 亿。

于是,那种微妙的敏感消失了,气氛又恢复了正常。

我觉得用「惊弓之鸟」来形容我们这个行业,是挺合适的。

喜歡我的文章嗎?
別忘了給點支持與讚賞,讓我知道創作的路上有你陪伴。

CC BY-NC-ND 2.0 版權聲明
2

看不過癮?

一鍵登入,即可加入全球最優質中文創作社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