鱷魚把拔

教書是我的職業 寫作是我的志業 人生以分享歷史想法,撰寫小說、散文為目標 歡迎各位一起來欣賞 https://liker.land/dragonlovesnow/civic

粒史學加000225《史記》卷八〈高祖本紀〉11:加速秦朝滅亡的關鍵是什麼?

──────────原文──────────

當是時,趙別將司馬卬方欲渡河入關,沛公乃北攻平陰,絕河津。南,戰雒陽東,軍不利,還至陽城,收軍中馬騎,與南陽守齮戰犨東,破之。略南陽郡,南陽守齮走,保城守宛。沛公引兵過而西。張良諫曰:「沛公雖欲急入關,秦兵尚眾,距險。今不下宛,宛從後擊,彊秦在前,此危道也。」於是沛公乃夜引兵從他道還,更旗幟,黎明,圍宛城三匝。南陽守欲自剄。其舍人陳恢曰:「死未晚也。」乃踰城見沛公,曰:「臣聞足下約,先入咸陽者王之。今足下留守宛。宛,大郡之都也,連城數十,人民眾,積蓄多,吏人自以為降必死,故皆堅守乘城。今足下盡日止攻,士死傷者必多;引兵去宛,宛必隨足下後:足下前則失咸陽之約,後又有彊宛之患。為足下計,莫若約降,封其守,因使止守,引其甲卒與之西。諸城未下者,聞聲爭開門而待,足下通行無所累。」沛公曰:「善。」乃以宛守為殷侯,封陳恢千戶。引兵西,無不下者。至丹水,高武侯鰓、襄侯王陵降西陵。還攻胡陽,遇番君別將梅鋗,與皆,降析、酈。遣魏人甯昌使秦,使者未來。是時章邯已以軍降項羽於趙矣。

──────────翻譯──────────

就在劉邦的軍隊逼近秦國首都──咸陽之際,此時,趙國的別將「司馬卬」正想渡過黃河,進入函谷關(趙別將司馬卬方欲渡河入關)。換言之,司馬卬有可能比劉邦更早進入秦國首都。因此,沛公選擇向北進攻三川郡的「平陰縣」,打算阻斷黃河渡口(沛公乃北攻平陰,絕河津)。又向南進軍,與秦軍在三川郡的郡治「雒陽縣」的東面交戰,不過在戰事不利下,退回到三川郡南部的潁川郡「陽城縣」。接著又集合軍中的騎兵,在南陽郡的「犨【音同抽】縣」東面迎戰南陽郡太守呂齮【音同乙】的襲擊,並在那裡打敗了秦軍(收軍中馬騎,與南陽守齮戰犨東,破之)。攻下南陽郡後,南陽郡守呂齮敗逃,退回南陽郡的郡治「宛城縣」死守(略南陽郡,南陽守齮走,保城守宛)。

沛公再一次打算率兵繞過宛城縣繼續西進(沛公引兵過而西),張良進諫說:

「沛公您雖然很想趕快入關,但目前秦兵數量仍舊很多,又憑藉險要地勢進行抵抗(沛公雖欲急入關,秦兵尚眾,距險)。如果現在不攻下宛城,那麼宛城軍隊如果後來從背後襲擊,前面又有強大的秦軍,這將會是個危險的作法啊(今不下宛,宛從後擊,彊秦在前,此危道也)!」

於是沛公連夜率兵從另一條道返回,並更換旗幟,到黎明時分時,已經把宛城縣重重包圍(於是沛公乃夜引兵從他道還,更旗幟,黎明,圍宛城三匝)。

面對如此局勢,南陽郡守打算要自刎。他的門客陳恢說:「現在自刎還太早(死未晚也)。」

於是他越過城牆去見沛公,說:

「我聽說您和諸侯約定,先攻入秦朝首都咸陽的人就讓他在那裡稱王(臣聞足下約,先入咸陽者王之)。現在您停下來圍攻宛城(今足下留守宛)。宛城是個南陽郡的都城,相連的城池有幾十座,人民眾多,積蓄充足(宛,大郡之都也,連城數十,人民眾,積蓄多),官民都認為投降肯定要被殺死,所以都決心據城堅守(吏人自以為降必死,故皆堅守乘城)。現在您整天停在這裡攻城,士兵傷亡必定很多(今足下盡日止攻,士死傷者必多);如果率軍離去,宛城軍隊一定在後面追出(引兵去宛,宛必隨足下後);這樣,您向西前進就會錯過先進咸陽並在那裡稱王的約定(足下前則失咸陽之約),後面又有宛城強大軍隊襲擊的後患(後又有彊宛之患)。替您著想,倒不如約定條件投降,封賞南陽郡守,讓他留下來守住南陽,您率領宛城的士兵一起西進(為足下計,莫若約降,封其守,因使止守,引其甲卒與之西)。那些還沒有降服的城邑,聽到了這個消息,一定會爭著打開城門等候您(諸城未下者,聞聲爭開門而待)。您就可以通行無阻地西進,不必擔心什麼了(足下通行無所累)。」

沛公說:「好!」

於是封郡治在宛城的南陽郡守呂齮為「殷侯」,並封給他的門客陳恢一千戶(乃以宛守為殷侯,封陳恢千戶)。於是沛公率領著宛城縣的士兵繼續西進,所經過的城邑沒有不降服的(引兵西,無不下者)。到了南陽郡的「丹水縣」時,「高武侯」鰓、「襄侯」王陵也在衡山郡的「西陵縣」歸降了(高武侯鰓、襄侯王陵降西陵)。沛公又回轉來攻打南陽郡的「胡陽縣」,遇到了「鄱君」吳芮的別將「梅鋗【音同宣】」,就跟他一起,降服了南陽郡的「析縣」和「酈縣」(還攻胡陽,遇番君別將梅鋗,與皆,降析、酈)。沛公派曾遣魏國人「甯昌」出使秦地,但甯昌還沒有回來(遣魏人甯昌使秦,使者未來)。同一時間,秦將章邯已經在趙地率軍投降項羽(是時章邯已以軍降項羽於趙矣)。換言之,在項羽完成那場破釜沉舟的「鉅鹿之戰」之際,劉邦這裡也大有斬獲,攻佔並勸降了不少秦國縣城。

─────────解說與心得─────────

這段史料主要是在說當項羽正與秦國軍隊進行鉅鹿之戰之際,奉命前往秦國中心的劉邦,竟然有個名叫司馬卯的將軍可能比他更早抵達目的地的情況下,劉邦沿用他慣用的伎倆:繼續挑秦帝國較弱的縣城進攻,如果打不贏就換個地方打,希望藉此追上司馬卯的軍隊。

然而,越來越逼近關中地區,這裡的每個郡縣守備都越來越強,如果每個都選擇避而不戰,其實是不太可能的。因此,本著繼續挑軟柿子吃的劉邦,正打算跳過南陽郡的郡治──宛城縣時,在張良的建議下,選擇回過頭繼續啃這塊很難嚥下的骨頭。

其實,張良的說法並沒有任何錯誤,如果放著一個強大的宛城縣沒有攻打,接下來深入敵營的劉邦軍隊就得隨時擔心後方敵軍的來襲。而且,宛城縣是郡治所在,如果連郡治都攻不下來,其他縣城怎麼會輕易投降呢?

不過,張良的建議最大的難度在於,不擅長攻城的劉邦,如果繼續留在這裡圍城,屆時一定無法最早進入關中,而失去在關中稱王的機會。

面對這個前進也不行,留下來也不妥的情況下,沒想到最終拯救劉邦的竟是昏庸的秦二世皇帝!

為何我會如此解讀?是因為此時死守在宛城縣的南陽郡守呂齮竟然打算自殺謝罪!?為何南陽郡守會打算自殺謝罪呢?如果此時他能堅守宛城,拖住劉邦軍隊,對秦帝國來說應該是立下一大功勞。但因為先前跟劉邦交手落敗,所以才逃到宛城縣的呂齮,多少應該聽過許多秦國將領因為戰敗一次就遭處死的事蹟,或許是不希望連累家人,所以呂齮才打算先自殺謝罪吧!

也因此,之後才有呂齮的門客「陳恢」前去遊說劉邦,建議他勸降宛城守軍,進而帶著宛城軍隊去「招降」其他縣城的計謀。

換言之,是二世皇帝對底下諸將的不信任,加速了秦帝國的滅亡。就像是〈項羽本紀〉中的章邯,在與項羽對峙時,因為「相持未戰。秦軍數卻,二世使人讓章邯」。就連章邯的戰略性退兵,都遭到皇帝的指責,那麼曾經輸過一次的呂齮會害怕到選擇自盡,也就不能理解了。

總之,在陳恢的建議下,劉邦不僅拿下難攻的宛城縣,甚至還補充了許多兵力,進而讓不少縣城選擇歸降。在此大好局面下,劉邦是否有機會率先進入關中?就讓我們繼續看下去。

以上,就是這段史料給我的收穫。

Like my work??
Don't forget to support or like, so I know you are with me..

CC BY-NC-ND 2.0
4

Want to read more ?

Login with one click and join the most diverse creator community.