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254《史記》卷九〈呂后本紀〉03:給那個不知輕重的皇帝哥哥來「兩杯」鴆毒水吧!?

為什麼想毒殺齊王,卻要準備「兩杯」毒酒?

──────────原文──────────

二年,楚元王、齊悼惠王皆來朝。十月,孝惠與齊王燕飲太后前,孝惠以為齊王兄,置上坐,如家人之禮。太后怒,乃令酌兩卮酖,置前,令齊王起為壽。齊王起,孝惠亦起,取卮欲俱為壽。太后乃恐,自起泛孝惠卮。齊王怪之,因不敢飲,詳醉去。問,知其酖,齊王恐,自以為不得脫長安,憂。齊內史士說王曰:「太后獨有孝惠與魯元公主。今王有七十餘城,而公主乃食數城。王誠以一郡上太后,為公主湯沐邑,太后必喜,王必無憂。」於是齊王乃上城陽之郡,尊公主為王太后。呂后喜,許之。乃置酒齊邸,樂飲,罷,歸齊王。三年,方筑長安城,四年就半,五年六年城就。諸侯來會。十月朝賀。

──────────翻譯──────────

漢孝惠帝在位第二年,孝惠帝的叔叔「楚元王」劉交、孝惠帝的大哥「齊悼惠王」劉肥都前來朝見。

十月某日,惠帝與齊王在太后面前吃飯、喝酒(孝惠與齊王燕飲太后前),孝惠帝認為齊王是兄長,就按家人的禮節,請他坐上座。太后見狀大怒,就叫人倒了兩杯毒酒放在齊王面前(乃令酌兩卮【因同知,酒杯的意思】酖,置前),讓齊王起來向他獻酒祝壽。齊王站了起來,孝惠帝也站起來,端起酒杯要一起向太后祝壽。太后看到皇帝拿起毒酒也感到害怕下,親自站起來倒掉了孝惠帝手裡的酒(自起泛孝惠卮)。齊王覺得奇怪,因而也沒敢喝那杯酒,就裝醉離開了席座(詳醉去)。事後打聽,才知道那是毒酒,齊王感到害怕,自認為不能從長安脫身,所以非常焦慮。這時,齊國名叫「士」的內史向齊王獻策說:

「太后只有孝惠帝和魯元公主這兩個孩子。如今大王您擁有七十多座城,而公主只有幾座城的貢賦。大王您如果能把一個郡的封地獻給太后,來作公主的『湯沐邑【指皇族的封地】』,太后一定會很高興,您也就不必再如此擔憂了。」

於是齊王就獻上「城陽郡」以討好太后,並尊自己的異母妹妹魯元公主齊國地區的「王太后」。呂后見狀感到很高興下,就接受了齊王的饋贈。於是,在齊王位於京師的官邸內擺設酒宴,歡飲一番,酒宴結束,就讓齊王返回封地。

接著來到漢孝惠帝在位第三年,開始修築長安城,到了漢孝惠帝在位第四年時已經完成了一半,直到漢孝惠帝在位第五、第六年時全部竣工。諸侯都來京聚會,並於當年的正月,也就是十月時入朝祝賀。

─────────解說與心得─────────

從這幾卷的內容裡,都會發現一個有趣的現象:該如何安置皇帝的「長輩」,其實是門很難的藝術。

早在上一卷的內容裡,漢高祖劉邦因為對自己的父親行禮,就有人趕緊勸劉邦的父親──劉太公說:帝王向你行禮是不合禮制的。因此,太公只好趕緊跟身為皇帝的兒子說「帝,人主也,柰何以我亂天下法」。最終,劉邦賜給自己的父親「太上皇」的名號之後,才終於可以在「名正言順」下,跟父親行禮。

在這一卷的內容裡,孝惠帝在媽媽面前跟自己的哥哥吃飯,只因為讓哥哥坐「上座」,竟惹來呂后的不滿,呂后甚至打算當場毒殺孝惠帝的哥哥。看來,帝王家族的身分,不能依照普通老百姓的輩分來界定。不過,一家人吃飯,何必在乎君臣關係呢?這點,也可以看出「皇帝」這個身分的最大弊病,就是沒有下班的時刻。照你我今日的道理來看,朝堂之上,孝惠帝是「君」、齊王是「臣」;但如今只是一家人的聚會,孝惠帝就應該是「弟弟」、齊王則是「哥哥」。讓哥哥坐上座,看似沒有任何不妥才對。

然而,就呂后來說,齊王劉肥是當年劉邦還沒娶呂后為妻之前,在外面私生的小孩。一來並不是她自己生的小孩,二來齊王的母親與劉邦甚至沒有婚姻關係,地位比戚夫人更低。換言之,這個出身地位更低的齊王,竟然敢接受孝惠帝的讓座,呂后的憤怒應該是可以理解的。

不過,令人好奇的是,對此感到憤怒的呂后為何會擺出「兩杯」毒酒在齊王面前呢?當坐在上座的齊王率先向呂后祝壽時,孝惠帝也跟著拿起另一杯來敬酒,這才讓呂后趕緊起身將孝惠帝手上的酒倒掉,進而導致齊王也不敢喝下手上那杯酒,最終齊王才得知酒中有毒。這一系列生動的描述中,最令我感到好奇的還是呂后命人拿出兩杯酒擺在齊王面前這件事。到底呂后為何要放兩杯毒酒呢?如果只是想毒死齊王,不是只要放「一杯」毒酒即可?還是因為另有跟齊王一起來的人,所以想要一併毒死?


沒想到這個問題竟讓我思考多日,最終我想到最有可能的答案是:應該是因為現場有孝惠帝與齊王兩兄弟,所以呂后才會準備兩杯酒。按照酒席的慣例,由上座的人依序向呂后敬酒,如此才可以優先毒死齊王,進而告誡孝惠帝別把自己的地位放在哥哥之下。倘若當時呂后僅僅準備一杯酒,反而會讓齊王心生困惑,甚至懷疑酒可能有毒,而讓呂后的計畫失敗。

簡而言之,這是呂后一場非常巧妙的毒殺計畫。按照呂后的構想,只要齊王飲酒身亡,第二個敬酒的孝惠帝就不會喝下另一杯毒酒。然而,經過弟弟被毒殺以及「人彘事件」後,孝惠帝這次竟然選擇跟著一起喝酒,讓呂后的毒殺計畫失敗。看來,經過前陣子的震撼教育,孝惠帝的政治手腕似乎進步不少。

再者,經過這場驚心動魄的宴會後,齊王劉肥也見識到呂后的心狠手辣,所以只好做出許多讓步,以換取逃離京城的機會。

從這幾段內容來看,雖說呂后確實頗為殘忍,但她就如齊國內史「士」所說的一樣:在失去丈夫後,唯一的依靠就是孝惠帝與魯元公主這兩個親生骨肉,所以她在一心只想保護這兩個兒女下,做出許多狠心,甚看似偏袒的行為。是該說呂后是「為母則強」?還該說她是「為母則貪」或是「為母則狠」呢?

有人說,一個人是否進入讀歷史的「入門級」,關鍵在於:是否學會不要把人簡單分成好人與壞人。從這幾段內容來看,一心為了鞏固政權,捍衛皇帝權威,甚至有點偏袒自己子女的呂后,確實不能簡單定義為好人或壞人。

再者,令人訝異的是,接下來孝惠帝在位的三到七年,除了修築長安城之外,竟然沒有任何可以著墨的內容。雖說「沒事」不算是壞事,但是總讓人還是很納悶,這五年來真的一點值得紀錄的事情都沒有嗎?我想,這幾年之所以沒事可記錄,或許是因為經歷過秦末天下大亂後,政府決定「與民休息」的緣故吧!

那麼,其實算是很努力教導兒子如何當皇帝的呂后,還會有那些挑戰等著她呢?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以上,就是這段史料給我的小小收穫。

CC BY-NC-ND 2.0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Loading...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