夢牛Dreamyak

從小喜歡靈性相關,書寫自我探索與療癒,剛好是個INFJ,曾為律師法務,現正開糧倉休息重整中~ 方格子:https://vocus.cc/user/@dreamyak 傳送門:https://linktr.ee/dreamyak

讀《高山寺的夢僧》當榮格心理分析遇上日本佛僧。解夢還需做夢人

「夢的一般性機能,是以細膩的方式,產生足以重建全體心靈均衡之夢的素材,進而試圖恢復心理的平衡。這就是我所說的,夢對我們心靈構造所負擔之補充或補償的角色。」榮格說;某程度言,夢境是無意識對自我的補償、平衡。這句話對解夢來說的意義是:解釋夢就必須了解做夢者的意識狀態,才能知道夢境為何要進行自我的補償與平衡。夢中的事物所象徵的不是一種固定的答案,而是個人欲表現某未知事物時,所能找到的最貼切的表達。

此書的副標題是:明惠法師的夢境探索之旅

理所當然主角是「明惠法師」,主題是明惠法師的「夢境」

作者則是距離主角幾近一千年後才誕生的日本心理學家「河合隼雄」

對不了解佛教,甚或日本佛教史的人來說,明惠法師是誰大概是個謎。反而是出生於1928年,作為日本第一位赴瑞學習,取得榮格心理分析師資格的河合隼雄,比較為人所知。他也與許多日本文學家有往來,其中最知名的大概是村上春樹了,村上甚至還寫了「村上春樹去見河合隼雄」一書,討論兩人之間的對話與啟發,可見河合隼雄的思想與觀點具有一定的影響力。

那明惠法師是誰呢?為何河合隼雄不分析其他人的夢境,畢竟作為日本知名的榮格心理分析師,河合隼雄早已累積許多案例可以用來探討他畢生的研究“夢的議題”,為何選擇一位出生於西元1173年的日本佛僧?或許河合隼雄對佛教也有深厚的研究?

--

為何研究明惠法師的夢境?

其實,河合隼雄對佛教根本沒有多大興趣,他自認自己是「夢的專家」,但對於佛教此一領域可說是個門外漢。河合隼雄研究明惠的起因可說是個機緣,但決定為此寫一本書卻有其背後的重要道理。讀完書後,我認為正是這些原因,讓這本書相較其他「夢」書獨樹一格。

佛教作為日本多數人的信仰,對日本人的心靈層次有重要影響

研究夢,不是單純的以一個蘿蔔一個坑的方式來解夢,從心理分析的角度來看,夢與人的意識息息相關,既然佛教與日本人息息相關,那也該試著理解佛教。

明惠法師是難能可貴的夢境記錄者

明惠從19歲開始紀錄自己的夢,持續40年之久,至其死亡。明惠對夢境的重視與勤勞,使他幾乎可被稱為“東方的榮格”(榮格也長年紀錄自己的夢境,可參「紅書」)藉由他留下的長期夢記搭配相應的歷史背景,河合隼雄便能更細膩準確的分析明惠的夢。

明惠法師的獨特性

明惠並不是最有影響力的佛僧,他沒有建立新的宗派,終其一生獨自謹守戒律,包括多數僧侶都未遵守的女戒,但卻又能超脫其他佛僧,不被社會與宗教對女性加諸的刻板形象所拘禁,進而能轉化融合女性的原型(榮格所稱的阿妮瑪anima),使其能真正走向自我實現(榮格所稱的個體化過程)。

所以研究明惠,不是在於他的名,而是他既代表佛教的因子,可看出人們走向靈性修行時心理與夢境的變化;又能彰顯日本文化中難得可見的阿妮瑪、阿尼姆斯(animus)平衡狀態。

對榮格學說下的原型阿妮瑪(anima)、阿尼姆斯(animus)不了解的讀者,也無須感到負擔。因為即便河合隼雄是以他榮格心理分析的專業角度來寫明惠的夢境,但其實他的文筆非常平易近人,讀這本書時,也不會覺得一直受到心理學名詞的轟炸。作者能用短短的篇幅,簡要地敘述讀者需要有的基本知識,接著闡述明惠夢境的例子來示意。

--

解夢為何不能看「周公解夢」

對於想要探索自身夢境的人,這本書應該會讓你有所收穫,當然這收穫指的是,從榮格學派的角度來理解夢的世界與意涵,而不是照本宣科的在解讀夢境元素。

當你做了一個蛇吞象的夢,覺得莫名其妙,想要試著解釋這個夢,於是便google夢到蛇、夢到象,找尋夢到這些動物的意涵為何。但這種解夢方式的謬誤在於,它假定了所有夢境的所有事物,都有一個正確、固定的對應解釋。即夢境的內容只是固定事物的替代象徵。

但榮格說:

「夢的一般性機能,是以細膩的方式,產生足以重建全體心靈均衡之夢的素材,進而試圖恢復心理的平衡。這就是我所說的,夢對我們心靈構造所負擔之補充或補償的角色。」

因此某程度言,夢境是無意識對自我的補償、平衡。這句話對解夢來說的意義是:

  • 解釋夢就必須了解做夢者的意識狀態,才能知道夢境為何要進行自我的補償與平衡。
  • 夢中的事物所象徵的不是一種固定的答案,而是個人欲表現某未知事物時,所能找到的最貼切的表達。

所以解夢可以說,必然是很「個人化」的過程(這裡先排除共時性討論的集體意識),不同的人即便都有蛇吞象的夢,也不能照本宣科的蓋棺認定,而應該對做夢者當時的想法、情緒以及生活處境有所知悉,才能準確分析夢境。

--

個人感想

我自己讀完書後,有了想要建立起自己的夢境資料庫的念頭,因為如同標題所說,解夢是很個人化的,必須由做夢者的生活與意識脈絡出發,夢裡經常出現的情節橋段或是某種生物、物件對於自己而言,可能都有獨特的象徵意涵在。

賽斯在《心靈的本質》也提過我們在解讀夢境時,是用一種「有結構」的方式在紀錄捕捉,但夢其實是心靈的作品,是不會侷限在特定的結構之中,如果我們抱著平常有意識的狀態來觀看夢,就會看到不合語言、時間等等邏輯的內容。理解夢境需要學習利用我們的其他知覺層面,需要學習經驗平常不熟悉的系統,了解自己的心靈運作與感知,還有處理情感跟聯想的過程。

有關心靈感知的方式,我最近在Netflix上看了一部美國實境節目《死後人生》,是一位知名的年輕美國靈媒Tyler的通靈故事,在節目裡頭,Tyler跟客戶述說他所接收到的訊息時,也有類似的「象徵」解讀手法,譬如他會說他看到Leo文字,這可能代表某個人的名字或是星座是獅子,又或者他看到太陽與月亮同時出現,通常太陽代表生日、生命,月亮則是逝去,死亡,當兩者同時出現時他認為是家族中有人的生日跟忌日相當接近,也就是說,他已經熟知地能將心靈感知到的,「轉化」成對應上現實的解讀。這跟我看大天使牌卡作者Doreen Viture自傳時,某處提到她接受到嬰兒的畫面,並告知被感知者,這意味著新生,有異曲同工之妙。

回到賽斯書,談到另一種我最近即夢過的聯想(夢到香蕉,實際上是指某個暱稱猴子的人)。許多世紀前,英文姓氏與該家族的職業有密切關係,譬如裁縫師(Tailor)的姓氏可能就是泰勒(Tyler),而你夢到一個裁縫師或一家裁縫店裡有人去世,對應的,可能是現實上有個泰勒過世了。

以上這些,我想都是在說,心靈的表達有一定的集體意象,也有個人經驗賦予特定象徵的意涵在,當我們有意識的注視,或去研究自已夢境的表達與現實間的連結,也等於是在創造一個自我的心靈資料庫。

所以詮釋夢境反而更像是在了解自己,夢境就像是一個自我的神秘世界,而我們自己是唯一能解開密碼進入的人。

--

這本書還講到什麼

既然分析一個人的夢境必須了解他當時的心理與外在環境,此書作者難免也就得探詢當時佛教、政治與民生在日本的發展,所以這本書不僅讓讀者能窺見明惠的心靈,也能讀到一些日本的歷史元素。

這本書另一個重要主題是從榮格的阿妮瑪(anima)元素,探討日本的母性與女性議題。在現今還是忽略anima追求的日本來說,明惠是如何打破窠臼,面對自己與女性的關係,並習得自我的完整發展。

以上的元素如何轉變成夢境的象徵,便是作者會寫的分析解釋,也會討論到榮格、佛教觀的意識層面。

--

若對這位年幼喪母父,九歲就入寺修行,曾試圖捨身餵獸,並割去右耳以示守戒之心的明惠法師及其所學有興趣,可參考此篇文章「日本華嚴宗與明惠之研究」

此處通往博客來~《高山寺的夢僧》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1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